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ENTERTAINMENT 名人故事

李聖經,不做作的自己

今日的李聖經面對自己眼前的問題,已不會再迴避或沉默以對,而會以認真的表情和口吻回答。在從事演員工作打拚事業的期間,她的人生也逐漸變得充實。

Edit / Ren Text 、Photo / Marie Claire Korea 翻譯/懿芳

在演員李聖經的人生旅程裡,找不到「浪費」兩個字。雖然出道三年僅有三部作品,但她的資歷卻相當有份量,在出道作品《沒關係,是愛情啊》中即和每個演員都渴望合作一次的盧熙京編劇攜手合作,在第二部作品《女王之花》中和前輩金成鈴以雙主角之姿,主導了五十集長壽劇的故事發展,更在2016年上半年度最受矚目韓劇、擁有龐大粉絲團「奶酪婆婆」的《奶酪陷阱》裡,榮獲「白仁荷」一角。儘管她聲稱自己只是運氣好,但我們都知道,在每天都有大量演戲人才湧進的演員世界裡,這樣的幸運事不會三次都找上同一個人。

 
 
李聖經在三部作品中所詮釋的角色似乎都有相似之處,皆是飾演活潑爽朗、朝氣勃勃,但仔細觀察卻有不同一面,擁有雙面性格的少女和女人,在戲中利用強悍口吻和表情、誇張笑聲所做的層層偽裝,也都隨著每一集的劇情發展慢慢卸下。如同《沒關係,是愛情啊》的「吳少女」角色一樣,《奶酪陷阱》的「白仁荷」同樣令人感到陌生,但是距離播畢僅剩幾集的此時此刻,卻讓人隱隱有種「不知白仁荷何時會出現」的期待感,她的名字前面開始掛上「如農藥般的魅力」、「表情富翁」等形容詞。如今戲即將殺青,李聖經終於稍微舒了口氣。
 
「我明白那種想守護原著的心情,也知道愈喜愛原著,期待會愈大。初期的劇情發展和我的演技確實是無法使喜歡原著的人感到滿意、也無法獲得好評,但若要說我在拍這部戲時有學到什麼,就是無論發生天災地變或任何事故,演員既然接演了一個角色,在任何情況下都必須自己擔負起責任。我不會埋怨『好可惜』、『好難過』,因為這些是小孩子才會講的話。」
 
最近為了拍攝電影《Broker》,李聖經換了新髮色。這是由《共謀者》和《技術者們》的導演金洪宣所執導的作品,除了金英光,還有千浩振、宣鐘學、高昌錫、趙達煥等演技派演員大陣仗演出,李聖經則飾演一個為了揭開事件真相而孤軍奮鬥的熱血公設律師。「我相信這會是一部節奏明快不拖戲的好作品,劇本很有意思,我和導演也配合得很好。如果說我現在有很好的感覺,那就表示很適合我演對吧?我希望能好好表現,演好這個角色。」
 
 
Marie Claire(以下簡稱M.C.):每次我在《奶酪陷阱》裡看到白仁荷在「吳英坤」和「孫敏秀」這種致癌物質之間現身時,我個人就會有種一口氣喝光雪碧的痛快感。相信妳也是很不容易才拿到這種空前絕後的角色,而且還得先做好會被眾人議論的心理準備對吧。
 
李聖經:演戲除了外表的打扮,還必須演得不像現實中會出現的人,有時必須戴上短假髮變成奧黛莉赫本,有時則必須變成瑪麗蓮夢露。我喜歡原著裡冷靜高傲的白仁荷,一開始覺得沒能照實演出很可惜,但現在我不會這麼想,因為我明白演員必須衡量各種狀況和各種聲音,適時地放下自己的企圖心。另一方面,我也認為把原著裡的仁荷與戲劇裡的仁荷完全切割開來,是我們支持仁荷的方法之一,也就是說,把我們喜歡的原版仁荷,留在漫畫原著裡就好。
 
M.C.:因為妳沒有接受過正規的演員訓練,所以演技不會流於形式,但是對演員來說,這一點可能會變成一把雙刃劍。
 
李聖經:表演的方法可能會有差異,但我最終的期望只有一個,就是透過演技帶給人信賴感,讓觀眾在收看連續劇的時候,對我處理呼吸或視線的方式不會感到不舒服,可以盡情沉浸在劇情中,這樣的演技是我目前的夢想和目標。
 
