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ENTERTAINMENT 名人故事

楊冪:「我不是弱的處女座,我不在意別人說什麼。」

從被動招黑,升級成自我調侃,楊冪這些年在聲色犬馬的娛樂圈風生水起。狂刷流量的時代,背負著流量小花的頭銜,也只有她如此半戲謔半認真地說,「我的目標是成為一個好的人民藝術女演員。」

Edit / Ren 文字、圖片取自中國《嘉人》

「這兩年我的工作量減少了很多,我覺得你的訊息該更新了。」對於在演戲上如何平衡快節奏和高質量這一矛盾,她坐在化妝鏡前的椅子上,一邊由化妝師在臉上化妝一邊糾正提問。
 
這是整個採訪中她最嚴肅認真的一次,大多數情況下,她更喜歡以調侃的方式交流。在她看來,2016年完成一部半電視劇,一部電影的產量,確實不算高產。
 
她穿白襯衫加淺藍色破洞牛仔褲,腳蹬一雙時髦的白球鞋。4歲演戲,16歲出道,已是娛樂圈老司機,衣品無可挑剔,整個人說不上世故老成,反而有點犀利 。調侃互黑是她與人相處的方式。對所有的問題,她都喜歡用玩笑的方式來回應,讓乍一跟恰似天的人不太容易適應這種語境。好像她也拿自己這 一點沒辦法,「我特別害怕煽情。」
 
 
髮型師拿出假髮,她輕快興奮地喊起來,「我要……」工作人員奇怪假髮和她的髮型相似,她何至如此興奮,她取笑,「它有劉海啊,這就是蘿莉塔! 」她給大家輪番戴假髮,把自己逗得咯咯笑。身邊人笑著懟她,稱「她就是個二貨」。
 
出了名網癮重的楊冪,她快速地接受了訊息社會的一切,並能精準地捕捉到網路時代對於一個明星的需求。她愛用網路流行語,自帶熱搜體質,用自我調侃和段子手的方式圈得一手好粉,當上了辣媽,卻仍舊是少女們追捧的模仿偶像。另一個極致是她是娛樂圈公認的成功老闆,與經紀人合夥開的公司已上市,所簽的一波新人正勢頭兇猛。
 
演技,就成了她最在意的。她試圖用作品證明自己,成為受認可的演員,不再喜歡被稱「勞模」,「少女」也成了太單一的詞,狂刷流量的時代,背負著流量小花的頭銜,也只有她如此半戲謔半認真地說,「我的目標是成為一個好的人民藝術女演員。」
 
成為女演員,而不是流量小花
 
有人說她不會演戲,是明星不是演員。這多半是因為她的每部戲都登上熱搜榜,人氣居高不下。事實上,她沒那麼享受明星光環,反而像個一直沒有得到老師承認的學生,有點意難平,「我的目標一直是做個好演員。」
 
2017年,楊冪主演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這部大IP玄幻劇在開年檔持續火爆,收視率雙台破一,全網點擊量突破250 億。楊冪一人分飾四角,對不同角色多重詮釋,備受觀眾肯定。她開心之餘,也不忘加入調侃劇情的全民狂歡裡。數千萬觀眾緊跟劇情,催促她飾演的素素快點跳「誅仙台」,她微博回應,「別急,馬上。」採訪時,再聊起這個梗,她又帶點遺憾,「當時應該收門票辦一個直播。」演的戲過去了大半年播出被熱議,她感慨,「我昨天還在想,當時完全沒想著大家的梗,嗨點會在跳誅仙台這兒。 」
 
 
世人對她的演技有看法,是因她曾經一年拍11部戲,瘋狂尬戲。但很多人沒留意到的是,從生完小糯米復工後,她有意地減少了工作量,2016年拍了一部半電視劇和一部電影,從7月到11月,四個多月的時間她只上了真人秀《真正男子漢2》,「我很久不用勞模這個稱謂了。」
 
奇怪的是,自帶熱搜體質的她,總給人造成訊息擁塞的真空感,在潛意識裡,大家依然覺得她很忙。所以,被問到如何解決快節奏和高品質作品的矛盾,她收起玩笑,難得地較真起來。
 
其實,她有比演技更值得拿出來說的特質,她的高效率眾所周知。工作人員說,「她不糾結,開會時商量好一起完成一個任務,在過程裡,她不猶豫,不遲疑,一心奔著目標去。」正在拍《談判官》的她經常5點鐘起來化妝,但她不抱怨,只是在聽說劇組某天8點開工時,會開心一番,讓人意識到,原來她也是怕早起的。
 
另一方面,她作為合夥人開辦的公司簽下的新人逐漸挑起大樑,來勢兇猛,《三生三世十里桃花》里迪麗熱巴、高偉光等數位新人表現搶眼,迪麗熱巴新晉加入了炙手可熱的真人秀《奔跑吧》。
 
她更在意的是演戲的那些事。
 
 
採訪前一天她還跟別人聊到了磨演技的方式,「很多人會要單獨拿出時間來放空、學習,卻不適合我。我很容易分心,對我來說,經歷更多的事,接觸各種各樣的人能讓我更好地理解角色。」
 
