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ENTERTAINMENT 名人故事

宋仲基,卸下好男人情結

現在就是屬於宋仲基的時代。他的時代,似乎看不到盡頭。

Text 、Photo / Marie Claire Korea

現在的宋仲基每天過著眾人簇擁的日子,翻漲的人氣甚至讓人忘記了他曾有過兩年的空白期,即使《太陽的後裔》已經下檔,他的魅力依然橫掃各國,一旦他現身國外機場,必定會湧現大批熱情的粉絲。僅靠一部播放兩個月的連續劇,便足以讓宋仲基填補他當兵的空白期還綽綽有餘,儘管他現在已卸下「劉時鎮大尉」的身分,這股熱潮依舊沒有消退。這個在某一天忽然入伍服役的男人,在離開螢光幕的日子裡完全無消無息,過著平靜的日常生活,如今,他終於又回到了演員的世界。來找他做這篇專訪時,《太陽的後裔》還沒有完全播放完畢,在他的人氣正衝向巔峰之際,他只用簡潔的一句話來表達他的感想:「坦白說,我很開心。」下一部作品《軍艦島》開拍在即,現在宋仲基全心全意都在研究和思索下部作品的演出,以及鍛煉有別於軍人的「獨立軍」身材,日子依舊過得十分忙碌,就算哪天自己的人氣消退了,他也要認真生活再爬上另一個巔峰,這樣的決心是支撐他今日繼續演員之路的力量。
 
 
Marie Claire(以下簡稱M.C.):你現在水漲船高、炙手可熱呢。
我沒預料到反應會如此熱烈,《太陽的後裔》終究也只是我過去的作品之一。當然,因為我是商業片演員,所以如果反應熱烈,我當然很開心。不過看完最後一集後,我可能會哭得很慘。但好好大哭一場後,我就必須放下那部戲,就算是用逼的,也要逼自己割捨掉自己對這部戲的情感。現在我必須把心思放在下一部戲才行。只是我希望日後想起《太陽的後裔》時,如果有人問我「當時是否盡全力演出了」,我可以堂堂正正的回答,這是一部我問心無愧的作品。
 
M.C.:應該是一部問心無愧的作品。
宋仲基:嗯⋯⋯與其說慚愧,該怎麼形容才好呢?在很久很久以後想起這部戲時,我可能會有點抱歉吧。因為這是我退伍後的第一部戲,我的確是盡了全力演出,但是我在拍攝時受了傷,我明明可以表現得再更好的,卻因受傷而使許多地方無法達到完美,這讓我覺得很遺憾。
 
M.C.:這部戲的反應非常熱烈,甚至還出現了所謂的「症候群」現象。受到這麼多人的喜愛,你有什麼感覺?
宋仲基:坦白說我非常開心,最近我正在體驗之前都沒體驗過的事,感覺一直有好事發生,我自己也逐漸有所成長。該說是有種老繭越磨越厚、越來越成熟的感覺嗎?當大家愈來愈注意我之際,我的家人甚至是我很私人的事情都曾經被曝光過。雖然這是我必須承擔的代價,但每當有這種情況發生時,還是會感到很累,然後我會在心裡想著,我絕對不能傷害別人,就是「啊,這件事讓我很受傷,所以我不可以拿這種事來傷害別人」這樣的想法。我自己很清楚「傷痛」是什麼滋味,所以我也不想讓別人受到傷害。不是有這樣的例子嗎?如果自己的肩膀會酸會痛,替別人按摩時,就會知道該怎麼按摩。就這個層面來看,我自己似乎有了成長。雖然現在我的日子過得十分開心,卻也帶來了反面的影響,但我並沒有因此感到壓力很大,我心中的繭好像越磨越厚了。
 
