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FASHION 風格專題

梵克雅寶傳承典藏總監Catherine Cariou:「胸針是最能激發人們創意的珠寶!」

Van Cleef & Arpels 梵克雅寶傳承典藏總監 Catherine Cariou 與《美麗佳人》分享,胸針珠寶何以成為妳生活中一帖最佳的時髦良方。

採訪撰文╱Kate Tu  圖片提供╱Van Cleef & Arpels、IG @vancleefarpels

以胸針為唯一軸線,梵克雅寶月前在台北精彩呈現「Art of Clip詩意百年胸針藝術展」,瀏覽近百件骨董與現代珍品,除了能細數其精湛工藝與各個世代的創作主題,其實更像是走了一趟關於風格與時光的旅程,以下且聽 Catherine Cariou 娓娓道來。

 

關於本次展覽

Marie Claire(以下簡稱M.C.):?現代的人似乎不常穿戴胸針,您怎麼看?

Catherine Cariou(以下簡稱C.C.):我並不覺得現代人很少戴胸針,在歐洲尤其是巴黎,胸針對女人們來說是一直很重要的首飾。在2000年左右,胸針確實有一度式微,但在2010年後有一股復興風潮席捲而來。時下年輕一輩的人或許認為胸針是較為成熟的裝飾品,但其實胸針是最能激發人們創意的珠寶,從穿戴方式來說吧,胸針跟其他珠寶首飾最不一樣的地方是它並非貼身珠寶(好比項鍊或戒指得直接貼著肌膚穿戴),胸針是必須別在衣服配件上,它不像其他珠寶只能固定出現在某處,你可以放在腰際強調曲線或比例、別在手袋上、用作髮飾,或拿來點綴鞋尖等等,充滿彈性空間!如果只能選擇一種珠寶項目來穿戴,我一定會選擇胸針,很多時候我還會以胸針為主去挑選衣服。

 

M.C.:如何發想出胸針主題?

C.C.:有一部分是想讓大家更了解胸針可是個萬能的首飾呢!它很有現代感、很有穿搭彈性,它的美完全取決於個人如何發揮想法與變化。另外還有一個相當重要的歷史因素,對梵克雅寶來說,它是品牌生產數量最多的品項,對歷屆的設計師們來說,面對非貼身珠寶的胸針就像是一張空白的畫布,不用遷就指頭、手腕或頸部空間,可以盡情揮灑天馬行空的想像,對我們來說別具意義。

 

M.C.:策展的概念又是什麼?

C.C.:概念一是時間,我們把作品按照每10年一區來規畫動線,在逛展覽的時候,就像是在走一趟時光旅行,除了完整呈現1910至1970之間每個年代的藝術、時尚、設計演變外,同時呈現日間與夜間珠寶的對比概念。夜間珠寶通常會是由鉑金、白K金,搭配鑽石、祖母、紅寶石、藍寶石傳統四大貴重寶石所打造,而日間珠寶則常以黃K金搭配色彩豐富的半寶石等等,比起夜間珠寶更輕巧、更適合人們專點外出或上班的裝束。

 

M.C.:您最喜歡哪個年代的作品?

C.C.:我喜歡1920年代,此時期的作品都是很細緻、娟秀、小巧的,常以蘭花、天堂鳥等詩意造型呈現。另外我也很喜歡1970年代的作品,這個時期的作品通常都擁有大器的面積,主題風格也往往受到許多異國文化的影響,比如日本、中國、印度等等,每一件都很有特色很有存在感。

M.C.:這次的展品跨越了許多年代,從作品來看,您覺得珠寶如何反映女性樣貌?

C.C.:透過珠寶,我們也展示了女性地位的演變。從1910到1920短短的10年間,女人們的髮型削短了、衣著也不像以往拘束,而這些的轉變,也都能透過越來越歡快色彩的珠寶設計反映出來。而在我們的典藏當中,許多50-60年代時期的作品,女性的珠寶多數都是情人或丈夫贈與,但是越接近現代,我們可以觀察到更多作品是女性自己主動收藏購買的。

 

M.C.:本次展出的珠寶作品,您最愛的是?

C.C.:我最喜歡來自1940年代的 Fern 蕨類胸針,它的葉子非常的捲曲、線條非常的流暢而緊密,鑽石鑲嵌工法也非常細緻,讓蕨類也能有華麗璀璨的一面,是非常能代表梵克雅寶作品之一。還有,曾經是芭芭拉赫頓(Barbara Hutton)的私人收藏的 Spirit of Beauty Fairy 仙子胸針,除了有靈巧的體態,仙子揮動手中魔法棒的動感,很有童話奇幻的想像空間。

M.C.:在骨董胸針的過程中,有沒有什麼難忘的或有趣的故事能跟我們分享?

C.C.:我在多年前買下了 Juliette 茱麗葉別針,中間隔了好多年才碰巧有機會購回與它成對的 Romeo 羅密歐別針,能讓他們重逢讓我非常難忘,而且這次在台北展出,是這一對首次聯袂在公開場合亮相呢。另外是我最喜歡的 Fern 蕨類胸針,有一回在翻閱歷史圖片的時候看到了它的歷史形象廣告,當時就深深被它吸引,直到2年前在美國的一場骨董珠寶會展看到,2分鐘之內我就買下它了。

關於珠寶的傳承與典藏

M.C.:您的工作就是珠寶界的偵探,從事傳承典藏要具備那些特質呢?

C.C.:是啊,我就是珠寶界的福爾摩斯!應該要很有好奇心、喜歡到處跑到處看的生活型態。另外是要花心思經營人脈,因為一個人不可能同時間出現在世界上每個角落,不只要時時注意各大拍賣會的拍品,也要透過私人藏家的門路來掌握各種訊息。最終找到標的物,更是要發揮偵探精神,不放過每個小線索,要找出它的出處、它的謎底等等細節與故事。

 

M.C.:要如何決定一件作品是否值得被典藏?

C.C.:首先是要能反映時代特色,若是來自40年代背景的作品,仙子、芭蕾女伶,都是收藏的重點。另外是來源出處,如果曾被皇室名流收藏過,或是曾在重要場合被穿戴亮相過,都是為典藏價值加分的因素。最終,則是要考慮作品的設計風格與工藝特色。

 

M.C.:您個人有任何收藏嗎?

C.C.:我自己擁有一些梵克雅寶的珠寶作品,像我今天身上的胸針是我的祖母買來送給我母親的,現在則傳承到我的手上,是非常有意義的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