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ENTERTAINMENT 名人故事

【獨家專訪】朴秀珠 秀場外的超模人生

在亞洲,能被冠上國際超模的人寥寥無幾,韓裔的朴秀珠正是其中之一,訪問前,她剛為好友 G-Dragon 慶生,是老佛爺 Karl Lagerfeld 最寵愛的模特兒之一,這些訊息讓她更顯高冷。好不容易,我們從伸展台以及時尚封面以外的地方和她碰面,這個女孩,有著亞裔的臉孔,卻染上白金的髮色與眉毛,有人說那是她譁眾取寵的方式,她聳聳肩笑說:「讓他們去吧,我不過是做自己罷了。」

採訪撰文/郝慧川   攝影/Young Gyu Ryu  化妝/Jo Yeon Won  髮型/Hyun Jin Kang  

朴秀珠天生就和「美」這件事脫不了關係。媽媽告訴她,懷她時做了一個夢,夢境中她看見一個精緻的珠寶盒,裡面有閃閃發亮的珠寶,於是媽媽給了她「秀珠」這個名字,希望她像美麗的寶石,耀眼奪目。

 

而小時候的她也愛打扮自己,「我很注意自己的穿著、髮型,甚至不想去看醫生時,媽媽會用漂亮的裙子或衣服誘惑我,讓我乖乖去看醫生。」

 

現在,朴秀珠以獨特的外型出現在各大品牌的秀場,占據一線雜誌的封面,就像她的名字一般,光芒讓她成了眾人的焦點,卻少有人知道,光芒裡的朴秀珠是什麼模樣。

叛逆做自己

 

朴秀珠在韓國出生,十歲時跟著家人搬到美國加州,開始在加州生活時,除了自己名字之外的英文一句都不懂,一年多後慢慢習慣那裡的生活,也感受到原來自己的膚色已經帶來某些限制,喚醒她心裡隱藏的叛逆,「我住的地方有很多亞洲人,融入並不是太大問題,但是過程中多少還是必須做些努力,讓自己離開舒適圈,因為在美國大家容易認為亞洲人害羞、安靜,比較沒主見,容易逆來順受。那都不是我的個性,但我卻必須要多做些努力,別人才能看見。」

 

大學主修建築,還做過一段時間的設計工作,朴秀珠原以為自己會和同學一樣安分當個設計師,而驚喜往往來得猝不及防。畢業後,她必須思考出路,轉折便在這時出現,「有天我在逛二手衣店,在試衣間排隊時有個人過來問我多高、幾歲,遞了一張名片,我看了一眼認出來那家經紀公司。我的家庭是很普通且傳統的韓國中產階級,爸媽聽到時只覺得好笑,認為這工作只是玩票性質,玩夠了我就會回到正規的道路上。」

 

追尋自己的夢想是最大的叛逆,朴秀珠血液裡對時尚的熱情讓她決定先暫時放下所學,「雖然大學時代學建築,但我一直都知道,那不會是我想一輩子從事的事情。建築和時尚本質上是很類似的,都是立基在形體上的美感。而我更喜歡時尚的原因是,它不停變動、更直覺,可以更隨心所欲。我決定放手一搏,過程沒有太多猶豫,就這樣我開始模特兒生涯,那時我23歲。」

 

遲來的轉捩點

 

朴秀珠的家人並不反對她當模特兒,卻也不支持,認為她遲早必須找份「正經」的工作,加上自己以20出頭歲的「高齡」出道,入行一段時間成績不理想,讓她萌生放棄念頭,「從那時到今天的位置是很久時間的努力累積,入行一段時間後我有種感覺,好像沒辦法在這行出人頭地,我問自己是不是應該離開了?走別的路比較好?大概五年前,我接受公司的建議,換了髮色,開始在紐約以外不同的城市走秀,開始被注意到,出現轉機。」

 

之後,她的事業開始快速起步,結識了時尚界的傳奇人物 Carine Roitfeld。秀珠將她視為貴人,她為秀珠開啟了許多大門,將她推薦給設計師 Tom Ford 及 Karl Lagerfeld。秀珠成為 Lagerfeld 最愛模特兒之一,聲勢水漲船高,除了頻頻出現在香奈兒等服裝發表外,更在該品牌的2016早春系列大秀,以超模姿態壓軸走秀。「那時候一切都開始不同了,直到現在感覺都很不真實,居然能跟這些大人物一起工作,包括今天在這裡拍照,接受你們採訪等等,每天我都問自己 這一切是真的嗎?」

 

正向的自卑感

 

如日中天的她感受到前所未有的自信,卻也因為一個意外而發現,身在時尚產業,必須能夠處理與面對自己的脆弱,「兩、三年前,我在時裝週前腳踝意外骨折,那對一個模特兒來說是一個很大的打擊,我不知道該怎麼辦,無法穿高跟鞋,好像所有的可能性都被限制了,不只是身體上,心裡也非常低落。那時候開始覺得自己什麼都做不好,什麼都提不起勁。」

 

