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邱澤/吳慷仁/陳柏霖/吳青峰|Rebel with Love

SUBSCRIBE

ENTERTAINMENT 明星新聞

陳妤自認「陳大膽」愛極限運動!想參與《植劇場2》卻唯獨怕鬼不敢演靈異劇

陳妤一出道就以植劇場《戀愛沙塵暴》拿下金鐘新人,在《我們與惡的距離》細膩詮釋加害者家屬讓觀眾印象深刻,前陣子她再度回歸植劇場受訓的「Studio Q表演教室」上課,心境已完全不同,但那份想繼續再學的心仍舊不變。

Photo / 陳妤IG、好好娛樂、植劇場臉書

陳妤自認「陳大膽」愛極限運動!想參與《植劇場2》卻唯獨怕鬼不敢演靈異劇

《植劇場2》於今年將陸續啟動,前陣子她回歸上表演課,回想起5年前來上課,她大笑回應:「心情超級不一樣!之前來上課我還只是大三的學生,除了忙畢業公演,一下課就衝下山來受訓」。那時的陳妤雖仍帶著懵懂,但仍幸運在初端就被觀眾認得、記住。她把這一切歸為幸運,認為比她會演戲的人實在太多了。不過表演路上哪怕曾也有過失衡的焦慮,要做的功課,下多少苦工有時是不為人知的,但她的樂觀一直很吸引人,彷彿有股能量可以去打動人。只是笑容底下的她仍需要獨處時刻,迎面來的陽光有時藏著酷酷的自己,但不同面向的個性都是她,那怕不是觀眾熟悉的樣貌,但多變也是種演員的本事。

《戀愛沙塵暴》成粉絲最甜的純愛經典,難忘陳妤與許光漢的CP戀曲 

當時《植劇場》開播的首部戲《戀愛沙塵暴》就是由她擔綱,除了與吳慷仁、柯淑勤對戲,更是與許光漢演出情侶,「亦珊」與「浩洋學長」兩人追愛的過程,至今已成為粉絲們最甜的純愛經典。那時陳妤在劇中Man味十足,除了要去學「巴西柔術」,甚至義氣替好友找花心男出氣,播出沒多久就已圈粉無數,還多了「少女殺手」的封號。其實與她私下也很像,她就透露讀高中時,女同學都把裙子穿短,但她就很抗拒,一定要把裙子穿到膝蓋以下。不過她也認為當初角色氣質讓她覺得跟自己本質相當符合,就連嗓音也跟著變低沉,直到日後看到戲劇播出時,她才嚇到:「我那時候聲音怎麼那麼低?」

而她和許光漢當時這對CP一開始是死對頭,但一場酒後亂性激情床戲,讓一切開始不一樣,導演北村豐晴將這場床戲融合劇中所練的巴西柔術,除了要她在肢體上展現「力與美」外,也添加了浪漫的趣味。她如今回憶笑說參加《植劇場》最大收穫就是交到好朋友,雖自己私下很活在自己世界,也不常跟大家一出去玩,「但當你在這個領域朋友越來越多,會更有安全感跟自信,也相信別人不會judge你,有後盾跟依靠的感覺。」她至今也常跟徐鈞浩、楊傑宇、嚴正嵐等人聯絡,好戰友一起打拼的感覺讓她覺得相當溫暖。

演員在表演中不約而同揮灑本色,去道盡喜樂抑或渾身是傷的人生難題

陳妤這回重回表演課時,彷彿回到了事業的出發點,心境是更想學到東西,尤其大家都是以前一起上課的夥伴,氣氛也很輕鬆。她說當時並未意識到自己之後會變公眾人物,「那時就像是在學校上課一樣」。不過演員的輪廓因為劇的成功,也被放大認識,受到觀眾及媒體的矚目後,其實下來的每一步都是在未知中忐忑。

但在《植劇場》之後,她在表演這條路也一直往上成長,尤其演出《我們與惡的距離》當中加害人家屬李大芝,劇中她需內斂的表達出角色靈魂是被社會踐踏的,只能躲和藏,同時在開始沒有了真正的名字下,哪怕她沒有罪惡,卻不斷想要洗淨無來由的罪惡,椎心刺骨的表演讓陳妤的演技更進一步,無奈心境感動許多觀眾,也有了同理去看待人生難題。

喊話想演《植劇場2》,雖自認「陳大膽」但超怕靈異類型

戲劇猶如觀眾心中的種子,陳妤一路在不同類型戲劇的搓合中,不僅是要找到的是自己獨特魅力,更想做的豐富角色意義。《植劇場2》今年預計陸續開拍,同樣將有不同類型戲劇推出,陳妤同時也喊話劇組:「很想參加演出,我最近很愛看漫畫,很希望能演出異時空的作品。」但號稱「陳大膽」的她,卻對鬼魅題材敬謝不敏,直呼:「喔不行,我超怕鬼」!她說自己雖然不怕被挑戰,又愛極限運動,但真的很怕鬼,甚至會覺得演鬼是不尊敬祂們,很像在挑釁,「純被嚇可以,演鬼真的不敢」。

近來她更受邀參與電競節目《全明星電競女神》,有望跟其他藝人組隊打電競比賽「傳說對決」,演藝之路從演戲跨足電競,堪稱全新嘗試,她開玩笑說:「現在可以正大光明打電動了。」多才多藝的她,私下更愛潛水、滑板等極限運動,同時也因為《植劇場》好夥伴楊傑宇開班教體操體驗課,進而迷上體操運動,至今已經連續上了9個月課程,成功練成「前手翻」,她說在課程中發現自己算是比較不怕死,只要老師一下指令她就會試著做看看,「這個運動對我來說是很大的釋放」。同時,今年她也將規畫與朋友合作推出散文集,預計下半年推出。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