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ENTERTAINMENT 明星新聞

《黑喵知情》台灣首部「寵物溝通師」戲劇!施名帥:「被需要就是一種療癒,在毛小孩身上找到安慰。」

近幾年各式類型劇層出不窮,要在夾縫中出線,更必需長出特別的風格,但如何把故事說得緊扣人心,其實回到日常生活才是最動人,施名帥近期主演的《黑喵知情》以寵物溝通為主線,寫實中增添人情的動容與趣味,戲劇情貌與格局自然完成另一種層次與色彩。

Photo / LINE TV、施名帥IG

8/2將在LINE TV上檔新劇《黑喵知情》找來施名帥、簡嫚書、連俞涵、王家梁、陳以文、尹昭德、蔡燦得、程予希、姚愛寗等演員陣容,將透過寵物視角的解讀,探討人性與家庭關係,同時戲劇主軸以療癒為定調。男主角施名帥就形容寵物帶來的感受很直接,不論心情疲累或上班回到家只要寵物在就療癒,而該劇是台劇首次以寵物溝通當背景,所以拍攝期間每天幾乎都有動物在拍片現場,施名帥形容動物演員們,在action後的那個時刻其實完全讀得到人的情緒,拍戲過程中深深感到許多情感的流動。

原來有生命的事物都可以溝通的

拍攝前期劇組就先進行約一個月的準備期,讀本、寵物溝通課與寵物行為課。其中寵物溝通課是跟寵物溝通師上課,是很初階的課程 ,第一是相信自己有寵物溝通的能力,再來進階就是直接練習,包括用照片來練習,練習不是只有寵物,一開始也有植物,試著打開自己,施名帥坦承一開始沒有那麼相信,但上課後發現其實那就是一種訊息的傳遞,「我們有做一個練習是,自己腦中想像一種花,是什麼顏色,在什麼空間裡,然後不要使用語言,用意念的方式來想,讓對方來猜自己想的是什麼花。」施名帥指出在那個課堂上,所有同學的成功率幾乎到達八成以上,而他當時也百分之百說中對方腦中的花。

他也分享課程當中首要學會就是不讓多餘的聲音跑進來,因為多少都會造成困擾,開關打開就像收音機會讓很多頻道進來,「像蜘蛛人一開始聽到很多別人的聲音,也是很崩潰。」但其中最讓施名帥感到神奇是與該劇沒到過他家的工作人員一同進行交流時,用他家中貓咪的視角來想像畫面時竟然可以準確知道他家格局、窗戶的顏色等。不可解的交流下他反而決定不想繼續深入,「自己去上第一堂課就決定要繼續當個麻瓜,不要去當寵物溝通師,不想聽懂動物的語言,因為怕痛苦或混亂。」

原來我的情緒,寵物都知道

施名帥在接觸寵物溝通師後才知道,原來大概百分之99.9的溝通師都吃素,「如果真的知道太多,可能也會造成生活的改變,比如可能連經過海產店都會害怕。」他坦承上完寵物溝通課程後內心真的不想聽到自己寵物講話,不然寵物若一直告訴自己牠想幹嘛的時候,可能會不適應。不過回到家後他也隨即應證了上課後所延續的感應,原來他的情緒寵物都知道,只是看牠要用什麼方式安慰你。

有些人懂了後坦然接受,但相對也會選擇逃避「就像我們都懂人生的道理,不過有些事還是會逃開。」施名帥看待生活處事有自己一套邏輯,內心隨遇而安的他打比方如果人生都按照論語的方式生活,那真的太辛苦了。不過對於逃開寵物溝通這件事,施名帥也進而檢討自己在與人溝通的時候,是否也先設下阻礙 ,進而不去從內心了解對方。他舉例,比如你認為的悲傷可能與我對悲傷的定義不一樣,有時雖對話完成,但溝通可能是無效的。

