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ENTERTAINMENT 明星新聞

蕭敬騰 喧囂嘈雜仍是家

只要他開口世界就暫停,但在他的小世界裡,喧囂嘈雜才是生命力。

蕭敬騰身上充滿衝突符號,爆發力強的歌聲卻惜字如金,陽剛搖滾調和著陰柔曖昧,外表淡定難測,骨子裡好像卻有那麼點辛辣騷包。和他聊天就像不自量力朝銅牆鐵壁撞去,令人飆汗外加暈眩,他卻在事後開點門縫露出竊笑。新專輯《以愛之名》唱出一整個關於愛的花花世界,令人訝異原來老蕭終於也要開誠布公走溫情路線,但〈福爾摩斯〉的MV的瘋狂異想風格卻又叫你要多繞個圈推敲。

這天我們請老蕭推薦一個台北對他具有特別意義的地點,結果不是咖啡館、樂器行或地下表演場,而是「萬華」這麼直白又廣泛的地方,不管是龍山寺、廣州街、剝皮寮,他都可以配合,這裡過去是他從小長大的家,青少年時的地盤,成名後每個月都要回來的歇腳處,哪怕龍山寺周圍的街頭總有奇人異事正在發生,廣州街的巷弄內不時有曖昧粉影閃爍,喧囂嘈雜的萬華記錄了老蕭的成長和不羈,就算唱到天涯海角,還是要回到這傳統的地方充電。
 
 
曾經有愛的地方
我想就是出於「愛」吧,在不吝表達的外表下,蕭敬騰也在努力學著去愛,他說,愛對他來說和呼吸一樣重要,都是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不管對象是人、事或物。「小時候爸媽會帶我們去逛龍山寺的夜市,賣小吃、逛衣服玩具攤、看殺蛇。」萬華對任一個小孩來說都是奇幻大觀園,也是叛逆青少年的舞台,稍大後的蕭敬騰也曾不慎誤入黑暗街區,幸好對音樂的熱愛把他拉了回來。也許到頭來他終能明白,當初之所以接受歧途召喚,純粹是出於對愛的渴求。「那時陪伴我的督導或志工,現在已經失去聯絡,但就某方面來說,當年我們是一起成長的。我也希望有機會能回饋社會,不管是什麼地方的青少年,我都可以用歌聲或電視曝光,多陪伴現在的年輕人。」
 
從美食看偏執
雖然現在已經搬離萬華,蕭敬騰一個月還是會固定回來幾次,到當初練團的地方和朋友玩一下音樂(練團的朋友都在,也有各自的工作),或者到中原市場那家從小吃到大的麵攤點一碗熟悉的湯麵——和蕭敬騰聊到吃,他會興奮得無法抑止,仔細列出最愛小吃的口袋名單,拉麵、雞絲麵、蚵仔煎、碗糕、雞肉飯、滷肉飯…原本酷酷的表情瞬間瓦解。那幾乎是一種偏執,而你也會在他身上其他小地方,看到類似的特質,可能是音樂、隨身攜帶的皮箱、每天必帶一條繽紛圍巾…就算是尋常小事,蕭敬騰都像捍衛軍紀的士兵,他有自己的道理和秩序,不求人懂,可是沒人動的了他。
 
萬華不是台北最潮的地方,卻是有最多精彩故事好說的地方,黑與白、在地與外來,什麼荒腔走板無間道,萬華都能見怪不怪。是不是,蕭敬騰心中的迷宮其實沒那麼難懂,如果你曾經從嘈雜中得到生命力,又何必多費無謂唇舌向全世界解釋自己的特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