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ENTERTAINMENT 名人故事

Angelababy:「我只是一個特別普通的人,不值得被高估。」

Angelababy 不端著自己,也不兜售別人的期待。她可以在舞台上耀眼,也可以在生活中隱去。她收獲了超過了一般女孩更多的影響力和名譽,也承受住了外界的追捧、質疑和消費。

攝影/KaiZFeng 馮志凱  造型/MixWei  編輯/許璐  撰文/王燕青

Angelababy 第一次見到她的短髮造型,幹練、利索,又帶著些許淘氣。 
上海的秋天,梧桐樹沙沙作響。和平理髮店的老闆掀開簾子從裡間走出來。簾子上方的墻上寫著「美髮室」三個字,不太規整,散發著隨意,像慵懶的上海美人。不足十平米的廳堂裡擠滿了人。他站在角落,看著眼前這些忙碌的攝影師、造型師們。
Angelababy 步子不大,嗖地一下走進了美髮室。
她的短髮造型讓人耳目一新。她隨興,常常說「真的假的」、「順其自然吧」。但即便如此,她的內心深處大抵也非常希望有令人「哇」一聲的改變。為此,她卯足了勁兒。 
留給她的空隙並不多。人們對偶像的追捧、質疑、消費、想象裹挾著她。或者說,塑造了她,讓她成為了流量擔當、話題女王。而她明明才29歲。
被固化的偶像
「我最強大的支撐就是我不服輸。」這是 Angelababy 的性格底色。一個人無論走多遠,很多東西深藏於內心是不會變的。
小學五年級之前,Angelababy 愛玩,疏於學業,成績上不去。老師請家長談話,媽媽常常氣得扯著她的辮子回家。她的辮子還是從小學一年級開始留起的。本來短髮的她和媽媽出去,媽媽的朋友說,你兒子長得很好看。她一聽就決定留長頭髮。
媽媽扯著她的辮子,她也不哭鬧,但心裡默默地發誓,「我一定要讓你們大跌眼鏡」。當所有人都認為她做不好一件事時,她「偏偏就要做好」。五年級升學考試,她考進了重點班,還當上了中隊長,從全班最後幾名到年級前十名。她不是在意別人的看法,而是想向在乎的人證明自己的價值。這個過程讓她獲得一種成就感。
對那些非理性的否定和質疑,甚至詆毀,她早已學會辯證地對待,「是傷害,但也是一個成長的過程」。從她在香港出道當模特兒,她習慣,並適應了這個圈子。不管別人怎麽說,Angelababy 都會提醒自己,我是誰,我該做什麽。
她的努力有時候事與願違。她把一天當兩天用,希望在眾多作品中產生代表作。她不是科班出生,只能在實踐中一點一點去摸索和掌握當一個演員的力度、分寸,甚至與角色的抽離感。
但人們想到她就想到跑男。《奔跑吧兄弟》這檔綜藝節目從2014年開始讓她紅透半邊天。雙刃劍吧。要知道,這個時代誰都不是孤島。綜藝節目中敢哭敢笑、會玩搞怪的 Angelababy 向外界傳遞了她真實的一面,但也因此形成了綜藝時代的偶像固化。

