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ENTERTAINMENT 明星新聞

【獨家專訪】侯佩岑,貴婦嬌妻的私房秘密

侯佩岑永遠都像個小女孩一樣,有她在的地方就會有 Girly 氛圍。但是成為貴婦嬌妻以後,究竟房子裡、包包裡藏著什麼樣的秘密呢?

侯佩岑永遠都像個小女孩一樣,有她在的地方就會有 Girly 氛圍。但是成為貴婦嬌妻以後,究竟房子裡、包包裡藏著什麼樣的秘密呢?       

侯佩岑總是笑得周到,像尊美麗的瓷娃娃,高站在鋼琴上頭,稱職擔任客廳的亮點。想當然,漂亮女孩總是會被拱著分享美麗秘訣、時尚守則,《侯佩岑•微時尚》就是這樣符合市場期望的產物,漂亮、輕薄、易讀,裡頭侯佩岑看上去始終很美美,彷彿人生連帶著在回眸一笑間輕鬆抵定。

「以前我在螢幕上的形象,一定要維持得很完整,禁不起玩笑,否則會一碰就壞。可是私底下的我,個性反差很大,喜歡營造衝突,看起來很女性化,卻偏要做出剛強的感覺。」我想起當年那個剛從美國回來的二十多歲女孩,因為吹了蓬鬆主播頭而顯得過於老成,一路轉戰演藝圈、戀愛、嫁做人婦,非但沒被時間征服,反越活越青春。

「出這本書其實很掙扎,因為我並不懂得如何定義時尚這東西。美該怎麼說呢?我只是分享小經驗,因為從小到大,沒人教我們怎麼當自己,只是有教我們如何成功,最後你變成另外一個人。在三十歲那年我理解到,與其成為別人想要的人,不如當個真正的自己。」原來在所有瓶罐護養、穿搭配件之外,講的還是永遠的人生命題——「如何當自己」。對於這些,侯佩岑都是過來人,她常笑,其實一半是為了掩飾不安。「但微笑就表示我不緊張嗎?」答案早清楚,卻在三十歲以後才敢大聲說出來。這世界的五光十色曾經讓她疲累,但是踏進婚姻,是嶄新冒險,卻也是全然歇息。「你不必擔心一旦當了自己,有人會不喜歡你。」

►【獨家專訪】封面人物:陳綺貞,與她的女子軍團

婚姻的影響
到底婚姻是會削弱一個女人的野心,還是滋長她的韌性?對侯佩岑來說,這兩者並非全然對立的條件,重點是要取捨、平衡。「在婚姻裡保有自己的一塊很重要,這點我很感謝他,我不需要作什麼改變,只為特別迎合他。」兩人正在搬新家,我問她新家空間如何劃分?新家走什麼風格?她笑得燦爛,說老公只簡單提點書房和打座的地方特別需要氣氛,其他由她決定。

「我和設計師一起想像出一個空間,幻想我們住在巴黎舊公寓,所以某些細節刻意仿舊,但又呈現出時光的溫暖感。」說到布置新家,侯佩岑就像50年代的完美嬌妻,迫不及待發揮醞釀已久的生活巧思。說到自己的空間,她留了一個大衣櫃,很多很多枕頭,少女時代睡著四柱床是媽媽送的禮物,當然要跟到新家來,放在客房裡,另外還有舊椅子、古董箱,都跟著她移入兩人小家庭裡,客廳還打造了座暖爐,「在台灣不實用,但幫助室內乾燥。」她說,並不急著用家具填滿家裡,時間自然會慢慢累積,醞釀出特別的風景。

以前曾經按照別人期望活,現在她學會打造自己的家庭生活,幾乎把過去原封不動搬進來——日本人提倡的那套「斷捨離」對念舊的她來說,恐怕難以實踐,喜歡的衣服、值得珍藏的回憶、寫著歲月痕跡的家具何其多,怎可輕易拋棄?

這種對物件的眷戀大概只有女人才懂,在那細瑣小物和陳年服裝之中,我們看見過去那曾經手足無措的自己,每一步都是足跡,而那是種美好的對照與提醒,現在侯佩岑依然是微笑甜心,而生活的喜悅只為了丈夫和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