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ENTERTAINMENT 名人故事

賴雅妍,痛得真心才深刻

從嬌嬌女演到女同志,再演到女扮男裝,都讓賴雅妍成功詮釋了,也讓粉絲成了她的「後宮」佳麗三千。這次雅妍紮起馬尾在電影《一萬公里的約定》當起女教練,談了姊弟戀,「還是逃不過這種很 man 的腳色」,她笑說。

每次演完一部戲都會打開賴雅妍身上一個開關,啟動她對學習新事物的渴望。像是《等一個人咖啡》後她愛上咖啡,今年她甚至放下一切飛到維也納上咖啡課,「因為阿不思這個角色,打開我想要再多學一點咖啡知識的渴望,然後沒想到一學,就一直不停地去爭取可以上課,或可以學東西的機會。」

 

拍完《等一個人》後,賴雅妍再拍電影《一萬公里的約定》,她的「男子氣」開關就是在這段時間被啟動。片中她飾演的角色有三種身分:教練、大學生與一個類似母親的身分。為了詮釋女主角強勢的個性她去學了打檔車,為了讓自己的身形更接近長跑選手,跟著長跑選手林義傑特訓,「所以好像找到我某一塊,陽剛味非常足的那一面。開啟了某一個我可以演男生,很成立,而且很合理的一面,我覺得它是我接下《愛上哥們》前很好的預前準備。」

 

真痛才有感

 

因為《一萬公里》,賴雅妍也從同劇演員身上感受到久違的感動,男主角黃遠讓她印象最深、感覺最過癮,「他是一個非常要求真實的演員,跟他對戲的過程有被他感動,他的每一個痛,每一個跌倒,都是來真的。」

 

在戲裡雅妍飾演因為比賽受過重傷,心理與身體都受到極大創傷的角色,而每次到必須呈現因為舊傷受到折磨的痛苦感時,那些痛感就像親身經歷般襲來,讓她臉脹紅、青筋浮現,「我沒有這樣經歷過,只是去假裝自己有這一條傷疤,可是每次去想像角色遇到的意外,受的傷,都彷彿可以親身感受,可以真心地去感覺這個角色的痛,讓我覺得滿很過癮。這個角色很有故事,也是我會想要接這部戲的原因。」

 

做有正面能量的演員

 

很多人會問,賴雅妍還想要演什麼樣的角色,會不會很排斥再扮男裝,其實,這些對她來說並不是太重要,她在乎的是角色本身能夠傳遞的訊息,是否能夠呈現自己新的一面,以及能否帶給人正面的影響,她說:「講起來有點煽情,但我後來覺得,當演員最感動的一件事情就是,在任何的戲裡面,任何角色,或任何的演出,我可以散發正面的能量,那就是我自己想要呈現的。我們的工作好像有一點社會責任,如果,你的角色言之有物,觀眾catch到了,那就很有意義。」

 

而這次在戲裡,賴雅妍第一次挑戰姐弟戀,問她是否會接受年齡有差距的另一半,她給了一個微笑,接著說:「我選擇感情的原則是感覺重於一切,你所去想像的條件或是限制,它都不是條件也不是限制,其實就是感覺,感覺對了就好,無關乎他是什麼樣類型。」

 

最後,她給了幾家推薦的台北市咖啡廳口袋名單,聽她聊著在維也納上課的情景,也讓人期待她的下個作品又會把她的什麼開關打開,給我們更新的面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