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ENTERTAINMENT 名人故事

暖萌國民男友劉以豪:「每個演過的角色都有一點我自己的影子」

從花椰菜村長、國民男友到流量王般的票房保證,十年過去了,劉以豪成為這個世代最亮眼的演員。從《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我們不能是朋友》到《極道千金》,他證明了自己不只是偶像。

採訪撰文╱李昭融 攝影╱Mr. Triangle 造型╱陳君農 造型助理╱張佳瑜 化妝╱Ara Wu @ so.easy studio 髮型╱Driven.by.Yun 小隆

印花短袖襯衫,Prada;吊帶工作褲,Loewe。
印花短袖襯衫,Prada;吊帶工作褲,Loewe。

梳起詹姆斯狄恩的復古油頭,畫上一抹腮紅,今天的以豪很不一樣,褪去單一暖男風貌,童趣、怪奇,還有這麼點威力旺卡的異想天開,他在鎂光燈前面就是焦點,遊刃有餘的鏡頭感,每一個 Take 都足夠讓你怦然心動。

即便可愛討喜的造型如此襯他,今天的以豪看上去有些憂鬱;小狗眼神和「你笑世界就跟著你笑」的燦爛笑容依舊,但從細微的神情中,看得出來最近極為關注防疫新聞的他,心情頗受影響。他說,工作取消很多,很多事情想做,但好像全都處於進退兩難的階段,更笑說這次的封面拍攝是他三十天以來的第一個工作。


水藍色亮面收腰風衣、皮革短褲,both by Bottega Veneta;亮桃紅針織上衣、微霧面綁帶球鞋,both by Dior;雙色針織高筒襪,Prada。
水藍色亮面收腰風衣、皮革短褲,both by Bottega Veneta;亮桃紅針織上衣、微霧面綁帶球鞋,both by Dior;雙色針織高筒襪,Prada。

陽光暖男的枷鎖

即便一眾報導總愛寫他「陽光暖男」、「暖萌國民男友」,但實際接觸以豪,低調可能是最適合他的形容詞,他講話時很慢很輕,帶了一股非刻意為之的慵懶自在,加上那最佳的偽裝色彩──笑容和酒窩,怎樣的大事落在他身上,看起來就雲淡風輕了一點。《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導演林孝謙也曾經說過:「讓劉以豪演男主角,是因為他可以笑著來演悲傷的戲,我需要這種溫暖笑容來中和觀眾的悲傷情緒。」

去年底在 Netflix 上線的《極道千金》,劉以豪在裡面扮演的徐逸航,彷彿就是用以豪的人設為原型打造:大明星但私下很宅,模特兒起家後來成為演員,在韓國人氣很高…,但他笑說這個角色其實跟自己沒有這麼像。「那時候剛拍完《我們不能是朋友》壓力很大,因為馮凱是個要求完美的導演,他不是只要求OK,而是要嚇到大家的演技。後來看到《極道千金》的劇本就覺得很有意思,為了真實地讓徐逸航呈現出對工作的厭倦,我刻意沒有休息,甚至讓自己連續接戲,因為導演在這部戲裡想要的狀態,就是一個很累的劉以豪,但也是有像的部分,比如說我有時候跟徐逸航一樣,不太愛講話。」

跟劉奕兒充滿化學作用的合作,也讓這部戲充滿話題,以豪說:「她真的是一個非常暖心的少女,也很認真。她外表是一個很可愛,有點像混血兒的女生,但合作之後覺得很貼心,會照顧整個劇組。比如說她送我一瓶酵素水,就會手寫一張密密麻麻的紙告訴我該怎麼喝、要注意什麽事情,完全有被照顧到。」


粉彩色外套、乳白色長褲,both by Dior;絲質襯衫,Loewe。
粉彩色外套、乳白色長褲,both by Dior;絲質襯衫,Loewe。

浮光掠影裡的自己

去年底殺青的《十二譚》則是和古力娜扎合作的玄幻劇,是一段時間緯度跨越兩千年的愛情故事。以豪在裡面飾演的是石頭化身的癡情男「金性堅」,他笑說第一次見到娜扎的時候,其實不太敢講話:「覺得這個女生真的好漂亮,看起來很有距離感又很有氣勢,後來才發現原來她是很天真、直來直往的女生。至於我的角色真的比較冷酷,畢竟他是石頭化身嘛!講話時不會看著對方的眼睛,也沒有什麼反應,但也因為這樣,反而滿難表現。裡面有一些動作會吊鋼絲,是我一直想要體驗的故事。」

演過這麼多膾炙人口的角色,他也坦言,每個角色裡都有一點自己的影子。在浮光掠影中,在某些片段裡,在不經意的時候,會帶出一點他私下真實的樣貌。「我覺得《種菜女神》的嚴東鳴很像另一個面向的我,比如說喜歡大自然,然後很嗨、很吵的時候可能跟他很像,也喜歡開車兜兜風,甚至去克難的環境野營。」

