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ENTERTAINMENT 名人故事

劉雯 用純真寫下我的故事

話題十足的真人秀節目,把她從高冷的伸展台給拉回人間。穿上華麗的衣服固然是美,但那件衣服總歸不屬於她,把華服褪下做回真實的自己,才是最令她感到舒適的狀態。在目眩神迷的時尚圈闖蕩,劉雯始終秉持純真的初衷過活,既沒有改變回望自己的視角,也沒有改變平日不愛化妝的老習慣。只因對她而言,沒有什麼比堅持把一件事做好、做到完美更重要的了。

編輯/顧軒  撰文/呂彥妮  策劃執行與造型/Mix Wei  攝影/于聰  統籌、編輯/林琳  化妝/何磊 髮型/賀志國  造型助理/十四、李楠  編輯助理/華群

 

故事的開始,的確有一些戲劇性的色彩。
 
崔丹當時是中國版《美麗佳人》雜誌負責搭配欄目的編輯,之前的拍攝他總是抓同事幫忙試裝,時間久了各種顧不及,就讓當時負責模特兒聯絡協調的劉康寧去找一個小模特兒來幫忙。劉康寧還記得第一眼看到劉雯的樣子,安靜地坐在會議室裡,帶一點怯意,非常有禮貌。
 
雖然那只是正式拍攝前的一個環節,但崔丹發現,這個女孩兒怎麼穿都「對」,「她皮膚非常好。總是梳一個高馬尾,有點日本女孩的感覺。」那時國內流行的模特還是傳統的「美」,大眼高鼻,劉雯不屬於這種審美欣賞的範疇之內,她自己也從未把「漂亮」這樣的形容詞偷偷按在自己身上過,甚至在很長一段時間裡,她都極其不自信。
 
崔丹向當時的時裝總監劉閱薇建議啟用劉雯拍攝大片,雖然她還是個名不見經傳的模特兒,但在鏡頭前的感覺很好,「她曾問我該在鏡頭前幹嘛?我說,你站著那兒就好。」當時各家時尚雜誌都起步不久,風格尚未完全定型成熟,所以也有各種嘗試的空間。那時的時裝大片普遍崇尚一種夢幻的風格,極盡眼花繚亂感。崔丹覺得,模特本身的真實狀態才應該是拍攝的根本出發點,哪怕她是脆弱的徬徨的懵懂的,那也可以成為時裝故事的一部分。
 
當時擔任中國版《美麗佳人》國際時裝顧問的 Joseph 每個月會到北京指導。一次拍攝時 Joseph 無意中看到劉雯,驚為天人,他認定自己看到了一顆明日之星,力推她參與更重要的拍攝之外,甚至提出拍攝一整本雜誌都以劉雯為主角的不同風格大片,再往後,提議以劉雯作為雜誌的封面。雖然雜誌內部也有過不同意見,但這個提議最終實現了,封面的標題是〈劉雯:時尚圈神秘炸彈〉。
 
「我都懷疑過,這樣力推一個模特是否太大膽太激進。」劉康寧在看到其中一組黑白大片的打樣稿後改變了想法,「雖然我不是學時裝的,但是美這種東西本身就能震撼和感動人。」大家都不知道劉雯能走多遠,但對《美麗佳人》雜誌而言,這樣一張年輕而新鮮的年輕面孔成為封面,也標誌出一種嶄新而鮮明的時裝態度。
 
 
走向國際的征途
 
Joseph 還把劉雯介紹給自己的朋友、美國模特經紀公司 Marilynn 的老闆,希望可以把她推到國際視野中去。劉雯雖然通過模特兒比賽出道,但在決賽時沒有進入全國前十,到北京幾乎就是懵懵懂懂跟著公司過來的。她最初也碰到過許多釘子,突然有這樣一股巨大的力量推著她往前走,除了感激之外,她的確也有點不知所措。
 
當時業內普遍覺得,模特兒在國內發展賺錢,到國外沒有知名度和靠山,基本只能賠錢。但是,年輕人誰不想去外面的世界看一看呢?2008年,劉雯第一次正式出征國際時裝周,劉康寧為她準備了各種出國材料。「劉雯到巴黎後我好幾次突然接到她的電話,並不是太大的事情,比如她在街頭迷路了之類的。電話上其實也說不清楚,只是我想,她在當地語言完全不通,用手機直接電話我說這些,可能是處於有點比較崩潰的狀態中。」
 
