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ENTERTAINMENT 名人故事

萊恩雷諾斯,暖男魅力來襲

影星萊恩雷諾斯憑著話題電影《死侍》裡的精湛表現,人氣再度向上攀升;今年他更與 Piaget 合作,擔任全球代言人。他眉宇間的俏皮帥氣,加上親切愛家的暖男形象,想必無論男女都很難抵擋他的魅力來襲。

採訪撰文/Destination Magazine(The Interview People)  翻譯編輯/Pat  圖片提供/Piaget

1976年出生於加拿大溫哥華,萊恩雷諾斯是家中四兄弟裡年紀最小的一個。從小就開始參與加拿大影集演出,至今從影已超過20年的他,歷經搞笑、英雄、動作等各種戲路淬煉,在2016年憑著《惡棍英雄:死侍(Deadpool)》這個壞嘴又搞笑的非典型英雄角色,成功坐穩魅力男神寶座。

「生活感」帥哥

帥氣外表與獨特喜感,在萊恩雷諾斯身上融合成一股奇妙化學反應。也許,你可能喜愛某位男星在某部片中的表現,卻很難被他們激發出更多想像力;然而在萊恩雷諾斯身上並非如此,在鏡頭之外,我們還能感受到他的強大「生活感」。

從女性的角度看他,那介於男人與男孩之間的調皮性感,讓萊恩雷諾斯渾身充滿致命吸引力;男人們則會因為他的幽默溫暖,把他視為「最佳好友」不二人選。這是他的天生優勢,讓所有角色在他身上都顯得純粹自然。

在現實無比的電影產業裡,萊恩雷諾斯一直被賦予極高期盼,不過他從不急切、踏實地完成每部作品,而今總算盼到了讓他紅遍全球的電影《死侍》!在2016年2月推出後,票房遠遠超乎了預期,用五千八百萬美金預算,迎來三億五千八百萬的收益。

《死侍》的前置作業耗費六年之久,對擔綱演出的萊恩雷諾斯也是一大考驗。他坦言,當他初次認識這位穿著紅色緊身衣的超級英雄,也因為服裝色調忍不住放聲尖叫。不過《死侍》這部超級英雄電影實在太過特殊,不僅主角個性尖酸刻薄,整部電影也以強勁的速度,血淋淋呈現令人驚嘆的視覺美感。

彌足珍貴的時光

電影成績亮眼,回歸日常生活的萊恩雷諾斯仍舊是位超級好爸爸。與熱門電視劇《花邊教主》女演員布蕾克萊芙莉(Blake Lively)共組美滿家庭,生下可愛女兒詹姆絲(James)。一路走來,隨著年齡增長與生活淬煉,萊恩雷諾斯已經不再是過往那個「享樂至上」的血性男兒,而是懂得用心呵護家庭、疼愛妻女的父親典範。

個性隨和,沒有一丁點巨星包袱,私下的萊恩雷諾斯比起電影裡更討人喜愛。今年他擔任伯爵(Piaget)全球代言人,希望藉由他在電影中的無懼表現、對表演的堅定信念與伯爵精神相互加乘。接下代言人後,他也感嘆地說,處在凡事都被光速汰換的產業,當你發現一個無懼時光催老般的永恆物件時,更顯彌足珍貴。

接下來,忙碌的他難得坐下來與我們面對面聊聊。少了鎂光燈照射,也沒有攝影機緊迫盯人,萊恩雷諾斯卸下防備,從參與電影《死侍》的心路歷程、聊到甜蜜的家居生活,以及他對電影懷抱的更遠大夢想。

Q:從籌備到拍攝,《死侍》耗費了相當長的時間。你是如何保持興趣、專注在角色裡?

萊恩雷諾斯(以下簡稱 R.R.):天哪,有太多方法了。我相信許多演員也曾經歷過這樣的時期,當讀了劇本、研究角色後才發現,其實你根本不需要台詞就知道該怎麼演。這就是《死侍》給我的感覺。我跟這位老兄擁有相同的頻率,我們甚至笑點一致。

Q:在《死侍》漫畫中曾提到,如果要推出電影版,你就是男主角不二人選。

R.R.對啊,但還有另一部漫畫主角,他說他的長相介於我跟另外一位演員之間(笑)。也許在漫畫跟電影世界,存在有一條奇特卻有趣的平行線,或許正因為如此,在《死侍》漫畫裡就預言了我的加入。

Q:這是個壞嘴英雄,片中有非常多粗魯台詞。因為有許多粉絲是青少年,你在讀本時是否曾擔心,因為語言限制了進場觀眾?

