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金高銀|Heart of Craft

SUBSCRIBE

ENTERTAINMENT mc愛追劇

《火神的眼淚》誰來承擔他們的痛?陳庭妮崩潰痛哭 林柏宏自責釀心病

《火神的眼淚》播出消防員在體制上碰上的麻煩,以及救援失敗後產生的心理困境,讓觀眾走近消防員們的心情,從他們的角度看見打火救護工作需要跨越的關卡。

圖 / 公共電視、myVideo提供

《火神的眼淚》誰來承擔他們的痛?陳庭妮崩潰痛哭 林柏宏自責釀心病

消防職人劇《火神的眼淚》15日播出5、6集,在經歷了令觀眾落淚、義憤填膺的劇情後,這週的劇情直接碰觸他們在職場上會遇到的難題,從基層到高層面臨的實務困境,更描繪他們無法拯救民眾時面臨的心理壓力、挫折痛楚,深入消防員的內心,揪心的劇情讓觀眾都不禁為打火弟兄心疼,更希望他們的聲音被聽見,他們的傷痛也能被撫慰。

延伸閱讀:


以下含有劇情內容,請斟酌閱讀

▲黃迪陽(中)飾演的王議員讓觀眾氣得咬牙切齒。(圖 / 公共電視、myVideo提供)
▲黃迪陽(中)飾演的王議員讓觀眾氣得咬牙切齒。(圖 / 公共電視、myVideo提供)

消防員的外在困境


無線電老舊、損毀,加上消防衣一人只有一套,楊局長(鄭平君飾)向市政府爭取相關預算,更考量到消防員心理壓力極大,希望聘請諮商師,但市政府推託稅收少拒絕,因為補助老人假牙、發放幼兒津貼、花1.5億舉行中秋晚會才能讓民眾更「有感」,市長(丁寧飾)認為已將消防捕蜂捉蛇的業務轉移給農業局,更讓步願意編列無線電預算,楊局長想進一步爭取消防衣卻被回嗆,「還是你要把無線電改消防衣?」、「別浪費錢,沒有基層會去諮商」,楊局長提案慘遭駁回,大感無奈。


「羚羊」林義陽(劉冠廷飾)到娛樂城安檢,滅火器過期、消防栓沒水,業者一直都說會修的警報器從來沒好過,娛樂城找來王議員(黃迪陽飾)關說,更暗示要羚羊放業者一馬,羚羊堅持依法開單。到了下次檢查時,業者雖將器材總體改善,但羚羊還是發現有不合格的地方堅持開單,業者將羚羊帶到包廂開單,卻故意將門反鎖,並開超低溫冷氣惡整他,等到隊員救出他時已過2、3小時,羚羊更因此感冒。


子伶(陳庭妮飾)和宋小(元康飾)獲報卡車上冒濃煙,到場時被警察關心人手不足的問題,子伶無奈表示,人手長期都不夠用;卡車司機稱車上只有廢土,子伶上車灑水滅火,不料廢土中竟有「禁水物質」導致爆炸,所幸子伶反應快提前往後退,但沒戴面罩還是因此掛彩。

▲陳庭妮在劇中不堪輿論重壓落淚。(圖 / 公共電視、myVideo提供)
▲陳庭妮在劇中不堪輿論重壓落淚。(圖 / 公共電視、myVideo提供)

愛苗悄悄萌芽

志遠看到「羚羊」林義陽泡了薑茶,笑鬧著打算搶來喝,但羚羊卻堅持不給志遠,子伶掛彩回分隊,羚羊立刻送上薑茶,志遠才發現羚羊對子伶似有情愫,笑虧羚羊「暖男」;隨後羚羊遭惡整感冒,同隊隊員協助他出勤,讓他坐值班休息,子伶還緊急幫他打針、送上薑茶,交代下次羚羊出勤時不要一個人,讓羚羊感動不已。


邱Sir(溫昇豪飾)和小穎(柯奐如飾)先前因為換工作的事情有些不愉快,被小穎冷待,他回到分隊後悶悶不樂,隊員送上驚喜為他慶生,但學弟訂的竟是意味著「旺旺來」的鳳梨蛋糕,子伶和阿忠(夏騰宏飾)連蛋糕都來不及吃就出救護班了,讓寢室笑聲不斷。


邱Sir、志遠和羚羊樓頂談心,邱Sir苦惱的談起和小穎相處的問題,志遠和羚羊暖心安慰他,邱Sir有感而發,認為能理解消防員工作的女孩不多,要志遠珍惜小辣椒(江宜蓉飾),志遠卻把話題轉到羚羊身上,打趣羚羊對子伶的感情。

▲劉冠廷在劇中暖心陪伴陳庭妮。(圖 / 公共電視、myVideo提供)
▲劉冠廷在劇中暖心陪伴陳庭妮。(圖 / 公共電視、myVideo提供)


心理重擔與夢魘

民眾要求子伶協助摘蜂窩,子伶給了對方農業局的聯繫方式,民眾卻感到被踢皮球,隨後子伶救護遭蜂螫而過敏性休克的老伯,正是先前民眾的爸爸,楊局長一句「捕蜂捉蛇並非消防員工作」,讓輿情延燒,王議員為報娛樂城安檢之仇,順輿論力道抨擊消防隊,大批記者趕到同安分局圍堵子伶,在羚羊保護下才得以脫身,小辣椒也安慰子伶,「醫護也是辛苦照顧別人,結果每天被罵」,看似堅強的子伶不敵壓力,嘴上說著「會沒事的」,卻還是哭出聲,羚羊只能在旁陪伴遞衛生紙。


