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ENTERTAINMENT 名人故事

【獨家專訪】李鴻其,創作是一件很爽的事!

李鴻其初試啼聲便以《醉•生夢死》拿下2015年台北電影節最佳男主角,更同時入圍本屆金馬最佳男演員及新演員,很多人讚譽他是張作驥的李康生,驚艷於他行雲流水的表演。他的確很幸運,但絕非僥倖。

採訪撰文/林侑青 攝影/詹朝智  服裝/關婷玉   妝髮/Manda@Found Hair  
特別感謝/尖蚪 電影劇照/海鵬電影

新店溪平靜流淌,遠處快速道路上奔跑著五顏六色的小汽車,鐵窗層層疊疊似山丘長出的眼,斗室裡晚風徐來,李鴻其坐在我對面,喝著鮮奶茶,娓娓道來自己從25歲的大五學生,搖身變成《醉•生夢死》中「老鼠」一角的奇幻旅程。



命全都給你

他說,本來想跟著張導學拍片,誰知被帶到寶藏巖,住進空房子跟同劇演員「交朋友」;半年過去,空屋慢慢長成場景,大家也從一起吃喝拉撒睡的陌生人成為無話不談的家人。導演從不給劇本,只說明角色背景與職業,他跑去景美市場賣了幾個月的菜,學習喊價吆喝、觀察菜販神態。某天,當他不假思索把不小心掉地上的食物撿起來吃,導演知道「老鼠」已經進入他的體內。

我覺得它像我的紀錄片,是我那時候的樣子。我沒有在演,而是生活在裡面,」講來輕描淡寫,但大銀幕上的老鼠一派瘋癲張狂,無所謂的神情裡有赤裸的柔軟,把玩手中螞蟻和蛆,提顆豬頭遊走市場,為愛人一刀喀擦嫖客命根,鮮明飽滿到令人過目難忘。

對他來說,這段拍戲經歷就是自然而然的假戲真做,真的喝到爛醉、真的用力愛恨,在另一個身分裡全然釋放原本壓抑的自己,「老實說我不是一個很專業的演員,就像一個很奇怪的素材,如果導演懂得用我,丟給我什麼,我就能感受到、做到,但要給我一點時間。我這個人沒有中間值,就像老鼠也是,嗨就很嗨,down 就 down 到底,做到極致。我覺得演戲這件事是,命只有一條,我全部都可以給你!演戲一定要豁出去!

什麼都學,什麼都不奇怪

「很多不認識我的人覺得我運氣好,可是他們忘記一件事情,我從十歲就一直喜歡表演!我國小加入合唱團,國中參加舞獅隊,高中念華岡藝校,大學念國劇;我表演學了十幾年,我一直都在準備,一直在創作。」所以他會跳舞,會打鼓,組過樂團,導過小劇場,自己摸索拍片,活脫像是武俠小說裡貪學兵器的奇才。

我有時在想,我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我一個全身刺青的人,不能不看展覽,不能不看舞台劇,很矛盾。我是流氓?玩音樂的?做舞台劇,拍片的我,還是玩LOMO相機的我?」有趣的是,他解答對自己本質疑惑的方法是去上更多課,「我去學冥想、色彩學、健腦操;我每天一定要打坐,回到我最平衡的狀態。我在禪學中學到,人必須要跟著磁場順流,才不會內耗。我也上過成功學,有時身體快支撐不住了,又想到成功學裡一句『若要如何,全憑自己』,我要撐住。」

得到影帝後,很多人關注他的下一步,他倒是老神在在,「有沒有當演員都好,那要看緣分。最怕就是不知道要做什麼,卡住。」聽說他最近組了樂團,要開始跑  livehouse  蒐集尖叫。這個兩臂分別刺了七爺和埃及死神阿努比斯的搖滾鼓手興奮看著我說,「可以不斷創作,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很過癮!很幸福!」


>>【獨家專訪】林嘉欣,甜美的反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