過程中,朴秀珠讓消極擊倒過,腳傷引發了她內心的自卑與不安全感,最後她發現,原來很多時候,不快樂都是難以避免的,必須找個方式和它共處,「這些年我看到,即使在光鮮亮麗的時尚產業中,也沒有完全自信的人,大家對自己都有很多不確定,心裡多少都有不快樂的地方,我從沒碰過對自己全然滿意的人。但如果把這當成一個讓自己變得更強的動力,這樣的自卑感也是挺好的。」

 

不計畫的人生

 

現在的朴秀珠人生起了許多變化,像是,她心中認定的「家」變了,從首爾到加州,直到最近她在一直嚮往的城市─紐約置產了,「現在終於可以叫自己一聲紐約客了,很開心。」她笑說。或是,她擠進權威模特兒網站的超模排行榜,不再需要參加面試,跟一群女孩擠在隊伍裡,企盼設計師青睞,「我對這點很驕傲,但這也試這些年來努力的成果。」

 

朴秀珠是個喜歡計劃的人,她甚至希望知道接下來的五個小時會做些什麼,會有什麼事發生,也暗暗希望在未來五到十年內,能少做一點模特兒的工作,少花點時間穿梭不同城市;希望自己頭銜能夠更多元,不只是一個時尚模特兒,能涉略更多時尚、設計,和更多的設計師合作,甚至是做她一直熱愛的音樂:「我愛音樂,也有做些自己的音樂,但現在行程太滿,無法好好坐下來專注在一件事上,很期待再過幾年我會有時間去做這樣的事。」

 

回首過去,有些事在計畫之中,其他的大多都在預料之外,「不去計劃」大概是她在這些年模特兒生涯中最大的感受,「未來,我想做的事看感覺吧,當模特兒這麼多年來學到一件事就是隨遇而安。可以對未來的事大概有個底,但別執著於所有的事都要照計畫走,讓事情自然發生。」

我,單身中

 

兩年前,曾有新聞說秀珠在節目上公開已有男友,也能在她的社交媒體上發現與男友的合照,而問起與那位「穩定交往中」的男友時,「穩定交往?你說的是我跟我的工作嗎?我現在單身。」秀珠露出一個調皮的微笑,當然,真相只有她自己知道。

 

忍受過這樣高壓與高速的工作狀態後,秀珠成為了頂尖的模特兒,但無可否認,走到這裡也必須放棄一些東西,「我放棄了我的青春、生活、體力,哈哈開玩笑啦。嗯,但我確實放棄了生活的安定感,我必須不停移動,到不同城市、時區,像一般人好好的經營友情、感情都不是這麼容易,這一秒我還在紐約,可能下一秒就在去巴黎路上,就連今天星期幾也不知道。」說完,她問:「今天是星期二吧?」而那天是星期三。

 

牡羊女的隨和與真實

 

攝影當天,朴秀珠沒有經紀人陪同,或工作人員開路,一個人抵達攝影棚後便親切地和工作人員和攝影師聊天,幾乎讓人忘了她在伸展台上冷峻的模樣。

 

她私底喜歡跑超市、採買、找朋友、野餐、騎腳踏車。遇到該形容自己的時候,抿著嘴沉思後,簡單地套用網路上能夠找到的牡羊女攻略,「我是蠻典型的加州女孩,很隨和,但同時也有牡羊座的衝勁企圖心以及有野心。從我在 Instagram 照片也能看出,我喜歡玩樂、享受當下,也喜歡幽默感。」

 

妳會 Google 自己嗎?聽到問題秀珠有些驚訝,她反問:「你會嗎?」不過,這位給人印象高冷的超模的確會這麼做,「好啦,我真的會 Google 我自己。有時候而已(強調),看看自己的工作表現和成績等等是件好事,但不會讓自己被名氣沖昏頭,我還是一個模特兒,不是什麼大明星,會像一般人,穿著睡衣出門,頭髮沒梳就去買早餐。」

 

有實力才能長久

 

儘管入行晚,朴秀珠在短短幾年,像是開了外掛,以極快的速度前進攀升直到頂點,你可以將這歸因到亞洲市場增長,亞裔面孔成為時尚產業新興勢力,在外表至上的時尚產業,秀珠的聲勢,乍看之下是天時地利人和下的必然現象,她聽了之後,想了一會兒,緩緩說道:「因為亞洲面孔受到關注,作為一個有色的模特兒,現在時機的確比以前好多了,但我不希望成為這種趨勢下的象徵性產物。 像是只是因為我有亞洲臉孔就被錄用或拒絕等等,這些都會讓我沮喪。」

 

「一個模特兒,內在的東西勝過外表的那些刻板印象,也許因為外表,有些人可以得到一些關注,但一兩季過去,只有有實力或有個性的人才能繼續發光。」

 

訪談最後,問了她一句,「妳覺得自己像什麼顏色?」她梳理了一下身上的 Valentino 金屬流蘇洋裝,「大概像這樣的顏色吧,閃閃發亮的感覺。」只有擁有與保持真實內在的人才能散發出光彩,她一直相信這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