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ENTERTAINMENT 名人故事

【獨家專訪】最浪漫的男人林宥嘉,用〈少女〉跟老婆深情告白

因為跟老婆出演的MV〈少女〉把一眾歌迷閃到不行,以前那個特別低調的宥嘉,在結婚生子之後,敏感又深沉的憂鬱男孩,因為時光淬煉,蛻變成了一個最浪漫的男人。

採訪撰文╱李昭融 攝影╱Zhong Lin 造型╱Yii Ooi 髮型╱Johnny Ho@HC 化妝╱Nina Yeh

今天的拍攝很特別,因為從一開始,宥嘉就說要做點不一樣的,跳脫框架的拍攝。入行超過十年的他,坦言「現在只做有感覺的工作」。重視作品質量和穩定度,他一直是音樂圈裡很特別的存在,獨樹一格的迷幻清新嗓音,更奠定了華語音樂的流派──宥嘉式情歌。

戀愛的男子每一個都是少女

從〈傻子〉〈成全〉〈兜圈〉到〈天真有邪〉,這些叫好叫座的作品,絕對可以投射出創作者當下的心境,對於用音樂誠實反映內心階段的林宥嘉更是。睽違三年與黃偉文老師合作的新曲〈少女〉,歌詞裡有著滿滿對妻子丁文琪的愛慕,成為愛情最佳背景音樂。把妻子寵成少女的他,真實世界中,正經歷一場不會完結的,平凡又真實的浪漫生活。「戀愛的男子每一個都是少女,這句歌詞的確蠻像我。」宥嘉說,其實〈少女〉歌名的英文翻譯並不是 girl,而是 Otomen,有少女心的男生,靈感源自菅野文的漫畫《粉紅系男孩》。「這個詞在英文裡找不太到,後來才發現日文裡有這樣的說法。」

光是鮮活甜蜜的歌詞就可奉為經典,這首帶點當代復古感覺的曲子更是宥嘉認真磨出來的作品,Lofi 質感和合成器的使用,甜而不膩,跳脫當下華語歌的禁錮。「我一直想做這種節奏類型的音樂,這樣的音樂從七○年代到現在都有一些軌跡,比如說 Motown,比如說日本的 City-pop,都算節奏音樂的變形,這首歌比較像是延續這樣的調性,轉化成另一種感覺。」

人生進程階段

〈少女〉當然是一首寫給愛妻的歌,裡面的字字句句都是在和愛妻告白:「最好生一兩個孩子╱來複製我們的樣子…你和巧克力╱為什麼永遠吃不膩」。從認識、相戀到一起生活,宥嘉說:「我們就是一對很平凡的夫妻,只是顏值比較高而已(笑)。」

被網友瘋傳的川島小鳥掌鏡婚紗照和夢幻至極的輕井澤婚禮後,宥嘉和文琪的確如歌詞所寫,生了「酷比」和即將出世的孩子來複製他們的樣子。問到有了小朋友後生活有改變嗎?宥嘉說:「出門的時間要搭配小朋友的作息,這個是最大的不同。當然因為年紀或是階段改變,心理狀態一直在變,會有不同的感覺。主要是小孩影響你的生活方式,心情就會跟著不一樣。」


《idol》是我的代表作

自2016年那張廣受好評的《今日營業中》後,宥嘉就一直忙於《idol世界巡迴演唱會》,他坦言,那場演唱會的確是出道十年最好的總結,也將他心裡所想的好好展現給大家。

於是那極為文藝的LED屏幕、神秘壯烈的氣氛和宥嘉變化多端的聲線,宛如大型裝置藝術,也猶如一顆原子彈,轟的一聲,帶給華語樂壇強烈衝擊。「如果說我人生有三個代表作,一是讓我被認可有給歌曲二次生命能力的〈成全〉、二是在原創方面貢獻的〈兜圈〉,最後就是《idol世界巡迴演唱會》。因為這個演唱會我同時也是總監,除了音樂是擅長的風格之外,演唱會的氛圍更是非常林宥嘉;我喜歡的審美、講事情的方式和一切的一切,都可以看到、聽見真正的我。」

這場演出的確開啟了華語演唱會的先河,以往的演唱會,較多傾向歡鬧的派對氛圍,但《idol》從最開始坂本龍一的音樂就帶來神聖的氣氛,甚至是前衛的嘗試。「這場2018年底的演唱會最厲害的是,在這之後,很多的華語演唱會,在舞台、硬體、氛圍呈現的方式都有點類似的審美,我們沒有想到可以感染這麼多同業的人,這是極大的肯定。」


我是樹老師

2018年,宥嘉與老蕭成為《聲林之王》的首席導師,這個節目告訴了他,如果自己身為一個教育者,會是怎樣的風格。「我覺得自己天生是個很好的推銷員,擅長挖掘的優點,除了自己,我反而沒有這麼會推銷自己。我是一個看事情很準確的人,這是一種天賦,但同時也是不能用在自己身上的詛咒,因為我是一個太浪漫的人。」

宥嘉說自己只要很客觀地觀察,就能夠知道大眾是否喜歡、藝術層面是否足夠。「當我在導師台上的時候,就想要告訴觀眾這個參賽者哪些方面很不錯,但後來覺得老師的角色真的會累,很辛苦,要對不同的人付出大量的感情,但他們終究會離開,後來慢慢理解到這件事情,才逐漸釋懷。

提到與老蕭的合作,宥嘉坦言,能夠跟老蕭合作真的很棒。「我們的性格很互補。就像《聲林之王》裡面,他的屬性是獅子,我是樹,其實講起來滿有意思,獅子就是萬獸之王,像辛巴一樣帶大家衝上山頭。然後我不是樹老師嗎,但我覺得自己的角色不是一棵樹,比較像是整座樹林,可能因為我的個性比較內斂、比較沉,所以在節目上會跟老蕭有種微妙的平衡。」

 

擁抱自己的浪漫

除了緊鑼密鼓地籌備萬眾期待的第六張專輯,宥嘉說,他現在只喜歡做有趣的、有感覺的事情。「我不喜歡接很多工作,即便賺錢商業的也是,我比較喜歡把一件事情做得很好,要不然會變得庸庸碌碌。我覺得對於什麼事情都要有感受,沒有靈魂的做事方法,反正就不是我的風格。」

宥嘉說自己做音樂的時候很有邏輯,但同時也照著感覺走,「理性和感性並存,這樣才夠浪漫啊!藝人做任何事情都會牽扯到大眾情緒,藝人丟出來的所有東西,其實都是跟個人情緒息息相關,我想,我適合作藝人就是因為夠浪漫吧。」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