不想當「豬隊友」 婚姻是重責大任

在《黑喵知情》中與連俞涵演出一對夫妻的施名帥,角色個性就像個小孩子,劇中鄉下成長的他,骨子裡保有一份質樸,個性溫馴帶些傻氣。就連辦公室同仁總欺負他,也總是逆來順受。這樣的性格施名帥形容「有點軟爛」,他也提及過往演過的丈夫角色都很幼稚,都屬於豬隊友性格,「認真想想我覺得很可怕,怎麼都跟自己很像。」他形容從戲劇《我們與惡的距離》中的角色就很相似,同樣會在家會打電動紓壓,然後對於婚姻、小孩是有恐懼的。

他實際對於婚姻,目前雖有穩定感情,但仍覺得在責任的心態上要十足把握才會進入婚姻,如果心中還有一絲對責任存有擔心,就會覺得自己這樣怎麼教小孩。「我絕對會陪他玩,但對於教育責任會擔心,擔心自己無法掌握未來的世界,無法給他更好的。」施名帥也深怕如果遇到悲傷的事情,會不知如何教小孩不悲傷,他認為這些環節在沒把握下反而造成另一半麻煩,會變成另一半要多養一個小孩!

讓戲劇角色成為人生學習經驗

或許還希望能多點生命的體悟在進行人生下一階段,但戲劇的角色彷彿也成為施名帥人生學習經驗,「很久以前就覺得戲劇裡寫的人物一定存在,我只是用我的方式演一遍介紹給觀眾,用自己的方式解釋。」這次演出《黑喵知情》,他同樣把演出角色人物羅鈞當反省,比如因為演出了有點散的老公,就知道得先照顧好自己後,才能給未來的小孩當榜樣,也因如此會決定開始給自己設目標,讓人生某一環節跟角色有了扣連。相對他認為真實世界一定有類似這樣性格的人,觀眾如果對應到,或許會有些感覺知道該怎麼面對真正的自己,施名帥認為這也是戲劇給人的幫助。

不過這次演出看似與動物們合作的有趣,但實則問起,他說「超難的」,因為與動物對戲,面對牠們的「本色演出」,反而讓專業演員緊張自我表現。不過與劇中兩位女主角簡嫚書及連俞函都不是首次合作,有著默契下的合作就顯得相對輕鬆「我們三人都是北藝大,本來在學校就認識,兩人都是學妹,我第一部短片就是跟簡嫚書合作,跟連俞涵合作過《一把青》。」再次於新劇相遇,他想起過往結束合作時曾說過:「希望下次再見,我們都準備好更好的自己。」他透露每回殺青酒時最喜歡講這句話,因為每個人的生命都有自己的際遇,但演員最好的地方是,「也許下部戲會再碰到,我們可能都會有更好的自己,這是很令人期待的。」

與動物對戲,我們學到的是?

戲中施名帥的老婆連俞涵對動物比對老公還好,問他真實生活中會吃醋嗎?「我對這種事是沒神經的,可能我還滿自閉的,大部分時間希望沒有人來打擾,但對方若要我做事,我也會帶著軀殼去做,但靈魂還在放鬆。」面對自己的生活,他總有幽默自我的一面,但生活中難免有遇到壓力大時,但回到家讓他最療癒的就是走到一樓樓下,貓咪就在三樓對自己叫,「無論牠是歡迎還是要吃,都無所謂,你至少知道回到家是有人在等待你。」施名帥因為認為被需要就是一種療癒,會讓自己的努力和辛苦會有了點安慰。

在寵物身上得到了安慰,原本都是單向溝通的他,拍了這部戲學習到了「對等」與「尊重」,雖然不想深究成為寵物溝通專家,但卻處處也在毛小孩們身上學習,「比如狗對於食物的執著,讓我覺得很驚訝,若我對於一件事物有這麼執著可能會很成功。」雖然一樣有幽默視角來思考,但施名帥認為《黑喵知情》可以重新思考自己與動物的關係,開始把他們當家人看時,其實也會對自己的人生觀,對於自己跟家人的關係、跟親友的關係有一個重新的思考,用溫暖、可愛的角度來療癒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