劉雯當時常常哭:在機場掉了箱子會哭,工作上碰到問題會哭,想家了也會哭。「後來就學會了思考。比如箱子掉了,再哭它也不會回來,應該找對應的方法。」她說自己是個性子特別急的人,又特別不善於表達,很多時候更願意把事情放在心裡。她也養成了一切靠自己的習慣,一次孫菲菲和她一起拍攝,孫菲菲看著大堆箱子正發愁不知如何是好,劉雯已經自己提著近40公斤的箱子上車了,「手臂肌肉都是這麼練出來的。」
在很長一段時間裡,劉康寧依然為劉雯打理各項準備事宜,不過國外的經紀公司為她配備了翻譯人員,還為她準備了車。「所有的費用都是模特自己來負擔的。劉雯是個非常仔細的人,看到帳單時嚇了一跳,怎麼會有一筆2千多歐的支出?才知道是車費。雖然走秀非常辛苦,但當時最多也是收支平衡的狀態。」
 
時裝周的工作量非常大,劉雯到最後一站巴黎時往往已經累到滿口的潰瘍,一次皮膚嚴重過敏,靠國內的編輯朋友帶了藥才勉強壓下去一些。但無論身體狀況如何,她的工作態度有口皆碑,比如從來不遲到,她有個眾所周知的習慣,每天不管多早開始工作,起床後一定清洗頭髮,以便造型師任意打理之外,她覺得乾淨的頭髮是一種禮貌。時裝周期間,有時一個品牌試裝試到夜裡3、4點,而幾個小時後另一個品牌的早場試裝就要開始,劉雯常常回家洗個澡就出發,根本來不及休息。敬業如此,她也有幾次因為過於疲倦誤了鬧鐘,被公司派來的司機從床上拖起來洗把臉就出門的經歷。
 
劉雯在拍攝前都會做功課,如果與攝影師第一次合作,她就會在網上收集攝影師的作品來熟悉他的風格,也會看電影或者相關的資料,來學習拍攝時需要的肢體語言和情緒。她在現場很少會主動打斷拍攝,有時經紀人問她是否要一杯水,她也寧願等到工作結束時才喝,她擔心自己的一個小小動作為影響整個拍攝的進程。崔丹覺得她有時有點焦灼,「她的兩年大概差不多完成了別人十年的工作量,所以不允許自己讓別人操心。」
 
任麗君從劉雯出道開始就一直擔任她經紀人,在她印象裡,劉雯是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在工作結束後會發消息和她交代的模特兒,「她做事總希望有個交代」。劉雯被稱為「秀霸」的那一年走了74場秀,任麗君用攝影機拍攝下片段。「那是很原始的拍攝,但是我們就想記錄下來當時的點滴,以後她也不會再有那樣的經歷了。」劉雯的工作讓她總是在機場和機艙內切換,連續飛的次數多了,下飛機腿都是腫的,「可是她在工作的時候就完全沒有問題。」劉康寧也說,有時不得不說老天賞這口飯,「這麼頻繁的換妝換髮型,這麼不規律的休息,劉雯的皮膚和頭髮始終還是非常好。」
 
總有許多意外的狀況發生。當時為劉雯辦出國簽證的經歷,劉康寧簡直有些不堪回首的感覺,「特別是美國的簽證,每次都是單次入境,而且廣告方面總是通知得特別急,往往只剩一個星期或者十天的時間準備,我們簡直是動用了各種方法,在最後一分鐘把她塞上飛機。」幸好每次都是有驚無險,只是劉雯的護照幾年間不知道用完了多少本,「第一次拿到美國多次入境的 Visa 時,我們簡直要跳起來了。」
 
 
遵從自己的本性
 
劉雯的成績越來越好,這一邊崔丹也在飛速成長,從編輯助理升任為時裝總監。雖然他已經成為時裝周的常客,但是在當地因為各自的日程表裡都塞滿了事情,也不怎麼能碰到劉雯,最多偶爾去後臺探個班。「最開始她連一些走秀的品牌名稱都讀不准,但很快就進入了許多重要品牌的視野,甚至開始走高級訂製的秀。」他也很希望能進自己的能力為劉雯多介紹一些資源,但是劉雯死活不願意去派對。「記得一次我想拉她去法國的 Marie Claire 時裝大賞,那時很多頂級模特都會參加,我覺得她至少應該和人家認識一下,但她認定去派對就是紙醉金迷,勸多了還會急。」
 
