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許瑋甯|ART SPECIAL

SUBSCRIBE

ENTERTAINMENT 名人故事

2021金曲怪物新人|李浩瑋,一顆蓄勢待發的小行星,準備發光的窩囊廢

南非出生的李浩瑋 ,七歲回台定居,2018年以自創曲〈窩囊廢〉引爆網路破百萬流量點閱;個人首張專輯《Diamond In The Rough》讓人聽見這位21歲少年如鑽石般光芒美聲。

Photo / 形上娛樂有限公司

2021金曲怪物新人|李浩瑋,一顆蓄勢待發的小行星,準備發光的窩囊廢

行進中的車子,播放著爸爸愛聽的齊柏林飛船(Led Zeppelin)、槍與玫瑰(Guns N' Roses)和邦.喬飛(Bon Jovi)的專輯,自小受爸爸音樂薰陶下的李浩瑋 Howard Lee,「在小時候就常跟著爸爸聽這些老搖滾樂,因此對搖滾有一種特殊的情懷,這也是啟發我對音樂興趣喜好的開始。」爾後,國三的浩瑋「在一次去教會時,看到臺上打鼓的叔叔甚是著迷,便在教會學習打爵士鼓。」這是他人生第一次接觸樂器的開端。

熱忱浸泡在音樂銀河

上了高中進熱音社的浩瑋便與同學們組了樂團,「當時心中已立定志向,想把音樂作為職業的打算,而捫心自問如何才能把音樂做得更好、更專業;於是我就開始著手鑽研各種樂器和創作,不僅學鋼琴、吉他,也玩Bass、當主唱。」笑稱當時年少輕狂的自己超Emo,「喜歡很多國外的金屬搖滾樂團,其中最愛英國飛越地平線樂團(Bring Me The Horizon)的〈Drown〉這一首歌,完全治癒救贖了那時叛逆的我……Drag me out alive?Safe me from myself, don’t let me drown~也讓我認知到只要工作是喜歡的、熱愛的就可以是生活的一部分。」

從此一心埋首在音樂裡的浩瑋,「直到讀大學時,遇到一群音樂夥伴,共組了FORMOZA和MONO(現名火箭貓)兩個樂團至今,也遇到現在的製作人、同時是樂團成員之一的蔣希謙;因為他們,我才起步製作專輯和完全浸泡在音樂無涯的銀河裡,更有緣地遇到現在的公司—形上娛樂。」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下,讓浩瑋感念地直呼「我想能支持我的,就是這一切的熱忱、約定與緣份!」並感性地曾在FB社群自白「他們像乾柴、而我像烈火,我們交織在一起,有了夢想、有了熱忱、有了第一張專輯,我愛我的知己!」

刻畫如鑽石般閃亮的光芒美聲

外表略帶青澀稚氣,走在街頭會被認為是日系少年的浩瑋,唱起歌來卻令人有多元想像的靈魂聲線、扣人心弦,時而慵懶輕柔、深情滄桑;時而激昂悠揚、硬派嘶吼……如此無法定義的浩瑋,也從不設限自己音樂創作的風格種類或題材,從民謠藍調、R&B到搖滾金屬都樣樣玩得精通。

因而在製作《Diamond In The Rough》時,製作人希謙便加入不同的曲風元素,「這張專輯是我在大學時期的心情寫照與生活遭遇的總合,可以聽到很多不同的速度與情境,像是鑽石經過打磨後不同的面向。」浩瑋加以註解說,「鑽石本身是碳,就像每個人、每顆碳石在打磨歷練後,都會成為擁有不同面向、色澤的鑽石。」浩瑋就如同一顆未經琢磨的原鑽,用音樂慢慢將自己進化、雕琢成一顆鑽石,逐漸閃著光芒。

魔幻般存在的美好

將青春記事笑中帶淚的故事串成音符,談及平時創作靈感,即是來自於身邊所有美麗存在的朋友與日常,「甚至是騎車,或是和年長的人分享想法、打電動,都會成為我創作的來源。」不論任何曲風都想要多去嘗試、發展的浩瑋雖然帶點羞怯地小驕傲說:「我覺得我蠻會唱歌的!」卻仍舊在音樂和表演路上精進,「期許能有更多機會挑戰自己,發覺自己的潛力,也能有勇氣面對自己的短處;而創作的歌願能滿足每一位聽眾的耳朵,寫下能夠治癒人心的故事樂音。」

透過猶如幻境般美妙溫暖的爆發力歌聲,唱訴屬於當代青年情愫的浩瑋也曾幻想過未來當人類科技很發達時,或許可以到不同的星球去遊玩,「當我坐著太空船時,我想我第一首想播的歌是feat.陳嫺靜的〈Could Say〉,有一種可能會被震撼到Don’t Know What I Could Say.」。此刻的浩瑋如同進入到外星人的音樂軌跡裡,開心分享說,「平時我最愛吃拉麵,對做菜也很有興趣!我想要一邊持續做音樂、一邊成為廚師;而且如果有天我真的因為不可控因素不能再做音樂的話,我會以做出全世界最好吃的拉麵為人生新目標。」光是聽著他極具想像的鮮活明亮態度,身邊彷彿就已經響起滿是張力的曲調,想起金曲獎公布入圍名單的那天,陽光正好,天氣怡人!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