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ENTERTAINMENT 名人故事

【台北女孩】旅居柏林的音樂人/DJ Jing,做喜歡的事才會發光

曾經誤打誤撞當了模特兒,但在鎂光燈前成為焦點,向來不是生性低調的她想做的事。Jing 到柏林之後,才知道跟音樂的緣分如此深,重拍深沉的實驗聲響,更是生命之水的存在。

採訪撰文╱李昭融 攝影╱Manbo Key & Chien-Wen Lin @MW Studio 化妝髮型╱Fiona Li

在歐洲當DJ和音樂人,這聽來遙不可及的夢想,Jing做到了。漂亮卻低調的她,幾乎不用社群媒體,她比較喜歡一股腦地創作音樂,而非自我行銷。旅居柏林,現為英國 FatCat Records、6dimensions 旗下的音樂人之一,Jing 用音樂滿足了心底對創作的渴望。

華語歌曲是啟蒙

從小就聽著媽媽喜歡的周杰倫、葉蒨文,對旋律的啟蒙從那時就發了芽,Jing 說自己從有記憶以來,都在聽音樂。「對我來說,聽覺是呼吸。與其說我選擇音樂,不如說音樂吃死了我。」早熟的她,高中時期就在二手黑膠唱片公司上班,那時候熱衷獨立樂團,常去地下社會、Revolver 看表演。雖然喜歡音樂,但單純當成興趣嗜好。

大學時代,因為姣好的外型被經紀公司發掘,Jing 也曾經做過三年的廣告平面模特兒,但那時的她,每天聽到公司同仁掛在嘴邊的「減肥」兩字,只覺得心灰意冷和心靈凌遲。她說:「我不想成為女性物化下的加害者與受害者的角力戰炮灰。我只想每天認真過生活,認真做每一件有能力的事,有天就會找到自己真心誠意愛的事物,或是這件事情找上你。」

大學快畢業時,Jing 心裡有個很強烈的聲音,想要出國看看世界的模樣。決定離開台灣前,在一次次的自我反省、一次次下班後的腳踏車上,她漸漸明白當下想做的事。而後她申請了柏林的打工度假簽證,經由朋友介紹到當地的唱片公司上班,於是音樂這件事,又再度走進到她生命。


當認真的聆聽者已經不容易

「我本來沒有要做音樂的,因為要當認真的聆聽者已經是一件很難得的事,但可能真的躲不過吧。」Jing 笑著說。或許是緣份讓她來到電音之都,還剛好在唱片廠牌工作,後來公司送了她一台合成器,更成為她做音樂的契機。


Jing 不只放歌做DJ,她也自己創作許多實驗性濃厚的Track和Set,濃稠深沉的硬派調性裡,時不時還有中文的口白,彷彿一場融合節拍的深層靈魂對話。她說本來自己沒發現,但很多台灣朋友聽她放歌後,感覺到她的創作受到華語音樂很大的影響。「或許是從小聽華語音樂的旋律,無意間種下了創作的種子。」她這麼說。

 

科幻與虛構是我的靈感

對於熱衷藝術創作的她而言,創作是一件孤獨的事情,對自己的熱情負責,也是在對自己的人生負責。而創作的靈感的來源,也或多或少可以從她帶點科幻、有機、未來感的音樂中感知到。

Jing說:「我一直覺得,現實生活比科幻還科幻,我們才是真實存在科幻世界裡的荒唐配角,主角是一個虛構的社會共有幻覺;社會期待其實是我們的公共幻想。我常覺得,台北街友的躲藏如同人類內心世界般,我們必須把內心深處的『流浪者』藏的很深,才能擁有乾淨的街道。但是,藏的越深,深到你已經忘了他也是城市的一部分,忘到你否定他的存在。但,他是你,你也是他,對的、錯的,都是命運共同體,共生、共處,還是排異、恐懼?這是環境生生不息的教導,也是我借鏡創作的來源之一。」


困難也要堅持下去

進入音樂產業,尤其是歐陸的音樂產業,對於從零開始的 Jing 而言,無疑十足困難。「我總是想要跟著未知走,孤獨感是我的伴侶和導師,他教會我如何看遠、看近,都看得清楚錯誤的真諦。要一直不斷的失敗然後內化,內化然後表達,表達然後創作。創作不難,思考很難。創作是一種直接的靈性傳達,困難就在於自己的雙手是否有辦法把腦內劇本演活於現實中。」

思考縝密的 Jing 說,對她而言,人一輩子要思考的核心問題就是,這個東西值得我花時間嗎?這個人值得你認真嗎?有人一輩子都找不到自己熱情所在,有人找到了卻一輩子只能觀望,無法參與。「我們不能完全阻止問題的產生,因為生命本身就是一個大問題,但是我們能經過不斷的學習,去拆解問題的意義,正面接納問題的存在,用自己的生命解答,然後欣然接受下一題。」


風格是一種生活方式

Jing 活在自由的柏林,身體力行開放的精神態度也影響到時尚這件事,她會從各式音樂錄影帶裡得到靈感,就像看了〈The Kool And The Gang - Get Down On It〉MV之後,她就愛上了顏色一致的套裝。「我期待自己的風格是一種不需言語、解釋,就已存在的生活方式。在物質世界裡,把所有可以成為情感、靈性橋樑的物質,用自己的方法投射出來,這就是我的時尚、我的風格。」

Jing 喜歡的美少女戰士 T-shirt,外面買不到,因為是她的刺青師大柴裕豪畫的。她說小時候喜歡穿很辣,越長大包越多,衣服也越來越緊,但越來越有意義。「最重要的是,穿上會讓自己快樂的衣服,你就會發光;如同聲音,對的聲頻可以觸動身體,讓人發光。潮流很容易,但可以創造共鳴的存在又是另外一回事。我喜歡觀察人間大小事,所有跟我頻率對到的光影神采,都會成為我身體、服裝、言語與美麗誤會的一部分。」

 


自由地表現自我

打扮對 Jing 而言,彷彿信手拈來就可以充滿玩心,一只鍋鏟耳環,是她直白的貪吃念頭;一對棒棒糖耳環直指她對糖分的上癮;大珍珠戒指,是她跟自己求婚的婚戒;看似跟冷艷外型不搭配的麵包超人錢包,則是她隨時提醒自己,鈔票價值高,攜帶重量低;零錢價值低,攜帶重量高,這個CP值跟我們的現實生活一樣,違和得很理所當然。

她說:「台北很棒,但可以更接納包容多元,柏林的社會無疑更開放,所以我學到的事情是,不管你喜歡什麼,都不要為了別人而時尚,要因為自己的快感而穿,脫衣服也是為了自己爽。」已經在柏林生活了好幾年,Jing 說現在的自己對於未來的藍圖越來越清晰,「我們每一天都在呼吸,所以好好努力活在當下的每分每秒,都是實實在在的步伐。」


Jing的Track and Playlist

https://soundcloud.com/jinglekker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