陳庭妮分享,子伶當下陷入掙扎,不斷自我辯證按照規定執行勤務是對、是錯?如果多做一點,是不是就不會發生不幸,「直到後來義陽靜靜的來陪伴並遞出了那張溫暖的衛生紙, 瞬間讓子伶覺得『我不是一個人』,把我從孤獨、 懷疑自己的漩渦裡面拉出來」,劉冠廷飾演的羚羊懂這種無力感,想說話安慰卻又不知該說些什麼,「當下能做的好像真的只剩下陪伴」。


邱Sir曾面臨破門救火遭求償,不敢再貿然破門救人,等到終於能合法進門,患有憂鬱症的民眾卻已身故,民眾的同性愛侶李先生傷心氣憤,打算對邱Sir求償,但該民眾的哥哥對媒體否認李先生與弟弟是情侶關係、也不承認他們共同持有房子,更說弟弟亡故和家人反對同志身份無關,也與消防人員無關,氣憤的要李先生出面負責。


邱Sir雖順利逃過挨告的麻煩,隨後卻接獲一處民宅房東報案,指房客敲門不回,門縫還堵起來,邱Sir發現身體已僵硬的房客就是李先生,他穿著一套隆重的西裝,手上還抱著和男友的合照,邱Sir結束任務,卻站在樓下凝視李先生的窗戶若有所思。

▲▼面對欲輕生的錢姓女子,同安分隊救援失敗。(圖 / 公共電視、myVideo提供)
▲▼面對欲輕生的錢姓女子,同安分隊救援失敗。(圖 / 公共電視、myVideo提供)


無盡創傷成了沉痾


住警器安裝數量未達標,志遠和阿忠挨家挨戶宣導,卻被當詐騙集團,好不容易進入一戶人家,志遠陪屋內小男孩們玩,還送他們消防貼紙,阿嬤才願意聽他們說,但還是堅持不願安裝住警器,結果該處民宅發生火警,邱Sir進屋內再三搜索,發現小男孩們被困在櫃子內,由於空間狹窄難以救援,先被救出來的弟弟活了下來,哥哥卻可能已失去生機,即便所有人都知道邱Sir盡力了,邱Sir仍自責沒有一次抱兩個小孩出來;志遠則在睡覺時夢見這對小兄弟的急救場面,連結到自身兒時和哥哥的遭遇,最後含淚驚醒。


同安分局獲報有女子欲輕生,志遠趕赴現場,發現是日前曾救過的火警住戶,當時這名錢姓女子(朱芷瑩飾)的母親不良於行,志遠冒死搶救才讓錢女的媽媽活下來,但錢女遭遇詐騙,家裡又付之一炬,她為照顧中風母親辭去高薪職務,媽媽眼中卻只有哥哥,哥哥則不願一同分擔照護媽媽的責任,「媽媽是我一個人的嗎?難道我就這麼不配得到你們的愛嗎?沒有把媽媽救出來,我是不是就解脫了?」她更質問志遠:「救那些人的時候,有想過那些人想要被你救活嗎?」


志遠希望錢女先下來,一起解決問題,但錢女卻在樓下氣墊充好以前,從七層樓高墜落,錢女的質問成了志遠的心魔,讓他再也無法經過事發現場,子伶、羚羊和小高都發現了異狀;志遠出救護班時看到對方穿著和錢女同樣花色的衣服,勾起他受創的情緒,讓他手抖、視線模糊,無法替對方施針急救。


原本溫和幽默的志遠,開始語氣不佳回嗆關心他的父母、質問同僚為何沒將器械加滿油,他跑到天台自我質疑、自責,和早已過世、想像中的哥哥對話,甚至無助痛哭嘶吼,小辣椒發現志遠近來情況有異,情緒似乎日漸失控。


網友看到志遠有了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都相當心疼不捨,林柏宏也說,導演田調很詳盡,加上他有閱讀相關的書籍,開拍前也和諮商師對談過,「在拍戲期間我也有寫一些張志遠的角色日記,把角色的自責寫下來, 在出門前再讀一遍,像是角色懺悔一樣」;有懼高症的林柏宏也表示,他在演出救援戲前,就算有完善防護措施,他都覺得非常害怕,「真正在拍的時候就沒有想到自己的害怕, 反而是感到措手不及想把對方拉回來,內心真的有股消防魂」。

▲林柏宏在劇中產生PTSD症狀。(圖 / 公共電視、myVideo提供)
▲林柏宏在劇中產生PTSD症狀。(圖 / 公共電視、myVideo提供)


下週看點

22日即將播出的劇情中,志遠的PTSD日漸嚴重,他卻偷偷吃抗焦慮藥物;子伶出救護班時竟巧遇生父,也與徐母(王琄飾)產生更大衝突;邱Sir赴訊號不佳的深山執行救援任務,女兒琦琦吵著要爸爸,小穎卻聯絡不上他,夫妻關係有了更深一層的危機;除了這些困難,同安分隊還將面臨更大的火場危險,僅剩4集的劇情,將再迎來一波新的高潮。

《火神的眼淚》林柏宏來不及救援,出現PTSD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