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ENTERTAINMENT 名人故事

金馬54| 許鞍華&葉德嫻 站在時代尖峰的女人

採訪兩人之前,特地在前晚回看了《桃姐》,帶著葉德嫻在戲裡風中殘燭的模樣,和許鞍華的平實不渲染,前去與兩人會面。未料,飯店裡,兩人的裝扮,那可真是徹底顛覆了。許鞍華一派年輕港人特有的潮味,葉德嫻則是桃紅連身洋裝,亮麗得扎眼。而他們兩人,加起來已經要140歲了,彼此的人生更迭,看盡香港影壇半個世紀的風華。

採訪撰文/Moffy Chen 攝影/Cheng chen

浮生若夢,戲裡覓得知音

相隔五年,兩人再次於今年的《明月幾時有》合作,其實他們早在七、八○年代就認識彼此,在香港影壇的黃金時代,葉德嫻以歌手出道,但演遍了許多香港電影,劇情片或笑鬧片,都能看到她身影;許鞍華擅長文藝片,是香港新浪潮導演代表,在王晶喜劇電影當道的那十年,其實許鞍華很低迷,各種類型電影都受挫,直到1995年的《女人四十》終於被肯定。

兜了一大圈,兩人歷練了人生的輕與重,直到2011年的《桃姐》,許鞍華才找了葉德嫻來演,也憑藉此片讓葉德嫻重出江湖,笑傲東、西影壇,在全球拿下包括威尼斯影展、金馬獎、香港電影金像獎等十座以上影后大獎。在《桃姐》之前,十多年的時間,港人慣稱Deanie姐的葉德嫻消失在大螢幕上,她僅是淡淡地笑說「沒人找我,就不拍囉,過自己的生活嘛。」直到許鞍華找上了很久不見的葉德嫻,是偶然,也是註定,被世界遺忘的日子,沈寂久了,遺世獨立,內力深厚,演出平凡又堅定的桃姐一角,如同魂魄附身,再次一鳴驚人。我問她之前沒拍戲的時候都做些什麼,她笑說「其實平常我也是很忙的,我做事情做的細,好比擦桌子,一定要擦的乾淨,每件事情都這樣的話,日子一天就過去了。」其實她熱愛瑜珈,練了十多年,特別喜愛哈達瑜珈(Hatha Yoga)與艾氏瑜珈(Iyengar Yoga),她每天晚上9點上床,早上4、5點起來,這樣的作息,已經維持15年以上。

香港電影的良心

許鞍華導演曾5度榮獲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導演、3度拿下金馬獎最佳導演;葉德嫻曾獲2座金馬獎最佳女配角獎,更憑《桃姐》,再度叱吒風雲。兩位傳奇人物,看遍人生風景,於公於私都很有默契,許鞍華說《明月幾時有》中的方蘭(周迅 飾)母親一角,一早就決定要找葉德嫻來演,不做他人選。

《明》片講述的是四○年代日軍攻陷香港,風雲變色之際,周迅飾演的方蘭一角,協助一群避難的文化界人士躲過搜捕的故事。這是真人真事改編,擅長寫實題材的許鞍華,為此看了不下200多個故事,對於方蘭母女和大營救的故事最為感動。今年時值香港回歸20週年,葉德嫻曾參與「雨傘運動」,被貼上政治符碼,傳聞該片無法成為上海電影節開幕片,與此有關。有記者問到此敏感問題,許鞍華說找葉德嫻演出從未遲疑過,「大不了不拍嘛!」她哈哈大笑的說,她總是幽默又正面直接的回應這些尖銳提問,讓媒體有梗,自然可以轉移焦點。

許鞍華執導的抗日片,有文人的遼闊悲鳴,但少了男導演特愛的激情特效,也沒有女導演詠嘆的兒女情長,她總是不偏不倚,影像風格總是冷靜,她所拍出的眾生相,即便是荒謬淺薄的社會百態,也不批判,不偏激,如實呈現。末了,你卻能感受到導演善良而溫暖的心。即使她說,電影對她而言僅是「生計」,但她的每部作品鋪陳開來,便立體形塑出她的溫厚仁慈,尤其擅長描寫時代巨輪下的小人物故事,難怪被稱為香港電影的良心。

在馬不停蹄的宣傳行程午後,兩人終於鬆口氣,喝杯咖啡,與我們聊電影,聊角色,和日常中一點兒平凡的細瑣事。

你們會怎麼形容彼此?

葉:導演在片場是權威。(會教妳戲嗎?嚴格嗎?)導演會教我戲,也很嚴格,不是對我兇,對其他的男生兇一點。

許:我在片場是個好人。我是女性主義。(笑)

許:她是個好人,好到不用裝。心地很好,幫了你也不事先張揚,事後也不說。

「母親」這個角色是導演很多部片處理的命題,也是Deanie姐演過好多次的角色。現實生活中,母親對你們而言是什麼?

許:《明月幾時有》這個是歷史,有很多故事都有寫出來的,我也去找了很多個故事來看,我覺得最動人的那條線還是媽媽跟女兒。跟我媽媽住在一起差不多50年了,之前還有爸爸也一起,但是爸爸1976年過世了,所以媽媽算是我最了解的人,大概是如此,所以有什麼媽媽的角色,我的潛意識很容易就融入。

葉:我都不記得我演過幾次媽媽了(笑),可是現實中的媽媽很不好做,我看到很多人其實會生,但是不擅長教育,也因為這樣造成很多社會問題。我自己都太早做媽媽,覺得在生活中,媽媽這個角色我扮演得並不襯職,到現在都還沒學會怎麼做好一個母親,也已經很少跟孩子聯絡了。

兩位都已經七十歲了,心情如何?

許:心情比以前好,因為你已經沒什麼前途了(大笑),所以就輕鬆了,如果早一點這樣想就好了。

葉:人生七十對我而言沒分別,健康比較不一樣,但自己想要要求的東西、保持的事情,每天還是可以穩定的。我喜歡瑜伽,已經做了10多年,現在還喜歡舉重,可以維持肌肉線條。很愛瑜珈是因為好像入定,很平靜。我每天晚上9點睡覺,早上4、5點起床,我現在早上不去健身房,就是在散步。

導演現在沒事的話在做什麼?

葉:她打功夫的。

許:最好什麼都不要做(笑),有空就睡覺,找故事看,不然就上網,看看臉書、微信。

兩位現在覺得最理想的生活是怎麼樣?

葉:我覺得我現在就過著理想的生活。我不覺得我忙,但就是很多事情做,充實,我做事很慢,像擦個桌子都可以擦很久,所以一整天下來也好忙。

許:我已經不追求理想生活了,有理想就有標準,就有高低,我現在已經不想這個了。

現在的妳,會關注什麼事?

葉:每個階段不一樣,現在我還是認為盡量去做「十全八美」(港譯,盡善盡美之意)的人,除了自己,還要看看有什麼其他事情我們可以做。這半年常常會想到新聞中看到的,8歲女孩嫁給45歲男人,第二天就死了。這樣的事情我還是很難平復,我會想,要做些什麼才能改變這樣童婚的傳統。

許:現在的我還是有很多東西想做,想學,常常覺得我的精力不夠,時間不夠。

如果人生中可以改變一件事,那會是?

許:我應該在20幾歲時跟同學去環遊歐洲!

葉:不要做演員(笑)!

 

11/25(六)金馬獎獨家線上直播   >>   https://tgh.marieclaire.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