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ENTERTAINMENT 名人故事

大勢女團Gfriend ,「摔」出韓流新神話

Edit / Ren  Text 、Photo / Marie Claire Korea  翻譯 / 懿芳

 

儘管在這個時代,「好運」一詞已成為韓劇劇名,但在這群女孩身上,完全找不到所謂的「偶然的運氣」;Gfriend的孤軍奮戰過程,比任何華麗的英雄故事,都更加傳奇。當各大經紀公司看準大眾喜好,瞄準對象紛紛推出「怪物偶像團體」之際,這個由中小型經紀公司在去年一月所推出的女團Gfriend,可以說是沒有任何立足之地,因為眾多的偶像團體從練習生時期就已累積大批死忠粉絲追隨,且蓄勢待發,準備一出道便奪下音源榜冠軍,因此,看起來清純普通的Gfriend要在這當中脫穎而出、讓人對她們一見鍾情,不是件容易的事。

 
Gfriend的奮鬥史之所以會成為韓流偶像誕生的一個神話,要從去年夏天一段飯拍影片在網路上大肆流傳之後講起。當時因為下雨,導致地板濕滑,團員們在舞台上連連摔了八次,但每一次都會立即爬起來站回隊伍中繼續表演,這個新人團可歌可泣的敬業精神,感動了許多人紛紛替她們按讚。這段影片使女孩們成為遇到任何情況都不會放棄、不會被擊倒的「青春活力」代名詞,影片在FB網站的瀏覽次數一日內就突破三百五十萬,與此同時,她們的歌曲也迅速展開逆襲,在音源榜上的成績每天都往上躍升十個名次,即使當時打歌期已經結束,各音樂節目卻紛紛邀請她們再次登台表演。隨後,Gfriend橫掃了年末頒獎典禮的新人獎,之後發行的迷你專輯「Rough」更是奪得了十五次音樂節目的排行榜冠軍。

>>令人佩服的敬業!韓女團舞台重摔 臨危不亂獲網友大讚
 
 
Marie Claire(以下簡稱M.C.):今天是專輯發行的倒數前三天,聽說籌備期間,妳們一有空就會睡覺。
 
SinB:本來我並不是隨處都可以睡覺的類型,但現在不管坐在哪裡都可以睡,為了保持最佳狀態,好像不得不養成這種習慣。
 
sowon:以前在車上時,我會和成員們聊天、聽音樂,但現在一上車就忙著補眠。
 
睿隣:我們也會對彼此說「現在要先睡起來放才行」,勸彼此把握時間睡覺。
 
M.C.:這表示妳們已經成為大勢女團,所以才需要注意自己的狀態對吧?出道一年半以來,妳們覺得最大的變化是什麼呢? 
 
睿隣:心臟愈來愈堅強了。以前動不動就哭,現在忍耐力變得更強了。
 
SinB:我比較沉默,常有人說我看起來很冷漠,但和團員一起生活後,我的個性好像變得比較柔和了。此外,我覺得自己多了一份責任感。
 
裕株:我覺得關注我們的人愈來愈多了,所以比起以往而言,現在說任何話、做任何事之前,都會再多思考一下。
 
 
M.C.:妳們必須小心謹慎的地方變多了,從這點來看,感覺妳們比同年紀的朋友更早熟。
 
SinB:因為上電視時必須時時面帶笑容,所以我們很早就學會了如何隱藏自己的情緒。
 
Umji:我們一直忙於演藝事業,年齡相仿的朋友們就只有團員,一起工作的工作人員都是大人,這使得我們更早就接觸到成熟的大人世界,直接見證了所謂的社會生活。與其說這是好處,不如說有時候……(笑)
 
M.C.:有時候?
 
Umji:我們也想和年紀相仿的朋友無憂無慮的大玩特玩(笑)。
 
M.C.:妳們必須一直注意自己的身心狀況以維持最佳狀態,這點也和同年紀的朋友很不相同對吧?
 
Umji:沒錯,現在比以前更常思索自我,因為有時候我們也會感到混亂,而產生動搖。為了解決這一點,我們需要一個獨自沉澱思緒的時間。
 
裕株:懂得思索自我是個優點,但有時也會覺得有點累。有什麼資料曝光時,我們就必須去觀察大眾的反應,在這個過程中也會產生動搖,但我們總是盡力檢視自己、穩住自己,努力不要受到影響。
 
M.C.:聽說妳們出道前是不能用手機的,那現在也一樣嗎?
 
sowon:對,目前依舊沒有手機。
 
Umji:我以前是手機重度使用者(笑),所以我經歷過一段難以言語的戒斷症狀,一開始的兩個月非常辛苦,但現在回想起來,我覺得這的確一個必要的措施。
 
Eunha:我現在已經習慣了。有一回我和家人一起去旅行,媽媽叫我帶手機出門,但我甚至嫌麻煩,所以沒有帶去呢。
 
 
M.C.:妳們光是一首歌就拿了十五次的第一名,還拍了只有大勢偶像團才能代言的炸雞廣告,有了這樣亮眼的成績,應該也是時候把手機歸還給妳們了吧?
 
