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FASHION 秀場直擊

【獨家專訪】Topshop創意總監Kate Phelan 高街時尚的風格舵手

身為英國的頂尖快時尚龍頭品牌,Topshop 以時髦有型的服飾、與年輕設計師的 Crossover 與伸展台系列 Topshop Unique,打造了一個前所未有的時尚王國。《美麗佳人》這回獨家前往 Topshop 倫敦總部和新一季秋冬秀場,與她們的創意總監 Kate Phelan 聊聊創意、時尚與熱情。

Edit/李昭融 Text/王宣涵 Photo/Topshop、Document、Hot and Cool

縱使二月天的倫敦氣溫下探到攝氏十度以下的低溫,凜冽的寒風和綿綿細雨卻澆不熄雲集在 Tate Britain 時尚人士的熱情。這座極具英國代表性的古典建築,是英國本土高街品牌 Topshop Unique 發表今年新作的不二首選。穿過大門石階旁的花園小徑,再繞過一幅幅油畫、雕塑,即可來到秀場─Duveen藝廊。時尚女魔頭 Anna Wintour、社群名人 Eva Chen、新一代超模 Karlie Kloss 等人皆是前排座上嘉賓。

當帶有古典弦樂氛圍的秀場音樂響起,原本轟囂的會場立刻靜歇下來,大夥兒全神貫注地將目光投注在模特兒身上。中性的毛領飛行員外套、性感的透膚蕾絲洋裝、千鳥格紋大寬褲、棕栗色皮草大衣、踝邊帶有透視細節的經典雀喜兒高筒靴(Chelsea boots)、以 Anna Boleyn 為靈感的珍珠字母貼頸項鍊,模特兒頂著以眼線餅勾勒出向六○年代致敬的龐克煙燻妝容,略帶叛逆的撩人姿態,來回踏步於伸展台上。

將本季主題定調為「性感的挑逗者」,以搖滾精神衍繹最新秋冬時尚的正是 Topshop 的創意總監—Kate Phelan。

 

時尚說書人

     在2011年加入 Topshop 擔任創意總監以前,Kate 一直從事她最愛的時尚編輯工作,啟發她以此為志向的是一組從媽媽的雜誌上撕下來,由 Grace Coddington 與 Bruce Weber 合作的時尚跨頁,「我彷彿可以從她創造的女孩身上看見我自己,我很喜歡她用說故事的手法來拍攝,這深深地影響著我,所以當我成為時尚編輯後,我喜愛從一個簡單的發想,像是一張在藝廊裡的明信片,開始編織我的故事。」她對於說故事的熱情,讓她結束《Vogue》為期三個月的實習後,就離開中央聖馬汀學院,並先後在英版《Vogue》與《Marie Claire》展開長達兩個十年的時尚編輯生涯。雜誌對於 Kate 來說,是一部時代的紀錄片,反應了時尚脈絡與世界脈動。「我非常幸運能夠參與其中,這份工作是一個無限循環的圓:發想主題、拍攝單元、發行雜誌。當我在雜誌上看見我的作品時,我會非常有成就感。」

     如此熱愛編輯工作的她,為何會來個大轉彎,到 Topshop 擔任創意總監呢?「在《Marie Claire》工作的日子對我來說極其重要,是當時的總編輯 Glenda Bailey 解開我的困惑,瞭解到我想透過時尚傳達什麼。回到《Vogue》後我也度過一段非常快樂的時光,但當時我其實很緊張、害怕。」Kate 坦言她一直把《Vogue》定位為職涯的終點、退休的所在地,所以當 Topshop 提出工作邀約時,她興致勃勃並且躍躍欲試,想看看自己還能透過時尚逬逆出什麼樣的火花,「我很掙扎是否要離開雜誌業,這是個艱難的決定,但我總覺得必須把握Topshop 給我的機會。」

 

打扮成音樂的樣子

     其實並不難理解為什麼 Kate 願意轉戰到 Topshop,「它在我的時尚生活還有倫敦時光佔有一席之地,我可以說是跟著Topshop 一起長大的!」這份特殊的情感讓 Kate 總說 Topshop 是讓每個人愛上時尚的媒介。「透過實驗不同的裝扮,你可以發掘你是誰,因為你總會將喜愛的元素融入你的風格裡」。這位熱愛音樂的大造型家,年輕時在梳妝台放著 Kate Bush 的專輯,依樣地畫上金色的眼線;太喜歡 Debbie Harry,外出時穿上綠色緊身褲、爺爺的舊泡泡紗外套、一雙從 Freeman 購入的廉價細高跟鞋;打扮成瑪丹娜的樣子去聽瑪丹娜的演唱會;搖身一變成為斯卡(Ska)女孩去聽2 Tone 音樂會,「我熱愛音樂,它給我源源不絕的造型靈感,我喜歡從我愛的音樂人中找到我的時尚偶像,然後模仿他們,打扮成我愛的音樂的樣子。」

