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金高銀|Heart of Craft

SUBSCRIBE

ENTERTAINMENT 名人故事

金馬55|演出另一片天空,盧廣仲

首次入圍金鐘獎,拿下最佳新人以及最佳男主角獎,加上幾座金曲獎的榮耀,盧廣仲可謂演藝圈勝利組。今年獲邀為金馬伯爵優秀獎評審委員,「國民長孫」盧廣仲要用他不同的角度,選出佼佼者。

採訪撰文/廖崇捷 造型/陳君農 攝影/Hedy Chang 化妝/偉文(美少女工作室) 髮型/Sunny(Flux)

金馬55|演出另一片天空,盧廣仲

2008年發行首張專輯《100種生活》,那年他才23歲,音樂裡生活化的樸質性格,帶著舒適的文青調性,一把吉他,幾首琅琅上口的暢銷曲,盧廣仲的成功,給了當時就讀大學一代的年輕人們不少正面力量,那種沒有距離的調調,出道這10年來一直沒有變過,擁有一大票死忠歌迷,一點也不讓人意外。當瞿友寧導演帶著《花甲男孩轉大人》的劇本登門時,心中多少有些不安,從沒有演出過主要角色的盧廣仲,過去大多以客串的身份在戲劇中現身,表演對他來說,是一種全新形式的創作,更是一次前所未有的挑戰。《花甲》電視劇版播出後,獲得廣大的正面評價後,很快就有了電影版,最終累積票房突破1億新台幣。

金鐘獎上不可置信的感動興奮的模樣,透過屏幕都能感受到盧廣仲心臟噗通噗通的跳動聲,回憶起那個晚上,盧廣仲讓人感到最受用的一句話,不是顏值問題,而是繼續堅持夢想,總有一天屬於你的東西,怎樣都不會從口袋裡飛走。音樂上的老鳥,影壇中的新生代,盧廣仲在演藝圈佔了一個與眾不同的位置。

我不是一個好演員

再次問起金鐘獎得獎心情,廣仲依然相當謙虛,圓圓大眼鏡的後面,看得出誠懇的眼神,「因為是第一次當男主角,一切都得歸功於整個劇組,我自認為不是一個好演員,但是我有非常好的導演、劇本以及對手,所有人都在幫助我,支持我完成表演,拍戲過程中學到很多,也非常榮幸有這樣的機會。」靦腆的笑容,對於演戲這檔事兒,經過了《花甲》的洗禮,廣仲似乎領悟了不少,本色演出要能吸引人,除了角色本身夠有力度,當然演員的魅力也是關鍵。

無論做什麼事都是一樣,千里馬總得遇上伯樂才有機會發光發熱,與瞿友寧導演的相遇,是廣仲演藝之路的另一個轉捩點,令人好奇兩人是如何搭上線的?廣仲說:「導演有來看過我的演唱會,他認為我以歌手身份在台上如此自在,覺得我是個感染力很強的人,照這樣的邏輯來看,在鏡頭前應該也很能讓人信服,所以當我下定決心要挑戰演戲這件事情時,我給自己的期許就是首先不要讓導演失望,加上他也很有耐心,我有不懂或是過不去的地方他都會示範給我看,讓我很安心地成為戲裡的那個『鄭花甲』。」

歌手與演員之間

「表演慾望」不是一時興起的,不只單就於演戲這件事,在歌手舞台上十年的經驗,在潛移默化之中,也是累積實力的過程,他說:「龍祥電影台影響我們這一代很深,經常看周潤發、周星馳、劉德華的電影,在潛移默化之中,這些演員的表演就變成了某種養分,後來自己在舞台上有些演出,不知不覺就會把那些哏拿出來用。私底下也常常會在親朋好友面前搞笑什麼的,也算是一種演戲的培養吧,後來在拍戲之前有去上了幾堂專業的表演課,後來才真正明白,原來演戲跟唱歌都是分享能量的過程,利用起承轉合的方法去運作。」

身為創作人,將作音樂的邏輯轉化到演戲上,廣仲也有一套有趣觀點,「寫歌和處理角色也有共通點,那就是觀察,音樂用把觀察的結果化作旋律或是歌詞,而演員則是把觀察對象的靈魂加諸在自己的身體上,在鄭花甲身上也有我自己的創作,諸如說話的方式、走路的姿態等等,作音樂與演戲兩者之間的創作很微妙,但其實都是相通的。」

在故事中找到感動

聊起自己心中經典電影片單,廣仲毫不猶豫地說:「朱賽貝托納多雷的《新天堂樂園》,從故事到配樂,都讓我相當感動,劇情內容和我自己很像,一個鄉下小孩大大城市去工作,多年後重返家鄉的一些感觸,加上義大利音樂大師顏尼歐莫利克奈音樂的感染力,到現在想起來都還是很震撼。另外還有《海上鋼琴師》,讓我印象深刻的作品音樂性都很強。」

這次擔任伯爵優秀獎評審,心中有那些評判的標準呢?「老實說,我當評審的機會不多,先前只有當過一次音樂創作比賽的評審,嚴格說來這次是我第二次當評審,心裡其實是很緊張的,可能專業電影人會從技術層面去評選,而我的話可能就會以創意面去看,能被哪部電影打動,就會投票給誰。」

踏入影視圈,盧廣仲算是幸運地跨出了一大步,問問是否還有想挑戰的角色或劇本?「其實我都還滿樂意嘗試的,如果瞿導未來還有很棒的想法,希望還能一起完成不一樣的作品。」廣仲充滿期待地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