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ENTERTAINMENT 明星新聞

【獨家專訪】韓庚:我這人就是激不得

這是個練功房裡長大的孩子有天變成韓國天團一員,可他不甘隱藏在名氣的面具之後,決定勇敢展翅高飛的故事。

這是個練功房裡長大的孩子有天變成韓國天團一員,可他不甘隱藏在名氣的面具之後,決定勇敢展翅高飛的故事。

說到韓庚就一定會提到「Super Junior前團員」,但是如果你夠耐心,可以把他的人生經歷切成許多塊,每一塊環環相扣,連結出今天的光芒。

十二歲以前的韓庚,每天放學後說和家裡喊聲,就跑去外頭玩。十二歲開始進練功房跳民族舞蹈,五點起床、跑步,在教室外壓腿,青春期的精力被無止盡的冗長磨練消耗,偶爾實在太累挺不住,一年有幾次裝病不上課,醫生一看就知道有鬼,倒也笑笑不拆穿。當然也曾搞叛逆,頂撞軍人出身的父親,違抗嚴格家規。但大抵而言,韓庚都認份接受際遇給他的嚴苛考驗,他當時並不知道,這一點一滴都在為日後鋪路。►影音專訪立即看!

真當不了明星,就去當舞蹈老師吧

他在十九歲那年參加選秀,人生從此快轉,一路轉進韓國演藝圈。在一群花美男裡頭,不難認出韓庚,因為他舞跳得特別賣力特別好,儘管韓國對外國演藝人員的曝光有諸多限制,導致他必須戴著面具和大家上台以免違法;儘管他有兩年不曾好好休息,胃都累出病來,他還是咬著牙和嚴苛的規定拼。

有天他決定夠了。「我在〈Sorry Sorry〉結束後就走了,那是Super Junior最好的時候,但我心裡承受不了,完全沒有自己的想法在裡頭,處處受控制。我想學更多東西,我想演戲,但工作真的不開心。」合約鬧出糾紛,他有將近一年的空窗期,人生陷入前所未有低潮。沒有收入,家裡照顧不來,壓力大到不行,想回中國也回不了,前面的路毫無頭緒。「我很迷惘,心想,回內地還有人支持嗎?大不了不幹吧,最壞的情況,就去當舞蹈老師,起碼工作開心。我不需要什麼高位,因為過去在高位並不開心呀。」

後來他跑到雲南麗江讓自己沈澱,每天睡到中午起床學英文,下午健身,剩下時間在院子裡喝茶、上網,去古城裡找朋友聊天喝酒曬太陽,晚上開心時烤隻乳豬。心裡忖著以後的路怎麼走。「我在網上看見很多批評,有人說公司培養你這麼多年,你竟這樣走掉,也有人說你離開SJ就什麼都不是。偏偏我這人激不得,一聽見人家激,非得證明給他看。」韓庚說。

巨星是別人喊的,生活是自己過的

我想起幾年前在上海一次活動中,看見一身雪白、臉戴大墨鏡的他,在舞群簇擁下氣勢登台,台下黑壓壓女歌迷歇斯底里尖叫。我看不到他臉上表情,但在費洛蒙之海中漂浮,不正是每個男人的終極夢想嗎?

「我想受在舞台上被喜歡的感覺,但壓力也大。媒體喜歡放大過去的低潮,那段時間確實累,但並不特別累,那些經歷都是好事,也才有今天的我。我從沒想過巨星應該要怎樣,或被放在什麼位子,我把重心放在作品上,位置、頭銜都是別人給的,你不要拿來放自己身上,否則負擔很大。他們喊你偶像,你背著它什麼卻都不能作,好累。我還是我,繼續作我的事。」

接著,他滔滔訴說新專輯《寒更》把過去隱藏的東西全放出來,就是不談愛情。〈狂草〉講的是心中不滿和眼裡不公,裡頭有嘶吼的聲音作為發洩,人要衝破黑暗,找到屬於自己的光明;〈小丑面具〉是在說不管是誰,每天都要在臉上戴著面具,有時面具在笑,內心卻在哭;因為在網路上看到社會不公和人心冷漠,所以寫了〈靜不下來〉,希望人們有更多愛和信任…

聽來就是韓庚過往經歷的縮影,過去不能講的如今一股腦宣洩而出。他說平常閒暇對社群網站沒多大興趣,就喜歡玩遊戲。「我喜歡複雜的,關卡越過不了,我越想衝過去。」

在韓庚溫和外表下藏著好勝心,人生遭遇什麼風浪其實就像遊戲闖關,一旦你功練夠了,什麼關卡闖不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