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ENTERTAINMENT 名人故事

好萊塢明日之星Alicia Vikander:「我透過接演觸動女性內心的故事來證明性別平等的重要。」

在電影《丹麥女孩》中,艾莉西亞・薇坎德以無條件支持伴侶的溫柔妻子一角奪得奧斯卡金像獎,精湛演技無須贅言;外表亮麗、散放青春自信的她更多次受到 Louis Vuitton 青睞。這次《美麗佳人》特地前往陽光燦爛的巴西里約,與這位來自北歐的耀眼女星來場深度暢談。

編輯/顧軒  翻譯/曾理擎  採訪撰文/Fabrice Gaignault  攝影/Nick Hudson  化妝/Matthew VanLeeuwen/ Starworks Artists  髮型/Christopher Naselli/ Starworks Artists  特別感謝/à Derek Sundance/ Capture Brazil, pour la production  助理/Axelle Cornaille、Héloïse

細數那些曾在國際影壇寫下不墜傳奇的瑞典影星,腦海率先浮現的,莫過於葛麗泰・嘉寶(Greta Garbo)與英格麗・褒曼(Ingrid Bergman)等人的曼妙身影。與她們出身同一國度,現年27歲的艾莉西亞・薇坎德(Alicia Vikander)會否有能耐逐步攀升、成為像她們一樣名留青史的耀眼巨星?

我想,答案無庸置疑。艾莉西亞挑片眼光精準,不僅曾演出鉅片《皇家風流史》《安娜・卡列尼娜》,更憑著話題電影《丹麥女孩》裡頭的精彩表現,奪得第88屆奧斯卡最佳女配角;再加上今年七月上映的《神鬼認證5:傑森包恩》,即將於年底播映的動人新作《為你說的謊》,現正當紅的艾莉西亞・薇坎德,無論一顰一笑都足以掀起全球媒體騷動。

 

探究成功的秘密

如果把她成功的原因單純歸功於外貌出色,這又太過輕易。近年來,艾莉西亞野心勃勃,不僅成立自己的電影製作公司 Vikarious,更邀集一票樂觀堅毅的工作夥伴攜手合作、展開事業新頁;可以肯定的是,她那耀眼才華與不懈毅力,才是她年紀輕輕卻擁有這般不凡成就的關鍵因素。

這次《美麗佳人》與艾莉西亞・薇坎德的專訪,相約在巴西里約的尼特羅伊現代美術館,讓她在如同藝術品的美術館建築前方,對著鏡頭展露青春正綻的美好風采!當南半球熱力陽光灑下,這顆北方之星也緩緩卸下武裝,和我們從時尚代言聊到電影事業,更一路談到她身處浮華好萊塢所得到的深刻體悟。

 

Marie Claire(以下簡稱 M.C.):Nicolas Ghesquière 曾說過,妳不僅懂得順應潮流,卻又不會改變初衷,這是他欣賞妳的原因。妳的看法是?

Alicia Vikander(以下簡稱 A.V.):在電影產業裡工作,我的本分就是扮演好各式各樣的角色。但我也很擔心每天只做相同的事,會讓自己過得太安逸。所以我會全力避免這樣的情形發生。

 

M.C.Nicolas 將妳選作LV代言人,這帶給妳什麼影響?

A.V.:影響很大。還記得第一次穿上LV高級時裝的時候,是在好幾年前的坎城影展。Nicolas 總有能耐讓服裝化身成藝術品。這也是我深愛LV的原因,就算是為了女性而創作,但他也非常清楚要如何詮釋女性的堅強意志,例如蜜雪兒・威廉絲(Michelle Williams)、珍妮佛・康納莉(Jennifer Connelly),或是夏綠蒂・甘絲柏(Charlotte Gainsbourg),她們都是我從小就很喜歡的女明星。我從她們身上學到很多與時尚的相關知識。

 

M.C.身為代言人是否讓妳備感壓力?甚至擔心這身份掩蓋了個人特質?

A.V.:不會,完全不會。因為我不是模特兒而是個演員,這對擔任品牌代言人的我擁有雙重意義—時尚不僅拓寬了我的演員道路,我也會盡力讓這兩件事情融合得更為完美。

 

M.C.妳似乎很少使用社群媒體?

A.V.:我真的很少用,那些我很崇拜的女演員也都是如此。

 

M.C.:妳是不是對私生活非常保密?

A.V.:也不是,我很願意談到我的父母。至於其他的部分,我就希望少說一些。這也不是保密,因為人們對於生活的某些面向總希望有所保留,例如感情就是我想保持低調的部分。

M.C.妳曾經和麥可・法斯賓達(Michael Fassbender)有過一段情,他也和妳一起合作過電影《為你說的謊》。跟演員生活,會不會比跟其他職業的人相處來得困難?

