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ENTERTAINMENT 名人故事

【獨家專訪】「放不下的,就讓答案自己出現吧!」鄧九雲,用故事安撫不安的靈魂

她,是鄧九雲。是模特兒,是演員,也是作家,她是一個極度熱愛生活的人,喜歡將生活中的點點滴滴變成記憶,然後化為文字,「很多生活中的畫面都會一直出現在我的腦海中,沒有原因,我會想要把它寫下來,因為記憶是會被遺忘的。」

採訪撰文 / 陳玟蓓  圖片提供 / 南方家園出版社、鄧九雲臉書

與鄧九雲的訪談是在一個和煦的夏日午後,一家小巧溫馨的咖啡廳裡,她一襲黑色及膝洋裝搭配著清新素雅的妝容,大大的微笑掛在臉龐上,就如同鄧九雲自己,低調、恬靜卻不失熱情親切,聊起她的最近推出的文字作品《暫時無法安放的》,鄧九雲的眼神變得更加閃亮,「上一本書《用走的去跳舞》很純粹、很溫暖,可是這一次《暫時無法安放的》並不是那麼暖,但它有很多縫隙,而光是從縫隙當中伸出來的。」

 

「什麼是你現在暫時無法安放的事呢?」

「我現在的狀態是如果我無法安放它,我就會選擇不去理會它,因為我知道人的情緒是有週期的,可能忽然到一個時間,你的心情就是會不好,當你沒有答案的時候,你不要去逼它,你就是等,讓答案自己出現就好了,如果真的還是不知道怎麼辦,那就算了,不強求,很淡定。」

 

那些無法被安放的

鄧九雲的新書當中寫到很多生活的無奈與徬徨,寫的是很細節的日常,卻也是你我都可能經歷過的感受,「這次的故事有蠻多的情感是你沒有辦法用三言兩語就解釋清楚的,我覺得人生中有很大的一部份是被這樣的情感包圍。很多事情就是這樣,你不知道為什麼就結束了,沒有任何理由,它在你心裡就是一個沒有辦法『安放』的東西,我一聽到就覺得這個詞很對,就是無法被安放。」

 

書的外觀封面呈現了一隻蝴蝶展翅的形象,鄧九雲說,其實一開始收到這個設計時有點糾結,「我其實對蝴蝶的意象非常不確定,我覺得蝴蝶太脆弱了,而我的故事不該是脆弱的,在調整過後,我們決定讓蝴蝶的翅膀破碎,雖然破碎,但牠並不是停在那邊,而是要飛走的。」

 

37.8度的迷幻視角

要一個作家挑出自己最喜歡的一篇作品是困難的,對鄧九雲也是,不過講到〈影子37.8度〉這一篇時,每次都會有很多情緒、很多感觸,37.8度寫的是女主角發燒的溫度,因為人在發燒的時候看世界的角度會不太一樣,而空間感會錯亂,她說,「如果跟之前交往過的人分開了,那麼下次的見面,我會希望對方是陌生的,但當我無論如何都想要把你當作陌生人,卻還是覺得你好熟悉,好像就是昨天才見面一般,那代表你們一直沒有離開那個氛圍,沒有真正的走出來,還沒真正放下,這件事情有多可怕。」

 

創作之於鄧九雲是種放鬆,清清淡淡的文字卻蘊含深刻的情感,「我喜歡在狀態穩定的時候創作,因為當你情緒很濃的時候,寫出來的東西會變得很濫情,我覺得那會是種暴力,像戲劇一樣,最感人的是在眼淚掉下來之前。」

從演戲到文字 再從文字回歸舞台

從演員跨越到作家,鄧九雲說剛開始是為了要寫劇本,「我覺得台灣戲劇圈最大的問題就是沒有劇本,台灣有那麼多優秀的演員朋友,卻苦無好劇本,所以我在創作的時候會同時去想它能不能夠被搬上舞台,這一次《暫時無法安放的》全部都是第一人稱獨白,只要有個舞台、幾個燈光,我就可以把它演出來了。」

 

而在九月,鄧九雲再度把自己的文學作品搬上舞台,同樣是以讀劇會的方式,找來了三個不同的導演,分別重新演繹新書中的五篇故事,身為製作人的她,將每一場讀劇會的構思空間全權交由導演,「我想要讓大家知道,挑戰閱讀的形式還有多少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