任麗君也曾經和劉雯討論過有關她不擅長社交的問題,「我們都覺得,你是什麼樣的人,就會吸引到什麼樣的人。或許劉雯更擅長社交會取得比現在更出色的成績,但有可能她就變成另外一個人,完全不是現在的局面了。」也有一些預料之中卻沒有成行的工作,劉雯當然也感到遺憾,但她不會沮喪。「可能從經紀人的專業角度來說,我不是一個合格的經紀人,因為我會以她的意願為主,而不是一定要推進一件事情發生。也因為這樣,出現任何問題,我們都會先看自己是否能夠做到更好,向內看,永遠比抱怨周圍更重要。」
 
在她看來,劉雯早前對派對的抗拒感,除了家庭教育讓她言行謹慎之外,也因為她非常害羞。剛剛入行時,劉雯最緊張的是在後臺當著那麼多人的面換衣服,「但我不得不克服自己的各種問題,這就是工作的一部分。」她不太擅長主動和人交談,就開始用手機拍後臺的各種細節和人物,「以至於到今天,我可以用手機拍出不錯的風景照,可永遠拍不好自拍。」
 
今年5月在紐約的 Met Ball 開幕前,劉雯與鄧文迪一起主辦了一個歡迎雞尾酒會,這是一種巨大的轉變,「她一直願意做一些新的嘗試。現在很重要的是她也認識了更多的人,有話題可以聊。」但即使在世界各大重要紅毯上有出色表現,劉雯至今在出席活動前都會感到緊張——只有周圍人才能覺察的緊張。
 
劉康寧後來去巴黎留學,兩人極其難得有機會有時間見面,「兩人好不容易湊了一天去逛羅浮宮,出口處有一對很年輕的小情侶突然問她,你是劉雯嗎?她就說了句『我不是』,立刻就拋下我跑了出去!」後來被人認出來,劉雯乾脆自稱是「劉雯的表姐」,也因此有了「表姐」這個暱稱。她害羞的性格一直沒變,「私底下我都不怎麼愛聊天,看到陌生人,我會有點犯愁,應該是笑一點嗎?應該打招呼嗎?」大多數模特兒在秀後總是會走到前臺與媒體朋友聊天互動下,劉雯卻總是從邊門溜走,最好誰也沒看見她。
 
 
前幾年開始,崔丹建議劉雯也做一些街拍的準備,畢竟,一個頂級的模特不僅僅應該有T臺上的表現,本人的品味和表達同樣重要。「時裝周前我給她準備了許多搭配,有些她採納了,有些她就按自己的方法偷懶簡約了。在那裡至少四五十場秀的工作強度,她的確顧不上那麼多。最開始時她就挺有自己的主意,喜歡帆布鞋和牛仔褲,質樸但不土。懂得如何把基本款穿好看,品味是放在那兒的。」
 
劉雯在 Models.com 上的排名取得了亞洲模特的最高成績,也進入了「最賺錢」和「最具影響力」的榜單。她的廣告越來越多,但並沒有因此沾沾自喜,「她總是說,人家選你了就選你了。」崔丹覺得她始終是個生活上特別單純的人,「她很節約,最開始去國外也就住在模特公寓裡,晚上多半也就自己啃個麵包。她的家庭算是小康水準,但教育嚴謹,她從來都不會亂花錢。她又有選擇困難症,有時看中東西兩個顏色都喜歡就會很為難,按照這個圈子裡很多人的習慣,可能兩個顏色就都收了,她絕不會這樣。」
 
這幾年劉雯也開始把工作漸漸擴展到模特兒之外的範圍,比如和團隊一起拍攝《雯理》,比如參加真人秀節目。在任麗君看來,劉雯的平面表現力已經毋庸置疑,但她可以學習更多攝影機前的經驗。不過劉雯對自己的定位始終是「模特兒」,「我從來沒有想過放棄這個行業,不然五年前就放棄了。當然,我在努力學習如何生活,至少讓工作和生活有五十比五十的比率。我是個湘妹子,性格裡有股韌勁,不管做什麼都一定要做好,至少不會讓自己後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