以豪說自己每個時期接的劇都會有不同的感覺,前期比較生澀的自己,也會反映在角色上。「最近幾部真的有感覺到自己比較放鬆,更享受演戲這件事。有時候看著自己過去的作品,覺得當時的劉以豪太嫩、好辛苦,每次都用了九牛二虎之力,不管是拍照和演戲都很用力,比較不會用感性層面表達。」


印花短袖襯衫,Prada;吊帶工作褲,Loewe;浮雕 Logo 高筒靴,Louis Vuitton。
印花短袖襯衫,Prada;吊帶工作褲,Loewe;浮雕 Logo 高筒靴,Louis Vuitton。

挑戰不同可能

去年底,劉以豪還有一項很特別的計劃:由 Netflix 邀請他和李昇基拍攝韓綜《Twogether》,兩大男神在旅途中,如何找尋自己世界各國的粉絲?雖然還沒上線,但許多粉絲已經敲碗等待。兩個語言不通、不同文化背景的人,如何在旅途上完成節目指定的目標?以豪說:「我們到東南亞去找各自的粉絲,拍攝時沒有翻譯,經紀人也離我們很遠,然後是一天24小時,整整五天我都跟李昇基相處在一起。說實在話,我原本以為會有劇本,沒想到是非常真實的實境節目,真實到常常不知道該怎麼做,導演會對我聳聳肩、搖頭、微笑,意思就是叫我自己找方法啦。但最感動的還是在異地見到自己的粉絲,有種很溫馨的感覺。」

以豪坦言,自己這些年來心態上有些改變,尤其在工作上,他發現很多事情其實順水推舟地完成更為重要。「我以前會覺得要做到最好,在工作上蠻完美主義的。但現在才理解到,事情不是二元論定,沒有最好,也不會有最差,只有當心態輕鬆,結果才會是最好的。以前念書的時候有是非題,每個題目都有正確答案,後來發現沒有所謂的對與錯,忠於自己比較重要。」


粉色透膚襯衫、焦糖色西裝背心,both by Gucci;雙層網紗粉彩漸層短褲,Louis Vuitton。
粉色透膚襯衫、焦糖色西裝背心,both by Gucci;雙層網紗粉彩漸層短褲,Louis Vuitton。

不能只是努力

拍《我們不能是朋友》時,以豪深深感受到,努力的人比比皆是,但當一個演員不能只有努力,還要實實在在地踏在土地上,去生活、去體驗喜怒哀樂,才能詮釋云云眾生。「演戲和表演的魅力,一方面是能感受到很多細微的情緒,再來就是可以過別人的生活,雖然有時候覺得自己的生活都來不及過了,但這件事情還是成立。」也因為最近的空檔,讓以豪感受到原來自己的生活每一天都滿類似,「如果有個劇本讓你演流浪漢,或是一個開跑車的富豪,就可以體驗完全不同的人生,生活中會有很多豐富、新鮮的情緒,所以我常常覺得要心存感激,可以以演員這個身分,做這麼多不一樣的事。」

陽光男孩的封號不是假的,獅子座的以豪向來希望自己的存在傳遞出正向訊息,他甚至不太喜歡流露出負面的情緒,因為貼心的他,總是怕身邊的人擔心。即便從出道以來,最不適應的事情就是被大家注視,雖然這件事情可能永遠不會習慣,但他現在也看開了。「沒有什麼好爭辯的,因為這也是我的選擇,以前會想不開,但現在更能理解,身為演員,還是幸福大於辛苦。像我前陣子做了一個夢,夢到還在學校讀書的時候被分數追著走、被老師罵,壓力很大。醒來後發現自己是藝人,不需要再被評分,突然有一種解脫的感覺。」


灰紫色珠光色澤長外套、灰紫色珠光西裝外套、同款長褲,all by Givenchy。
灰紫色珠光色澤長外套、灰紫色珠光西裝外套、同款長褲,all by Givenchy。

山上是我的避難所

「我們常常要離開城市╱去看一座山╱看一些很遠的地方╱對著它著迷…」沈奇的這首詩〈看山〉,或許最能夠形容以豪的心聲。他的確常在社群媒體上Po上大自然的照片,只要有空的時候,他也喜歡去山上走走。

「我很喜歡露營,因為你會明確的感受到脫離舒適圈。有時候我們會去野營,沒有水沒有電,洗澡就是跳到溪裡面去洗,用煤油燈在帳篷裡面過一夜,再回到都市,就會感謝所有的一切,所以我很喜歡偶爾把自己丟到大自然裡。」除了大自然,以豪也喜歡用文字紀錄心情,壓力很大、生活或工作上有一些矛盾、找不到出口的時候,他會拿起筆和紙開始寫字,透過書寫跟自己對話,讓他能夠找到答案,繼續前進。

在陽光外型和燦爛的笑容下,這個不出風頭,總是低調,有時沉默,有時特別貼心的大男孩,十年一瞬,他依舊在演戲這條路上,尋找自己更多的可能性。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