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ENTERTAINMENT 名人故事

【台北女孩】「低級失誤」插畫家鍾逸婷,純情日系漫畫幻夢的掌舵者

在臉書和Instagram各有兩萬多粉絲的「低級失誤」,讓浪漫的日Tone成為顯學。插畫家鍾逸婷,人稱海瓜子,她用純情萌文化和日本美少女漫畫,打造一片粉紅色幻夢。

採訪撰文╱李昭融 攝影╱Manbo Key & Chien-Wen Lin @MW Studio 化妝髮型╱Fiona Li 影像構成╱低級失誤

噢不,親愛的!這個世界上到處是低級的。

既然世界已經無藥可救了
讓我們來場兩情相悅的華爾滋吧。

這是「低級失誤」臉書粉絲頁面的介紹,不只文字浪漫的無可救藥,插畫更是美好到彷彿掉進了玫瑰色的異次元。隱身在幕後的創作者海瓜子有著凹凸有致的身段,磁性嗓音和狂野的蓬捲髮,穿著很帥的全黑小洋裝和短靴,跟她的作品存在著巨大而甜美的反差。


在「低級失誤」的世界裡,只有討喜的螢光粉紅、水藍和嫩綠。男生通常像女孩子般俊美,女生則有著亮粉的宇宙瞳孔,搭配愛心、貝殼裡的珍珠、閃爍的光芒、羽毛、寶石、淚水,以及巧妙的留白,以純情為架構,建構出美好的宇宙。流暢的線條,搭配極有想像空間的作品名稱:「真的只是一個吻而已嗎?」「我一定…是為了這天出生的」「只有在夢中才敢親吻你」…等宛如流行歌詞的語彙,低級失誤開始受到矚目。


在短短兩年不到的時間低級失誤有了個展、各種出版品、也和樂團 Limi、落日飛車合作,吸引了一眾粉絲,也讓海瓜子有機會自由創作。

一切源自《少女革命》

海瓜子說,自己小時候就是個電視兒童。因為爸媽非常早婚,沒有時間顧她,就把她和弟弟寄放在美濃阿嬤家,除了玩泥巴、抓蟲,她最大的娛樂就是看電視。「有一個南部才有的卡通台叫做中都,這個卡通台只會播八、九○年代比較特殊的卡通,像是《少女革命》和《新世紀福音戰士》。《少女革命》就是我的啟蒙,我當時覺得動畫超級漂亮、風格強烈,女主角歐蒂娜又帥又美,從那時候開始,我就一直描類似的圖。」


雖然喜歡畫圖,但高中後因為家境關係兼了三分工,海瓜子把喜歡畫畫的心意收到心底,後來念廣告設計,也是為了想在經濟上完全獨立。崑山視傳畢業的她,想證明自己可以用設計活下去,但真正開始做設計之後,又是另外一件事情了。


或許沒有這麼喜歡設計

一開始海瓜子幫台南手手市集作視覺,累積了一點技能後,25歲到百貨公司設計部門上班。「我不想好高騖遠,我知道插畫很難賺錢,就想用自己的美感作設計。作了三年之後,我一直在審視自己是否喜歡,我知道自己是個可以工作的人,可是我真的喜歡這樣的生活嗎?」

後來因為當時男友的緣故搬到台北,海瓜子開始直面自己對畫畫深層的情感。「畫作有點像是我的另一半,我對創作的感覺很像我對待自己的態度,非常嚴格。我是當下的完美主義者,會希望每次都能作到逼近一百分,就像是談一場戀愛一樣,想要滿足畫畫帶來的一切。」

 

低級失誤和最低小姐

會叫做「低級失誤」其實是海瓜子有個朋友時常會做一些笨拙的舉動,「我一邊開他玩笑,一邊覺得這樣的失誤很可愛,另外也是因為我下筆很乾脆,不喜歡打草稿,或多或少一定會有點失誤,所以就索性叫這個名字了。至於Instagram 上的「Saitemiss」其實是來自日本的最低(さいてい)。」


海瓜子笑說「最低」其實在日文裡有差勁、糟糕、下流和低俗的意思,而 Miss既可以說是「小姐」,也是打電動的時候,攻擊不到對手的 MISS 字樣提示。「覺得這樣的含意滿適合我。」她笑著說。用純情來形容海瓜子的作品再適合也不過,她也坦言戀愛是她重要的生活養分。「我只談過一場戀愛,那次的戀愛讓我在現實和幻想中得到養分,但很多時候創作的靈感不一定來自個人的經驗,或許從朋友和電視裡的故事。我喜歡影像的構成,也喜歡美術、時尚、音樂、文字、漫畫,我喜歡的東西很多很多。」

 


像我這種人就不配得到幸福

對於海瓜子而言,替落日飛車繪製的海報「MAY this be Love」是她認定為風格逐漸成熟的分水嶺。一貫粉嫩的色調裡,有陰鬱的男孩和落淚的女孩、搭配愛心、匕首,流淚女孩的潛台詞是「像我這種人就不配得到幸福」。海瓜子說:「我覺得『低級失誤』的風格變得完整,就是因為這張海報。當然,替 Lim i的合作替我打開另外一塊粉絲群,很多人開始問我要不要畫漫畫,但對於現在的我而言,漫畫的標準太高了,希望可以慢慢完成故事的架構,等大家看到的時候,我想我已經準備好了。」

又帥又美的樣子

海瓜子本人的時尚感完全不是「低級失誤」裡的純情少女系,她喜歡設計師的作品,有時候會混搭從二手市集買來的服裝,華麗而復古,帥氣而性感的樣貌閃閃發光。「我常常會被說穿得很華麗,也好像不是當下這個年代的樣子,因為我會收藏過去設計師的作品,像是 McQueen、Jean Paul Gaultier、Vivienne Westwood 和川久保玲。」


她說自己穿上設計師的衣服,就像是在穿他們的藝術品。海瓜子的風格除了帶點藝術感,也很有《少女革命》歐蒂娜的感覺,看上去中性勇敢,但有柔軟的一面。「我喜歡自己可以跟喜愛的藝術品結合在一體的感覺,從選定到試穿在身上,都是每一層不同美妙的結合。我的華麗都是用來包裝浪漫和柔軟的,即使看起來高冷,若能打開的話,也許就能找到你要的呢。」


海瓜子更坦言自己很熱衷找資料研究,看到 Bjork MV裡穿的禮服,就會去查那件禮服的品牌,然後就像連連看一,認識到更多時尚脈絡。「我覺得時尚和創作都沒有界限,更沒有所謂適不適合。不管是什麼類型的風格,如果有熱情和狂熱,喜歡到很有執念,穿自己喜歡的,畫自己享受的,就不用管別人怎麼想。」

低級失誤臉書頁面:https://www.facebook.com/dzmistake/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