SinB:我們並不是完全不能上網,每個人都有平板,跑通告時會在車上使用,回宿舍時就交回去(笑)。只是,我們不能上社群網站。別的團體會和其他年紀相仿的偶像團體互相聯絡交朋友,但我們Gfriend沒有其他女團的朋友。
 
sowon:不過我們團員之間會常常聊天。
 
SinB:沒錯,我們還曾經討論過,擔心如果我們都拿回手機,會不會就不跟彼此講話了,但我們本身就很愛講話,所以應該不會有那樣的情況發生。
 
M.C.:女團這條路很艱辛呢。
 
SinB:一開始公司有說過,出道一年後會把手機還給我們,但過了一年後,我們自己覺得時機還不夠成熟,所以沒有向公司提出把手機還給我們的要求。
 
M.C.:提到Gfriend,就不得不提強而有力的刀群舞!聽說睿隣在「玻璃珠」打歌時期,有一回踢腿踢得太用力,還踢過頭頂?
 
睿隣:我們的舞步一直很有力道,所以我每次都會有一種必須用力跳舞的強迫症,連必須放輕力道的部分也會很用力,因此舞蹈老師有時也會指責我,說這部分輕輕跳就行,要我把舞蹈的感覺跳對。
 
Eunha:老師還說過,因為我們跳得太用力,看起來很可怕呢。
 
sowon:一方面也是我們把自己逼太緊了。
 
裕株:因為群舞講求合拍和整齊劃一,所以我們就會不自覺地用力。我還曾經夢到我們在練舞,然後我就大聲喊出「手指用力!」的夢話呢(笑)。
 
 
M.C.:妳們跳刀群舞的密訣是什麼? 
 
睿隣:我們會拍成影片,然後以秒為單位把畫面停下來檢查,這招很有用,可以幫助我們把舞步調整得更整齊。
 
SinB:我們練習出道曲時,花了7~8個月的時間練舞、對齊動作,但後來練舞的時間愈來愈少了,像這次只練了一個月左右,這當中還有再修正過舞步,所以稱得上完整練習的時間,並不到一個月,大概只有1~2個星期,我們在打歌期還是會繼續上舞蹈課,所以有些部分是在這個時候慢慢調整對齊的。
 
睿隣:今天訪問結束後,我們也要去上舞蹈課呢。
 
裕株:舞蹈老師有時會告訴我們,如果覺得跳得很累,就把力量放鬆些。但其實只要把思緒清空、讓身體動起來就行了,就是跳得稍微瘋狂一點……(笑)。一般的學生通常都會耍些小聰明、投機取巧,不過我覺得這是不對的,因為這並不是拖延到明天或者交給別人負責就可以解決的問題。
 
M.C.:第一張正規專輯的預購量突破六萬張了。
 
睿隣:因為我們並不是一出道就走紅的團體,所以聽到預購的消息,都起了雞皮疙瘩,覺得那樣的Gfriend很遙遠(笑),該怎麼說呢?現在還是感覺像在講別人的事一樣。
 
SinB:比起一下子就竄紅,像這樣一步一步慢慢成長,對我們來說是好事,看起來也比較好。(笑)
 
sowon:想到之前「Rough」迷你專輯2萬張的預購量,我感覺我們又往上跳了一大階。我們不是一出道就走紅,而是在活動期間逐漸累積粉絲人數的,我們親身看到了這個變化,因此歌迷對我們而言特別珍貴。
 
 
M.C.:這張專輯有什麼更進步的地方或不同的地方嗎? 
 
睿隣:我們脫掉了制服。
 
SinB:不過曲風和編舞都充滿了青春活力。(笑)
 
Umji:從整體來看,這張專輯收錄了迴響貝斯(dubstep)、浩室House、雷鬼音樂(Reggae) 等各種風格的歌曲。雖然曲風不盡相同,但每一首都充滿了我們的獨特色彩。青春活力是我們現在可以展現給大家看的最美色彩,不過我們也想嘗試其他的新路線。
 
Sowon曾經表示想嘗試像f(x)那樣的路線,除了青春活力之外,妳們還想嘗試什麼路線呢?
 
Sowon:雖然開朗活潑的路線也不錯,但我想試試看像f(x)前輩們的歌曲一樣充滿率性、帥氣的風格。
 
SinB:我還想試試又美又帥的「強勢姐姐」路線,就是穿上坦克背心配上嘻哈褲、美麗又強悍的姐姐。不過,這路線並不是我們想走就能走的,因為自己本身所散發出的氣息,也是很重要的一點。反正總有一天,我想挑戰看看。
 
M.C.:現在對妳們來說,拿下音樂節目或音源榜的冠軍寶座,應該不再是往後的大目標了,妳們應該有更大的夢想吧。
 
Sowon:拿下音樂節目或是音源榜冠軍的這個目標,是不會改變的。我們在打歌時,從未有過「今天我們可以拿下第一名」的念頭,就算我們所拿到的冠軍獎盃逐漸增加了,我們也總是在心裡想著「今天大概不會拿到第一名吧」。今年夏天有太多實力堅強的歌手發片,所以我們的心態,還是和以前一樣。這次的活動目標是,以第一名打進音源榜,而身為隊長的我,最大的夢想是Gfriend可以一直攜手走下去,因為我真的很喜歡G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