欲望在成長

她在《欲望之城》裡遇到了吳秀波。她看了劇本,覺得關於「欲望和幸福」的故事太真實了。她跟身邊的朋友講這個故事,他們從中都看到了自己的生活。她要演一個職場女性,從經歷感情糾葛到度己度人,成長為內心強大而飽滿的女強人,像極了「演員」這個職場。
吳秀波帶著她,「不管是圍讀劇本的準備功課,還是現場拍戲環節,她(Angelababy)都是很早就來,認真徵詢前輩的意見,對自己的表演精益求精。」Angelababy 合作過的男演員,還有梁朝偉、金城武、黃軒、陸毅等,她起初擔心自己的表現,怕自己演得不好,放不開。
在《擺渡人》中,她有一場跟熊黛林拼酒的戲,30秒喝掉50杯冰酒。導演王家衛跟她說,為了表現鬥酒的氣勢,喝完以後要把杯子砸在桌子上。一砸,一臉的冰渣。心底有個聲音冒出來,「我有沒有為一個人拼過命?」那場戲,她用足力氣去表現。
就在《擺渡人》公映之前,Angelababy 憑藉《尋龍訣》拿下了2016年度大眾電影百花獎最佳女配角獎。這是她意料之外的事。鋪天蓋地的質疑湧向這個獎杯。她只能安慰自己,做好本分,至少對得起自己,「一直被否定」,但不能放棄。
每個時代偶像有自己的命。新思潮、新偶像、新價值不停衝擊過往的認知和判斷,你明明創造了它卻又無所適從。
吳秀波把 Angelababy 帶進了一個演員的情緒表達中。演電影時她沒法把自己放在整個故事情節中去理解自己的角色,而電視劇,看過太多次劇本,「已經把這個人的一生都看透了」,頓時沒有了「下一秒未知」的悸動,表演中沒有了本能的第一反應,「其實心裡會有一點麻木」。吳秀波是一個好的情緒交流者,能在對戲中激發 Angelababy 的情緒,「給我很多新的東西」。
吳秀波告訴她表演到底是什麽。這深深地觸動了她,「拍戲學到最多的一件事情就是盡量保持真實的自我」,「你一定要去達到的那些東西,不管你達不達得到,都會顯得用力過猛」。
經歷過成長才有可能蛻變,「把外邊那層皮蛻了才能有變化」,下一刻就要發生。
我不值得被高估
多數時候,Angelababy 都以甜美的形象站上舞台。熱鬧的人們不會停下來聽一聽她的呢喃,想一想她在如何走向更好的自己。
「我只是一個特別普通的人,不值得被高估。」凡人在這個時代被舞台放大,被記憶更新,說不清誰選擇了誰。Angelababy 曾經期待有時光機,讓她看一看30歲的自己。她不回溯過往,「因為我是一個更期待以後的人」。她說的「以後」猝不及防地來到了跟前。30歲之前,她從事了自己熱愛的職業,經歷了結婚生子的人生軌跡,她遇見了愛情,也磨礪了青春。
有時候,她不知道該怎麽面對人生的突變。外婆的離世是她30歲之前感到最遺憾的事,外婆從小教養她樂觀、感恩,她懊惱事業剛 起步的自己沒能讓外婆過上好日子,也明白了一個人活著不是只要過好自己的人生而已,還要「對家人負責」。比如兒子小海綿的出生。她興奮而忐忑,內心沒有做好充足的準備,又用行動去努力當好一個新角色。

只要沒有工作,她都親力親為24小時陪伴小海綿。她像每一個普通媽媽一樣,學習怎麽幫孩子擦屁股、換尿布,出門變成大力士抱著小海綿;看著小海綿睡熟,她會不由自主地笑起來。生活的充盈讓她感到踏實。她又對此有擔憂,擔憂小海綿長大了別人告訴他,你媽媽好像沒什麽好作品。
她想成為孩子的榜樣,用實際行動告訴他,未來的日子裡,要獨立一些,也不在乎做什麽職業或者掙多少錢,但要成為一個好人,「成為一個對社會有用的人」。
時間是漁網,撒在哪收在哪。這是 Angelababy 的座右銘。她盡自己所能去幫助一些人,「看著他們開開心心的,我也覺得挺開心」,她不在乎這幫助有多崇高與偉大。
靜靜地守著一座城,度過一段時光,即將而立的 Angelababy 學會了享受生活的淡然。她描述起出生的這座城市,上海,「去哪兒都挺方便的,也不算特別堵車,想吃什麽,買什麽也很方便」,她還喜歡上海古典與現代的融合美,「這是一個包容性很大的城市」。

她不端著自己,也不兜售別人的期待。她可以在舞台上耀眼,也可以在生活中隱去。她不去計劃明天,覺得當下就是最好的。她想要按照自己的意願選擇喜歡的方式去生活,身為公眾人物很難,「(但)我需要承受這個東西」,因為她收獲了超過一般女孩很多的影響力和名譽。
她並不知道未來會面對什麽,只知道愛惜自己的羽毛,尊重自己的專業,讓個人影響力發揮更大的價值,這也是對時光最好的回饋。
現實軌跡的殘酷性在於,它能快速地用產業化的手段複製很多個「Angelababy」,她們青春靚麗,個性鮮明。但是每一個都不是她。
她就在那。 
「哎,你幫我拿什麽什麽過來!」從小一起長大的閨蜜還是這麽招呼她。 
「而我還是會乖乖地拿給她,成名後我們的關係也沒什麽變化。」她活出了自己的本色,期待更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