    

對於最愛龐克樂的 Kate 來說,騎士皮衣、軍裝大衣、飛行員外套是衣櫃的必備單品,更是為造型加分的最佳利器,從新一季的 Topshop Unique 系列中,不難發現這些元素的蹤跡。「現代人的音樂品味有復古的趨勢,大家會開始回去聽一些很經典的音樂。像是我18歲的女兒,她會聽史密斯樂團,但她也同時在聽一些我覺得非常糟糕、無厘頭的音樂。這是一個很有趣的現象,我很期待看到一個18歲的女孩能跟七、八○年代的音樂碰撞出什麼樣的火花。音樂絕對是時尚最重要的資產,它們的連結至今依然存在。而且,你也不可否認這世代最棒的音樂都來自英國。」Kate 調皮地對我眨眼一笑。

 

新銳設計師的時尚教母

     除了音樂,英國也孕育出許多一代大設計師,像是 John Galliano、Alexander McQueen 皆來自日不落帝國,這裡完善的時尚教育體系也是許多新一代設計師的搖籃,「這是英國的強項,我總是可以透過這些時尚學院的畢業發表會,看到很多引領未來的設計新秀。」

Topshop 自2001年起與英國時尚協會(British Fashion Council)合作,贊助 NEWGEN 計畫,協助新銳設計師發表作品,Alexander McQueen、Christopher Kane、Mary Katrantzou、JW Anderson 等都透過這個計畫開始在時尚界展露頭角。這看似是目前各大高街品牌與明星或是名設計師推出聯名款的先驅,Kate 卻不這麼認為,「這比較像是一種與他們工作的方式,我們擁有絕佳的資源可以幫助他們、給予我們的建議,讓他們了解一個鉅資的商業合作如何運轉,同時也讓他們知道自己的潛力與可能性在哪裡,這非常重要!」

     每一秒都不斷地推陳出新,每一日都有新鮮事兒發生,是這樣的特性讓 Kate 一直對時尚保有極大的熱忱,「當我看完一場精彩絕倫的時裝秀時,真的會感動落淚,因為設計師投入太多、太多的心力和創意來呈現他的作品。當看到像是 Alexander McQueen 這樣的設計師日漸茁壯,在時尚界獲得空前的成功時,我只想捏著大腿,大喊:『老天,我們可以擁有這些設計師也太幸運了吧!』」因此,Kate 目前重要的任務之一就是持續推廣 NEWGEN 計畫,幫助新銳設計師發表新作,增加能見度。

 

再忙也要記得戀愛

     這位在英國時尚雜誌工作超過二十載,被《時尚商業評論(Business of Fashion)》譽為英國最受尊敬的造型師,卻拒絕被侷限在「時尚」二字裡。「我想這是許多在這個產業工作的人的通病,他們太過熱衷於時尚,以至於忘記生命中還有其他值得冀求的事物。我想說的是,能夠成爲時尚產業的一份子非常地美好,但同時也別忘了還有生活要過。」

     Kate 笑稱自己是個戀家的人,閒暇之餘她喜歡下廚料理、種種花草、佈置家居,「我很享受親手打造東西的感覺,我家是我跟我先生親手建造的,我很愛這種從無到有的過程。」手作狂的養成源自於在 Kate 成長的過程中,英國不像現今有這麼豐富的時尚資源。在那個人人都有一台縫紉機的年代,如果找不到中意的款式,她就會親手縫製自己的衣服,「所以我是很有創意,很有創業家精神的喔!」除此之外,Kate 也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收藏家,她喜歡到二手市集挖寶,保存每一張收到的聖誕賀卡,父母在她16歲時送的小東西至今都還留著。她最近的嗜好是收藏椅子,「我好喜歡藤編傢俱,我總相信我可以在家裡為我的椅子們找到容身之處,但事實證明我家太小啦!我老是跟我先生說:『親愛的,我覺得我們需要搬到大一點的房子。』」

     因為對編輯工作的眷戀,Kate 目前以特約時尚編輯的身份,重拾她最愛的說故事志業。一週有兩天在 Topshop,有兩天回到雜誌,其餘的時間則陪伴家人,Kate 似乎在三者間取得完美的平衡,「與其到處奔波,試著為每個人做每一件事,我反倒認為目前的工作模式更能讓我專注於眼下的事情,盡我的所能讓每一件事順利進行。」

     當 Kate 緩緩地吐出自己的生活哲學之際,我彷彿看到當年站在宿舍天台,問著大學室友:「你覺得我有可能進到頂尖的時尚雜誌社工作嗎?」的迷途女孩,用自己最愛的龐克樂,在英國時尚圈譜出一首充滿自我風格的曲子。

 

P.S.台灣可透過時尚網站購物平台 Zalora 購得最新一季的 Topshop。http://www.zalora.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