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ENTERTAINMENT 名人故事

楊乃文:「改變別人不如改變自己,相對來說改變自己比較容易。」

九O年代末橫空出世,充滿爆發力的獨特嗓音,一唱就是二十多年。從鏗鏘有力的《ONE》到靜謐絮語的《離心力》,歌詞旋律中流瀉出的情感,慢慢用經典堆疊出的,是屬於不同世代的共同記憶。

採訪撰文/廖崇捷 攝影/Hedy Chang 造型/Tob Yang 化妝/陳詩晴 髮型/Jacobs Hsieh@Zoom

三年沒有發片,即將在今年11月15日發行第八張個人專輯《越美麗越看不見》,對於楊乃文來說,今年是極具挑戰的一年。到中國參加《歌手》、《蒙面歌王》大型歌唱節目,一方面是知名度的累積,另一方面也挑戰她性格組成中,最為脆弱的敏感神經,那個名為「舞台恐慌症」心魔。她坦言,「舞台恐慌症」一直是自己跨不過的坎,儘管資歷已是前輩等級人物,但每一次上台就像是新人般,站得直挺挺地,不是因為特別想表現舞台性格,而是真的很緊張,「小時候剛到澳洲時,在週會上得用英語對全校說話,或許是發音問題吧?當我說完後,台下哄堂大笑,讓我對在眾人面前說話這件事,感到異常困難,唱歌也是。」「勇敢」這件事對她來說,是從那個週會至到今天,不斷被考驗的意志力。

銀絲碎花洋裝、金色綁帶手鐲,all by Chloé
銀絲碎花洋裝、金色綁帶手鐲,all by Chloé

不喜歡自拍、出道至今只上過小燕姐的談話性節目(主要受訪者是陳綺貞),身為一個「藝人」,除了唱歌,她什麼也不多做,與其說她高冷、不可一世,不如說她很清楚大家欣賞她的角度,因此更能心無旁鶩地把音樂做好,「為了拍照,其實我經常在鏡子面前練習自己的笑容,但是就是覺得不好看,很詭異。」對她來說,儘管「應觀眾要求」,得在穿上藝人身份的分秒,滿足每個超越她理解範圍的要求,褪去華服與妝容,本質上的她,是在這個世界的普世價值中,對這一切人事物,有著獨特信仰的女人,獨然於世,堅不可破。

銀絲碎花洋裝、金色綁帶手鐲,all by Chloé ;黑色皮手套,JUNEYEN
銀絲碎花洋裝、金色綁帶手鐲,all by Chloé ;黑色皮手套,JUNEYEN

眼見不為憑

「外表是顯而易見的,但人心或是作為,不表露在肉眼前的東西,往往都是最美麗的。」在被表象限制住的世代中,談論「美」這件事,經常是先透過外在引起興趣,進而才有動力深入「認識」自己想要知道更多的部分,事實上這是很矛盾的一件事,從古至今都是,楊乃文在這個時間點,透過新專輯拋出了這個議題,就是想回到「人」的本質上,去探討在這個時代中的美麗,究竟我們對於美麗的認識有多狹隘呢?不同事件造就對於某個人的觀點或印象,往往都會回到相同的基礎點上,她說:「因為人的本質不會改變,但是有時得隨著周遭的事物調整自己應對世界的方式。」當狀態不同,依舊能把持住自己的世界觀,並且用這樣的態度去面對一切,是那麼樣的真實,無所罣礙的純粹。

在這樣的條件下,對於楊乃文私下不熟悉的人,所謂的冷酷、不好親近一下子就被推翻了,不為人知的實際日常案例,諸如工作時請工作人員喝蔬果汁、下雨天逛街替經紀人撐傘、說話時眉宇間不帶任何偽裝,正所謂越美麗越看不見,原來楊乃文多年來早已經實踐了這個論點,一點一滴由內而外形塑出,我們不知道的,隱身在世俗標準背後的「楊乃文」。

找到自己的方式

歌手身份多年,對她來說,其實一直是個很掙扎的事情,「當藝人這件事情一直都不是單純的,不是只要進錄音室或上台唱歌就好,很多事情不是自己能力所能夠解決的。」歌手這份事業,除了要有音樂上的才華,還得有生意頭腦,回憶當年第一間公司「魔岩唱片」瓦解時的那份緊張感,又再度湧上心頭,幸好她的才華,沒有因為當年事業停擺而被淘汰,在這個圈子裡生存,她總能找到自己生存的方式。她接著說:「很多時候我接受採訪,後來報導出來發現有一半的意思都被誤會了,並不是我想要表達意思。」那不會去反駁,或是去為自己解釋嗎?「沒有必要反駁,每個人可以理解另外一個人的能力不一樣。改變別人不如改變自己,因為改變別人是幾乎做不到的事情,相對來說改變自己比較容易,這如果害怕被誤解的話,就別講吧!或是不去在乎就好。」

不在宣傳期、不跑節目的時候,每週運動5天,從重訓到空中瑜珈,每一樣都做好做滿,笑說自己先天條件不差,但是隨著年紀的增長,地心引力絕對是這世界上最殘酷的自然法則,「十幾年前開始意識到運動的重要,然後開始慢慢的,在飲食方面也會特別小心,每天要吃5種蔬果加上喝水2800C.C,老實說我真的不愛運動,但一想到不運動的下場,就不得不動起來。運動是自我挑戰,每一次結束後,都會拍自己肩膀說,Good girl,妳又完成了一樣大事!」

誠實白玫瑰

對於感情,依舊在心中留有位置,期盼對的人出現,「我還是很期待愛情的,只不過目前還沒有遇到自己理想中的那一段。對於感情,過去在我心中有一套非常高的道德標準,但後來我發現,生活真的不可能非黑即白,去喜歡那個灰色地帶,會更有樂趣。」而在過去的感情經驗中,通常是愛對方比較多的那個,還是對方愛自己比較多的那個呢?她說:「這個問題很難回答,因為要說自己愛別人勝過愛自己的話,有時候你用自己的方式去愛別人,但對於別人來說並不一定是好的。感情就很像是雞生蛋、蛋生雞的大哉問,也不是結了婚就會有答案的。誠實地面對自己內心的聲音,千萬不要騙自己。」

回到大主題,問問乃文覺得自己像什麼樣的花?「白玫瑰,儘管它的花語是純真,是我失去已久的東西。」她開玩笑地說著。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