 
M.C.:這是你睽違兩年才回歸的作品,在這段時間裡,應該有捨棄掉什麼,也有得到什麼吧。
宋仲基:其實不滿兩年,但時間運用得十分充實。孫賢周前輩是我的酒伴,也是我真的非常喜愛的前輩,在我人伍前他對我說過一句話,真的給我很大的感觸。「入伍後,別耍什麼小手段,堂堂正正地當完兵回來吧。到現在為止,你一直過著演員和明星的生活,但在軍中,你必須和小你八、九歲的朋友一樣剃掉頭髮,必須和他們一起生活,不過這對你會有很大的幫助,也會對你的演技有很大的助益。」如前輩所說的,和軍隊朋友度過的生活,使我的人生更充實了。如果要說我有什麼捨棄的東西,應該是「裝腔作勢」吧?事實上我很討厭擺架子的行為,所以會特別小心。我以為我不會這樣,但以演員身分一路走來,我似乎也在不知不覺中有了大頭症,當兵的日子裡好像讓我改掉了這個習性。如果要說我有什麼得到的東西,就是多了份從容,以及學到該如何繼續往演員這條路走下去的祕訣。
 
M.C.:演員這個職業,人氣可能會一時紅翻天,然後在瞬間消退。要心平氣和地看待人氣的起伏,不是容易的事。
宋仲基:我想,應該沒有人有自信能做到這一點。這種情況不是只有藝人才會遇到,那些把現在的職業當作畢生職業的朋友們,也要懂得調適心情才能堅持下去繼續做那份工作,不是嗎?如果想做到情緒管理,就必須讓心中的繭越磨越厚。未來必定會遇到下坡路,但要做到不為所動、理智行事才行。金敏基老師的歌曲當中,有一首歌叫做《高峰》,歌詞是這樣的:「別因為登上了高峰就驕傲自滿,接下來是下坡路,到那時候,再去找找另一座高峰吧。」如果想尋找另一座高峰,必須理智行事才行。慶幸的是,我不害怕面對這些。
 
M.C.:你這部回歸作的反應太熱烈了,下一部作品應該會很有壓力。你的下部戲是柳承莞導演的《軍艦島》,作品本身就很令人期待呢。
宋仲基:沒有哪部戲在未開拍前是不會令人擔心的,不過我有很好的預感。但倒不是票房會大賣這種預感。等電影拍完時我就三十三歲了,我可能必須花六到七個月的時間投入在拍片現場裡,但我很信賴黃正音、蘇志燮、李璟榮前輩以及柳承莞導演。世上沒有哪個拍片現場,身體是不會累的,但如果連心也累的話,是很痛苦的事。不過這次的拍片現場應該會充滿愉快的活力,我有預感彼此會激發出很棒的能量。
 
 
M.C.:繼軍人之後,下部戲是演獨立軍,都是保衛國家的角色呢。(笑)
宋仲基:隨著飾演的角色不同,可能會被大眾長久記在心裡,也可能馬上就會被忘記。從這點來看,和每部戲的相遇,是很有趣又有魅力的事。無論我是演劉時鎮大尉或是獨立軍,事先都不會知道這角色會對我的演員生涯帶來壞處或是好處。我希望的是,自己不要太過於被大眾對於戲中角色的反應所影響,我想好好享受作品和劇本的力量,把自己寄託在其中就好。
 
M.C.:從你的演出經歷看來,連續劇和電影的比重似乎很平均。
宋仲基:大家都這麼想,但仔細觀察就會發現,其實我的作品數量並不多,只是因為有幾部反應不錯,大家才會這麼認為。我到現在還不知道,到底作品多產是好還是不好。朋友曾替我算過命,叫我別演太多戲(笑)呢。我現在還找不到答案。
 
M.C.:上了年紀的宋仲基,其實沒有辦法令人想像會是什麼樣子。
宋仲基:粉絲也對這部分很擔心。我好像長了一張上了年紀後就沒有魅力的臉(笑),因此我想把戲演得更好一些。對演員來說,外表的確是相當重要的一部分,因此我才想把戲演得更好一點,因為只有演技可以凌駕外表,這樣一來就算是下坡路,我也才能慢慢地迎接它。
 
 
M.C.:二十歲的宋仲基是什麼樣子呢?
宋仲基:過得很精彩,因此我很滿足。雖然沒有辦法多多享受,這點有點遺憾,但日子過得很有意思,所以沒有什麼後悔的事。我希望可以多多享受我的三十歲人生。不管是拍戲或做其他事,有時總難免會發生意想不到的波折,但現在我希望往後的日子裡,我能少皺些眉頭。
 
