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ENTERTAINMENT 名人故事

管虎,我夢想大情大義的女人

《老炮兒》透過一個江湖老混混的身影,抒發一代人的感慨,雖說是兄弟的戲,但這當中的女人卻撐起了天與地,導演管虎說,那就是每個男人心目中的夢想。

採訪撰文(攝影)/林佳蕙 圖片來源/《老砲兒》劇照

1. 影評說電影中的老炮兒勾起胡同子弟的懷舊情感, 在北京成長的你,可否談談自己的經驗?

這其實不是胡同的問題,是整個中國的問題,我們千萬別陷在一種老北京的情懷裡,那不重要。倒是城市建築的拆遷過程,把一個時代的色彩過於快速的褪去之後,所有的城市面目都變得一樣、特色消失。不尊重環境的同時,人也不被尊重,好像老人早就該被淘汰了。建築在講話,我們希望這個環境能夠對電影起到講話的作用。

2. 但胡同仍是這電影的特色場景,你也為拍攝特別搭了胡同的景,有無特別的用意?

其實你看到的不是真正的北京胡同了,現在的胡同全翻新、旅遊化了,老炮兒裡的胡同有很多鐵管子、金屬排氣扇,文明侵蝕已經涉及到人的房前屋後了,快到床頭了,有這樣的壓力在。老一點或比較淳樸的狀態也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而是人生的自然狀態,其實是受了些扭曲,人不得不屈服。

3. 老炮兒年輕時代的江湖精神在當今的中國還找得到嗎?是否想藉這部片喚起大家對傳統的重視?

江湖的概念永遠都存在,我只是覺得在現在的江湖中,缺失了江湖中人應該有的珍貴品質,像是重友誼、孝順、尊重愛情…好像大家一路長大、一路在丟,這是城市化進程造成的

4. 這部片也描述了不少中年男性的心情,在這個人生階段拍攝此片,當中是否也有自己的心情寫照?

當時是因為事業什麼的都不太順,小剛導演的《1942》也不賺錢,我們都有點抑鬱,對社會、對人都有點不滿。電影總要有點提醒功能,我覺得隨著時代的進展,有些東西是不能扔的,所以有這個影片的構想。我從來不覺得自己快五十了,我老覺得自己年輕,所以這不是問題,我覺得那是大時代的問題。

5. 這部片雖著重男性情誼,女性角色在本片中也十分亮眼,你是否也想藉這部片抒發自己對女性的觀察?

那其實是一個夢想,許晴演的「話匣子」有著古中國女人傳統的、最好的典範,就是大情大義、不斤斤計較,這種女人在我們看來是完美的。所以她的角色就設定為沒有一紙婚約,她只是情意在,又是獨居的狀態,就像早年的寡婦,在這樣的狀態下,會產生一種奇特的情感。每個男人心裡都存在這麼樣一個女性形象,在現實的情況裡,北京地區確實有大量的這種女人。

6. 怎麼讓從來沒有戲劇經驗的吳亦凡進入角色?

第一次見面,連我這麼個大男人都覺得他挺漂亮,他就像我想像的「對手」。但我發現他沒有任何表演經驗,站位走路、最基本的都不會,你們看到亦凡的進步是非常巨大的。我請了三十個富二代演員陪著他排練、一塊玩,校正他的咬字。因為他要演的是富二代,一個人如果在那個環境裡時間稍微長一點,氣質上會有變化。

7. 請導演馮小剛來演戲,你們會不會討論戲該怎麼導的問題?

他其實是個明白人,剛開始第一天,一叫導演,現場有兩個人回頭,到第四天叫,就我一個人回頭。他一次都沒有和我討論,他高興著、享受極了。

8. 你考慮哪天自導自演嗎?

絕不可能。一次把一件事情幹好,對我來說已經很難了。

9. 結局馮小剛走在冰上的場景讓人印象深刻,可否談談這個場景的設定,靈感來源是什麼?

寫劇本的時候就決定是那樣,那四分五裂的冰,就是人生,你還得往前走,不能退。在那樣的情況下,不管多危險都得往前去,我覺得那是一種精神。

10. 接下來要開拍的新片《八佰》講述的是八百壯士的故事,對於這大家耳熟能詳的故事,你想為它帶入什麼新的觀點?

 

這和黨派、政治人物沒有關係,我看到的是一個非常奇特的戰役,一群人就跟直播一樣的,看另外一群人在裡面打仗,卻不知道發生什麼問題,這太吸引我了,我希望跟隨裡面的人,看怎麼去克服死亡的恐懼、經歷這個過程,我希望五十年後看這個電影還有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