R.R.沒有,我比較擔心這部片會努力朝向普級發展。現在有非常多超級英雄電影,也因為有這麼多的類型,才能讓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對我來說,這是一種全新的嘗試,總算有部超級英雄片是提供給年齡比較大的觀眾。片中的幽默感超級低能,也不是青少年不宜,還沒有到這麼誇張的地步;但同時,它也不用去迎合孩童市場,我覺得還不錯。

Q:你是超級英雄片的粉絲嗎?

R.R.當然,現在的超級英雄電影幕後有一群非常棒的電影工作者,不但故事精彩,裡頭的情節也很生活化。至於《死侍》是不是一位超級英雄,這點我先保留。他當然不認為自己是英雄。雖然有超能力,但他絕對不會把自己這樣歸類。

Q:過去幾年你參與了許多精彩作品,有沒有一部電影會讓你自己也尖叫說,「我終於達成了」?

R.R.我一直都是這樣啊(笑)。第一個作品就讓我有這種感覺,這也說明了我對自己的期待有多低(笑)。我在加拿大長大,在那裡開始參與電影工作,一開始的時候,加拿大跟美國使用的攝影機也不是相同廠牌。所以我還記得,第一次到美國工作時,我看見另一個廠牌的攝影機,那時我就感覺自己已經成功了(笑)。

在心底,我會給自己設定一些標準,雖然說出來也沒有人會理解,可是我還是會這麼做。好比那時,我站在《死侍》的拍攝場景裡,我在心底告訴自己,「喔!我辦到了。我花了一輩子時間在等待這一刻。」我也希望自己能保持這樣的心境,如果這信念消失了,我想,我也不會繼續這份工作了。

人生中最重要的事

Q:拍《狡兔計劃(Safe House)》時,是你第一次到南非?時間允許,你會帶家人過去?

R.R.不,我之前就去過了。我先去馬拉威然後再去約翰尼斯堡。如果有機會的話,我當然希望帶家人去,那地方超美,天空很魔幻,我絕對不會忘記那片廣闊的天際線!

Q:近期專訪中你常被問到,當爸爸感覺怎麼樣?這問題讓你疲倦了?

R.R.不會。我不會介意回答這問題。但應該是大眾對這件事感到厭煩。我很享受當父親,這問題也很容易回答,因為對很多人來說感同身受。對了,我女兒十二月就要滿一歲了。

Q:去年是你們父女的第一個聖誕節,她年紀還小,應該不知道耶誕禮物的意義。

R.R.我根本不用包禮物,我女兒最愛的是盒子,她根本不在乎裡面裝什麼。而且她也喜歡各種傳輸線,好比 iPhone 充電線,她可以一整天玩著它。

Q:可以談談你成為伯爵錶代言人的感想嗎?

R.R.:有些事情對我來說,意義重大。關於配件,人生中僅有幾樣東西,能讓男人佩戴一輩子,手錶就是其中一個。上次參加伯爵錶的 Polo Watch 記者會時,我就在我的錶背刻上了「J.R.」兩字,那是我女兒的名字縮寫。我希望能把我的手錶,傳承給我的孩子。

Q:你喜歡伯爵哪一點?

R.R我很高興我可以加入伯爵家族。我從小就知道伯爵錶,你很難找到其他更有代表性的品牌,能擁有如此的工匠、優雅、創意,你能看到他們的商品,早已成為永恆經典。我身處的領域,是一個每件事都很快被洗掉的地方,因此找到一些具有代表性、經典永恆的事物,對我來說是重要的。

關於電影與角色

Q:你扮演的許多角色都是「好人」,共通點是討人喜愛、性格幽默也很善良。你挑選這樣的角色,是因為他們讓你產生共鳴?

R.R.不,一點也不。我超想演壞人。有壞人出現的片段是電影裡最精彩的地方,我很想演,只是不是很常有這種機會。

Q:但觀眾可能會有點困擾,畢竟你那麼討人喜歡。

R.R.這就更棒了,因為這是壞蛋應該保有的特質。我希望自己扮演的壞人也同樣惹人喜愛。讓觀眾享受那種「逐漸討厭壞蛋」的過程。如果可以選擇角色路線,我希望自己扮演那種超討人厭的惡棍。

Q:工作時,那位明星曾讓你有過「這是我從小看他演戲的明星」,這種難以置信的感受?

R.R.丹佐華盛頓!在拍《狡兔》的時候,我們每天的距離非常靠貼近,那真的讓我印象深刻。還有海倫米蘭等等,總有明星會讓我有這樣的驚呼。而且他們會如此成功,有很大的原因是因為他們對待身邊的人都很親切。我記得海倫米蘭對我說的第一句話就是,「我超緊張。」然後我看著她心想,「你是海倫米蘭啊,你根本不需要感到緊張,我才要吧。你是女皇,做你想做的事就好。」那些片刻真的很不真實,花了一段時間我才理解,「其實我們都一樣。」雖然周圍有光照耀著我們,但我們還是有血有肉的人,都在電影圈工作啊(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