A.V.:決定成為演員的那一刻起,我就意識到—不論情感或家庭,我的生活都會變得更為複雜。演員工作讓我長時間不在家,不過只要同行的人都懂,我的家人和朋友也都能理解。

 

M.C.:電影《為你說的謊》裡,妳飾演一位努力拯救棄嬰的年輕妻子。遺憾的是,本片最終妳卻沒有將嬰兒送回親生母親身邊。

A.V.:這個故事很吸引我,平凡善良的人卻會做出違背本性,甚至是跨越道德邊界的事,我一直很喜歡這樣的概念。

 

M.C.:為什麼?因為妳能理解她無法善任母親的心路歷程?

A.V.:這說法很有趣,因為不同的人會對同一件事產生不同解讀,有的人可以懂,有的人卻無法理解。我自己感受到的是,她在棄嬰身上找到過去遺失的情感。

 

M.C.妳曾經針對《神鬼認證5》的角色提出建議?

A.V.:沒有,看劇本的時候就覺得角色性格很強烈。電影一開始她就是個聰明果斷,而且不會被傑森包恩給輕易擊退的女人。再說,導演保羅・葛林葛瑞斯也不想讓女角變成花瓶。正因如此,我真的很榮幸能參與這部電影。

 

M.C.:聽說妳會把收到的劇本先讀一遍給父母聽?

A.V.:我會,但不一定是整本;不過在我做決定之前,我一定會打給他們。因為我很早就離家工作,這也是我跟他們保持聯繫的方式(註:艾莉西亞的父母在她還很小的時候就離婚了)。我們花了很多時間通電話,也都很想念彼此。
 

M.C.:妳認為好萊塢存在著性別歧視?

A.V.:很幸運的,我自己是沒有受到什麼直接影響。好萊塢女演員往往會收到很多劇本,卻只有極少數會提供我們足夠發揮空間,這就是大家應該關注的議題。就我而言,我拿到很多劇本,故事裡的女角都呈現男性思維所做出的投射;又或者,他們試圖掩蓋女性充滿內涵、個性暴躁的那一面,讓角色顯得非常刻板。

 

M.C.這也是妳成立製作公司的主因?

A.V.:的確是。我曾經試圖爭取一些堅強勇敢的角色,透過這些觸動女性內心的故事來證明性別平等的重要。不過到了現在,好萊塢已經有越來越多以女性為中心的劇本出現。

 

M.C.妳來自一個男女平權的國家,這讓妳的成長有什麼特別之處?

A.V.:我大部分的青春是在女校度過,在那裡我沒有感受到任何歧視。對女性來說,瑞典真的是一個很棒的國家。男女之間既存的差異,使我從小就變得獨立強壯、能堅持自己的想法,女性長輩也都是這樣教育我的,好比我的母親;但我身邊仍有許多朋友還在為真正的平權奮鬥。

M.C.贏得奧斯卡女配角獎為妳帶來什麼改變?

A.V.:其實沒有,但我永遠不會忘記那美妙的時刻。小時候在瑞典,我媽媽會在凌晨兩點把我叫醒,就為了看奧斯卡頒獎直播。對當時的我來說,頒獎典禮就像是一扇通往夢幻國度的窗口。直到我和父母親身走在紅毯上,我們那時忍不住說了超多瑞典的髒話(大笑)!我們還互相掐彼此、確定我們是不是在作夢?我還一直說:「天啊!我真的走在紅毯上嗎?怎麼可能啊?」
 

M.C.:妳對語言很有天分,不但會講流利的英文,飾演丹麥人也毫無違和感。這是怎麼辦到的?

A.V.:其實它們都是很相近的語言,就像挪威語跟瑞典語也很接近。不過在拍《皇家風流史》的時候我超害怕的,除了擔心自己說錯話,還得專注在表演上。幸好有邁茲・米克森(Mads Mikkelsen),他給了我很大的鼓勵。邁茲之前也下了一番苦工,所以他現在精通德法兩種語言,最後它們也都很成功地應用在他的作品裡。他的戲份殺青後、過來拍拍我的肩,對我說:「好險我不是妳,剛剛的情況真的太驚險了。不過也不用放在心上,一切都會好轉的。」
 

M.C.:那麼法文呢?在下一次訪談,妳有可能跟我們說法文嗎?

A.V.:我現在正和 Nicolas 的團隊試著學習法文,但他們會取笑我,我超怕變成笑柄。但我越來越瞭解它了,而且我很喜歡這個語言還有巴黎這座城市,因為我在那裡有很多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