如此在意演技,大數據時代,自帶熱搜體質的她如何看待流量?她再次開起了玩笑,「我的目標是成為一個好的人民藝術女演員,而不是一個流量小花。」
 
「我足夠了解我自己」
 
因為流量對她來說,so easy。
 
從被動招黑,升級成自我調侃,楊冪這些年的經歷堪稱反黑的成功範本,無數人對她黑轉粉,把危機變契機,在這個聲色犬馬的圈子風生水起。
 
人們賦予她兩個獨特的標籤,一個是「自黑」,一個是「段子手」,面對負面新聞,她總能用自嘲的方式巧妙化解。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劇中每一個重要的情節,她在微博和粉絲一一互動,不時調侃,比如髮際線,「我是一個禁不起批評的人,如果你們批評我,我就去植髮。」
 
她不把這歸於自己的策略,而是遺傳性格。
 
 
「前兩天我回香港給小糯米麵試學校,這一輪是面試家長,淘汰率非常高。小朋友的面試已經過了。我爸那天問我說,你回香港幹嗎,我說小糯米學校面試家長。我爸說,那太好了,這一輪面試完了應該也就淘汰了,你拖了糯米後腿。你看,這就是我們家的相處方式。」她開心地笑起來。
 
作為處女座,自嘲不曾帶給她心理包袱,「那是弱的處女座,我不是弱的處女座。我不在意別人說什麼,可能我骨子裡某一方面有一點迷之自信,我並不在意別人給我的評價或抨擊,我足夠了解我自己,如果我覺得有些人說的東西不準確,我不會特意去解釋,懶得辯解。」
 
足夠了解自己,當然也足夠了解規則。
 
粉絲更愛她的段子手屬性,甚至把跟她互黑視為樂趣。她承認自己有微博小號,關注了很多段子手。 「我就喜歡這個!」 有時候她對著屏幕哈哈樂,工作人員之間互相開玩笑,「你說她在社交媒體上努力地去經營,往哪邊靠嗎?不是,她就是願意用這樣的方式跟大家交流。」
 
她的高情商也被廣為稱道。顯然,她很清楚怎麼跟別人打交道,即便只有短暫交往的人,也能和對方打成一片。這一點,從她的微博上得到大把印證。
 
 
狐狸、美人魚、捕手
 
真我和人設在娛樂圈永遠是個羅生門。楊冪就像給自己安裝了一個開關,劃出邊界,比如去年近四個月陪家人的時間,她歉意地表示不想聊細節。
 
這可能是被黑的後遺症,她在近幾年採訪中,幾乎不再講故事,語氣裡有一種下意識的自我保護,不像一般的媽媽多少有點曬娃狂魔的潛質,小糯米鮮少在她微博中提及。
 
「對我來說,私底下去哪兒都可能被拍到,會被拿出來講。家裡人的部分,我希望可以作為保留的部分,它不是我一定要交代的。」
 
千錘百煉,她經歷了怎樣的心理波折應對這個世界,無人所知,但一句「我把情緒戒掉了」,多少讓人心有戚戚。
 
「情緒有的時候會非常打擾你,它有點兒麻煩,傷人傷身體。如果要生氣,你有生不完的氣,有空哭的話,還不如去睡覺。」
 
她也從公司籤的新人身上看到了曾經的自己,比如棱角。 「他們會有小青澀或緊張,我覺得特別正常。人10歲、20歲跟現在肯定會不一樣。如果你還跟20歲一樣的話,那不是太悲哀了嗎?」但至於到底有什麼不一樣,她又覺得年齡只是個數字,「腰上好像有點小贅肉,其它沒什麼不一樣。」作為演員,她強調,「我心裡面永遠有一塊是不長大的,因為我要接受劇本的設定,要保持單純的狀態。」
 
 
但她又不喜歡「少女」這樣的稱呼了,「大家一直在說,我有點反感,我不想用某一個詞來定性自己。」被誇逆齡不好嗎?她狡黠一笑,「一般說年紀大的人才說逆齡呢。」
 
「狐狸、美人魚,誰更像你的性格?她笑著轉了轉眼睛,「還是狐狸吧。」
 
狐狸是她一個叫貓的閨蜜給她取的名字,一直到現在,楊冪還經常稱本狐,工作人員說她有像狐狸的地方,「工作的時候很聰明,私下裡經常犯二,會突然莫名其妙對身邊的女性工作人員摸一圈胸,像個無聊的小狐狸一樣愛惡作劇。」
 
只是,狐狸、美人魚,可能對她來說都太淺薄了。娛樂圈是個考驗運氣耐力情商的地方,看八卦的人不憚用最大的惡意去揣測明星,如何應對其中的風浪,楊冪很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麼,看似柔弱,其實她更是一個精準捕手。一線女星幾乎都有類似的成長軌跡,在不乏運氣的加持下有了超高人氣,繼而引來大面積的招黑,但熬過這個時期,而且總會熬過去的,那時候就是涅槃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