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ENTERTAINMENT 名人故事

「我學會了怎麼讓自己快樂。」陳學冬,高冷男神的小時代

這個時代教會了你什麼?「我學會了怎麼讓自己快樂。 以前我需要別人帶給我快樂,但是現在我自己能去創造快樂。」

Edit / Ren 文字、圖片取自中國《嘉人》

陳學冬的微博頭像是一隻可愛的皮卡丘——愛搗亂的萌物。在二千萬級別以上的流量擔當小鮮肉帥哥明星,他是極少數的沒有用自己的臉做頭像的男明星,配合他在微博上的各種撒嬌打滾的發言,顯得很搭,再加上他與當紅暢銷書作家以及導演郭敬明一傳多年的緋聞,這只皮卡丘更顯得意味深長。
 
但私下的陳學冬是個不怎麼愛賣萌的人,基本上,他都冷著一張臉,包括說笑話的時候,這讓他從上到下散發著一種怎麼也養不熟的氣質——有時,這種氣質是明星氣質裡最吸引人的,因為有某種拒絕,又有某種冷冽,用李翰祥的話說,明星最重要的氣質是神秘。陳學冬是神秘的,他極少接受采訪,要採訪也是插科打諢,比如狗仔隊拍到某女明星深夜進了他的套間,隔天他參加洗髮水發布會,記者們問他和她在幹嘛?他說當然是洗頭啊,我們洗了一晚上頭,用力士……關鍵時候,不忘記代言品牌,甲方爸爸心里當然樂開了花,他住的總統套間裡擺了好多束紅玫瑰,小推車推進來的是無數的點心,那是一個敬業的代言明星應該收到的妥帖與細心。
 
拍照的時候陳學冬不大笑,他當然知道自己不笑的樣子很俊,在酒店拍照片,沙發上鋪著白床單,他坐在椅子上以極其熟稔的定格輕微地挪動頭部,不停調試著臉上的表情,身上披著華麗的黑色毛毛的喬治·阿瑪尼大氅,樣子非常之小時代,但一旦你和他坐下聊,你又發現他其實蠻愛笑的,他笑的時候,臉頰會收起來,顴骨下憑空出現幾道笑紋,這讓他看起來特別天真,這也許是他在鏡頭面前不大笑的原因,畢竟,90後粉絲們更喜歡的是他冷冷的那副霸道總裁的樣子。
 
 
世人都知道陳學冬能紅起來要托賴他的好基友郭敬明。
 
2012年12月,《小時代》片方公佈作家崇光一角由陳學冬飾演,那時他還一名不文,跑娛樂線的記者們搞不清他的來路,紛紛打聽,才知道他是溫州人,90後,畢業於上海音樂學院音樂劇系,2011年去過韓國培訓一年,據說因為他,郭敬明與當時的《小時代》的導演還大大地打過一回嘴仗,最後郭一氣之下,自己當上了電影《小時代》的導演,誰知歪打正著,反而成功地由作家轉型成了「導演」,從這個角度來看,兩個人倒真的是命格相合,互相促進。
 
陳學冬在《小時代》中扮演一個總愛拖稿的暢銷書作家,有評論家說他演的是郭敬明理想中的自己,還有好事者,把郭敬明現在的照片和陳學冬的照片放在一起,的確,越來越像,其實這也很好理解,所有作家的創作源自沒有完成的原始慾望,而自戀是其中最強大的一種觸發力,選一個很像自己但比自己完美的肉身去完成自己的作品,當然是完成願望的一種方式,而到了最新CG大片《爵跡》裡,陳學冬則完全擔綱了整部戲的主線,他在這部戲裡演一個被神選中的在封閉鄉下長大的小男孩,所有故事發生在一個叫奧斯汀大陸的地方,這片大陸上有四個帝國,每個帝國有七個王爵七個使徒三大白銀祭司,而這麼龐大的世界就等著陳學冬飾演的這個叫麒零的平民小男孩去探險去穿越,說起來,郭敬明對陳學冬的寄望不可謂不深。
 