 
M.C.:戲一部一部接著拍時,好像也會很煩惱該如何詮釋演技。
 
李聖經:我從週末劇裡學到了在迷你連續劇裡絕對不會知道的事,因為可以長時間近距離觀察老師們細膩又有深度的演技。還有,週末劇的特性是以闔家觀賞為目標,因此我也必須重新思索劇情的展開方式和演戲方式。在日常生活中,只要一有空我就會下意識的想起我在拍的戲,有種「啊,原來演員這個工作時時刻刻都得煩惱啊,原來我現在才開始跨出第一步啊」的感覺。
 
M.C.:妳好像很重視過程。
 
李聖經:雖然我努力享受當下,但工作上有壓力時,我也會盡力全力以赴。在當模特兒的那段日子裡,我曾經只在最後一頁出現腳部,即使如此,我還是自我勉勵一定要比主要模特兒更努力表現,以後一定要攻佔主畫面。當我通宵拍幾十個鏡頭時,我仍然感到很幸福,因為我曾經經歷過沒得拍的日子。當然有時我也會覺得辛苦,不過如果一直想著不好的事,那會沒完沒了。情緒控制也是一種訓練。
 
M.C.:情緒控制對每個人都很重要,但對工作起伏特別大的演員而言,更需要懂得控制情緒呢。
 
李聖經:雖然話是這麼說,但我經常做不到。不過除了工作場合以外,我並不會在日常生活中勉強自己做表面功夫,當我再也控制不了情緒時,就會大喊「我不管了」,或是「我看起來很粗魯?也許是粗魯了些,但這不是我的全部。我也有女性化的一面,有時善良,有時惡劣,有時軟弱,有時強悍。人都是這樣的」。至少,我不做作。至少一個人獨處時,我想要坦率的面對自己。自己必須很了解自己的心,才能有所覺悟;要有切實的覺悟,才不會被自己所騙而犯下過錯,然後日後再來自責,如此一來才能終結犯錯和自責所形成的惡性循環。我馬上就要出一本寫真集,裡頭收錄了一些短句,雖然稱不上是文章,卻是我在一個人獨處時所記錄下來的想法,內容大概就像我剛剛說的那些話。這些想法可能是對的,可能是錯的,但我不會裝模作樣,腦中想到什麼就按照我的風格寫了下來。
 
M.C.:演員這個職業的悲劇是,一言一行所有的資料都會留下記錄,說不定哪一天會突然變成讓人難堪的往事呢。
 
李聖經:其實我已經做了很多丟臉的事了(笑)。現在看起來很不錯的裝扮,以後可能會覺得很老土,但時尚是會輪轉的,十年後可能會再度流行起來。當然有些東西可能會變成令人難堪的過往,但如果要因為擔心那些而搞得自己無法享受現在,那就太笨了。現在我看以前的照片也會覺得丟臉,不過我會安慰自己「那個時代的妝容潮流就是這樣,不只是我,大家的妝都化得很醜」,然後努力一笑帶過,因為想藏也藏不了啊。不過說是這麼說,要做到還是很難呢。(笑)
 
 
M.C.:聽說LA道奇隊王牌投手Clayton Kershaw是妳的學習榜樣。
 
李聖經:雖然我不太認識他,但我知道他是個用生命證明自己的人。即使他沒有上場比賽,也會守在休息區裡替同伴們加油打氣。看到這種小舉動,讓我感觸很深,覺得自己也應該多講一些話才對(笑)。我希望自己可以成為像Kershaw那樣用行動用生命證明自己、一個很實在的人
 
M.C.:今天見面之後,我覺得妳真的是一個豪邁的女將軍呢。
 
李聖經:我想以演員的身分散播正面良好的能量。我常常對身邊的朋友稱讚周遭的事物,大家都對我說:「妳怎麼什麼事都在稱讚啊!」我這個人只會記得好事,這表示不被我記得的事,就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M.C.:今天訪問的主題是「The Next Big Thing」。
 
李聖經:我會當作這是大家對我的應援,期許我成為「明星之星」。(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