M.C.:在你的人生當中,最燦爛的一刻是現在嗎?
宋仲基:應該是現在。也許有部分原因是因為受到了許多人的喜愛,但我自己本身的日子也過得很精彩。雖然演戲這條路愈來愈難走,但就是因為如此,才更有趣。
 
M.C.:像你這麼大受歡迎,也有自卑情結嗎?
宋仲基:當然,我比光洙矮。不過我也不想長得像他那麼高就是了(笑)。每個人都一樣,都會思考自己擅長什麼、有什麼地方不夠好的,不是嗎?只是我會一直努力打破我對自身能力的懷疑。有些戲在我決定接拍、然後真正進入拍攝後,才發覺很辛苦,甚至會讓我產生「我為什麼會答應接這部戲呢」的念頭,比如《樹大深根》或《狼少年》,都是我稟持著「先試試看再說」的念頭而接拍的戲。當然,一部戲並不是只靠我的力量就可以完成的,所有作品都是團隊的藝術,甚至連年紀最小的工作人員都很重要,而串起所有人的力量,是主角的責任。
 
 
M.C.:對演員來說,每一部戲都是挑戰。你算是勇於挑戰的人嗎?
宋仲基:我會猶豫。猶豫後,有時會去嚐試,有時會直接放棄。啊,說不定這一點也可以算是我的自卑情結。
 
 
M.C.:猶豫後無法進行挑戰的,是什麼事?
宋仲基:可能是談戀愛吧,當兵的事也是如此,就是一直猶豫,所以很晚才入伍。
 
M.C.:你還是戶外運動品牌的代言人呢。在廣告裡,你一直在城市中走動,你本身就喜歡散步嗎?
宋仲基:我喜歡散步,去國外旅行時,我也會盡量用走的,然後再搭車。有一次我去日本玩,還曾經走了好個幾鐘頭從澀谷走到六本木。
 
 
M.C.:你在首爾應該無法盡情在外面走動。
宋仲基:不過我還是有自己很喜歡的散步路線。我喜歡大學時代住過的惠化洞,也喜歡在青瓦台周圍或是像城北洞一樣安靜的地方散步。在城北洞,我遇到的通常是老人家,他們會開心地向我打招呼,我可以很悠閒地散步。
 
M.C.:旅人宋仲基算是很有勇氣的人嗎?
宋仲基:我算是小心冀冀的人。但我是個好奇心旺盛的旅人,一旦遇到好奇的事,我會因為無法忍受,而去嚐試原本猶豫不決的事。
 
M.C.:你有過什麼毫不猶豫就提起勇氣去做的事?
宋仲基:在戲劇《善良的男人》開拍一個星期之前,晚上十一點時我突然很想去旅行,所以我一個人去了日本。雖然我只是一個人獨自在那裡認真地研讀劇本就回國了,但是我很愉快。也許是這份力量,讓我可以順利拍完《善良的男人》。
 
 
M.C.:很好奇你不演戲時是什麼樣子呢。
宋仲基:我會和光洙聊天、打電動、喝酒(笑)。光洙變成「亞洲王子」後,我們就無法常常見面了。最近我們之間常常是這樣的模式:「你在哪?」、「馬來西亞。」、「你在哪?」、「泰國。」現在我想要報仇一下,如果光洙問我我在哪,我要回他我在國外(笑)。
 
M.C.:比起以往,今年對你應該會成為更特別的回憶。
宋仲基:別的我不清楚,不過應該是我對父母盡孝道的一年吧。對於住在鄉下的父母來說,新聞好像是「絕對的」存在,看到兒子上新聞,他們真的很高興。我終於知道原來只要這樣做就好了,下回如果再有新聞來邀請我上節目,我一定要答應(笑)。
 
M.C.:最後一個問題,最近你幸福嗎?
宋仲基:幸福。以前我有「好男人情結」,個性上不太懂得拒絕別人。現在我會比以前更坦率地表達出我的想法,更重要的是,我很開心我學會了要享受自己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