這麼多年,關於他們倆的傳聞從來也沒有斷過,但兩人不以為忤,反以為樂,隔三岔五在微博上曬一下恩愛,其樂融融,這裡有某種屬於年輕人的輕鬆,也有某種屬於聰明人的通達,「誰沒有八卦之心,我也有,對吧……我不喜歡暴怒,我在初中之前經常跟小朋友打架的,但初中之後我都是用嘴。」
 
MC:「就逗他們?」
 
「嗯。」
 
確實逗比罵好,MC:「那麼,說說看,這些年誰對你的事業影響最大?」
 
「我自己。」
 
MC:「那不是關鍵點。」
 
「我知道你想問他,但是我不會說。」他笑。
 
漂亮的人笑起來說任何話都不招人生氣,更何況他還帶點俏皮,但你知道這一場採訪,關於郭敬明的一切也就只能到此為止。
 
做一個導演的御用演員,有好處,也有壞處,好處是知己知彼,共贏共存,「我喜歡跟自己合作過的導演、合作過的演員拍戲,因為比較熟悉也比較信任。」但壞處是一生一世綁在一個人身上,末免單調。
 
所以,陳學冬這些年,真人秀、電影、電視也都密密接個不停,畢竟,演一部戲的時間要比導演構建一部戲少得多,連國師張藝謀的戲他也去摻了一腿,對於忙碌的明星生活,惟一的抱怨就是忙,「幹不動了,真的是太累。沒有時間睡覺。」最近芒果台的一部電視劇,是一個年代劇,他在戲裡演一個高智商數學天才,「我團隊的人說你如果飾演了周崇光,為什麼要去演《解密》裡的傻子,你就好好地帥下去,把自己定住了,這一塊蛋糕就是你的了。但是我不想吃這塊蛋糕,這塊蛋糕我嚐過了,覺得味道挺好的,我想去尋求別的味道,不一定說我回來的時候這塊蛋糕就不是我的了,但是如果不去嚐一下,我永遠不知道那個味道是什麼樣的。」
 
去試別的,當然好,但也有危險,小鮮肉市場競爭極為激烈,年紀稍大的小生公開自嘲是老臘肉,身處名利的巔峰,還真有點戰戰兢兢如履薄冰,陳學冬終於肯板著臉說出整個採訪最正能量的宣言,「人是生於危難死於安樂。我覺得'戰戰兢兢如履薄冰'是一個常態,不管在娛樂圈還是別的地方都一樣有競爭,都一樣有壓力,看你怎麼去調整自己的心態,怎麼去把這個壓力釋放為自己的動力。」
 
MC:不是說好了是為了夢想嗎?
 
「有時候覺得自己累了,想休息了,一回頭,發現其實不是夢想在驅動著你,而是背後的深淵,你想回頭卻沒有辦法,所以你只能往前走。」
 
MC:「所以有時候做夢會不會夢到自己掉下深淵?」
 
「我不做這樣的夢,因為我覺得一個人的背後沒有深淵的話,一定是葛優躺在家裡就不出來了……因為我們這個圈子是這樣的圈子,在別的行業裡面,你可能回頭的時候是一個坑,可以跳過去,可以去選擇別的事,但是我們是沒法回頭的一個行業,我回頭了我可能就不知道要幹嘛了……」他滿臉無奈地一笑,往上翻了一個九零後最常翻的白眼。
 
 
MC:我試圖尋找一個26歲男人的深淵,「聽說你17歲就出道了?」
 
「沒有,網上亂說,還說我是模特,我那些年就拍拍廣告賺點小錢,為了當時自己的生活過得好一些,因為我不喜歡找家里人要錢。」傳說中娛樂業的美貌的男子都出身貧窮,可是陳學冬否認,「我家是比較有錢的家庭。」
 
MC:「比較有錢成什麼樣?」
 
「我家做了二十幾年的眼鏡,我出生的那一年,1990年,我爸每天能賺一萬元。」
 
九十年代每天賺一萬元的家庭太少了,所以他也曾經是錦衣玉食的小王子,媽媽是大美女,「我媽是一個被慣壞了的女人,那時候賺錢多,我媽到處玩,你知道那種黑碟,一張幾千元,家裡堆好高。」
 
只不過,好日子沒有維持多久,父母很快分開,「很小的時候穿得都是非常好的,後來長大了以後發現這些品牌跟我都沒有什麼關係,沒有人再買給我了,因為住在了阿姨家、爺爺奶奶家。其實我沒有享受到富二代的生活,而是我父母享受了富人的生活。後來我就想不如自己做富一代。」
 
「我和我媽關係好,我們像朋友,我媽說她命特別好,說她的命都是有男人養的。對,前半生靠老公,後半生靠兒子,她永遠是少女。」陳學冬半真半假地說起母親,通常,這樣不省心的父母就有省心的兒女,他從小成績不差,乖巧,又會唱歌,當特長生讀省重點,一路考進音樂學院。
 
MC:「高中的時候挺招女孩喜歡吧?」
 
「挺招的吧。」
 
MC:「你一般怎麼拒絕?」
 
「不拒絕。」
 
MC:「高中交過很多女朋友嗎?」
 
「我初中的時候就交過女朋友了。」他哈哈笑,不倦地和人逗著嘴,不緊張,任何時候,都不緊張,或者說裝得不緊張,而且盡力把它們當成玩笑說出來,似乎是90後的特點。
 
「其實我內心很痛苦,演出來的,因為我是好演員嘛。」他又逗。
 
MC:「這是90後的風格嗎?把所有事情都調侃一下,不那麼嚴肅。」
 
「你不會只見過我一個90後吧?你沒覺得我挺像70 後、80 後的嗎?我說我的思想……從我讀大學,身邊的朋友都大我七八歲、十來歲,但我們說話的時候沒有任何的代溝,跟我媽也一樣,跟家裡的長輩也是一樣,我們談正事,他們說這個產品怎麼樣,說我們有一個什麼投標、競標,我聽完他們的故事就會告訴他們這個事情應該辦,他們也覺得對……不是我聰明,是人一旦有邏輯,你做事情就不會錯。」
 
 
MC:「你的邏輯是怎麼培養出來的?」
 
「天生的,媽生得好,我也不知道,就感覺有些事情不合理就是不合理。」
 
某些時候,陳學冬顯得超有自信,某些時候又不,某些時候他喜歡照顧別人,某些時候也容易情緒崩潰,某些時候他是大明星,某些時候他是沒有長大的小孩。
 
「我非常沒有安全感,昨天晚上還找經紀人來陪我睡,可能最近太累了,有一瞬間我躺在那裡起不來,好害怕,掙扎了很久,醒過來就給他發信息,只要有一個人在旁邊就可以了,有一個信任的人,哪怕只刷刷手機,我就會睡得好安心。」他是一個十足的矛盾體,正如他看待這個時代。
 
MC:你覺得是一個最好的時代還是一個最壞的時代?
 
「在每一個時代,對那個年代的人都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差的時代,比如說90年,像我家里人,江浙一代的商人都是在那個年代起來的,那個時代是不是對他們來說是最好的?但對很多人來說那個年代也是他們最差的時代,他們下崗了。到現在這個時代,對我們江浙人來說是不是最差的時代呢?因為生意做不下去了,但對我來說又是一個最好的時代,你可以有更多的路去走。」
 
MC:「有沒有構想過以後的生活?」
 
「太年輕了,現在還不想以後的事情。」
 
MC:那麼身處在這個時代,你覺得生活教會你什麼?
 
「我學會了怎麼讓自己快樂。以前我需要別人帶給我快樂,但是現在我自己能去創造快樂。」他昂然地笑著,似乎看透了某種真相,穿越過深淵的聰明人,大概都是這樣的表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