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FASHION 風格專題

【編輯帶路】最重要、最精緻的獨一無二和特殊訂製珠寶都在這裡完成!直擊Chanel香奈兒工坊與2018最新頂級珠寶系列「Coromandel」

不受限的華麗奇想與近乎實驗性質的煉金工藝,是定義頂級珠寶的核心元素,更是它深深引人愛慕與感動的主因,它絕不搶快不急躁,絕對講究慢工細活;而人生中最奢侈最好的狀態,不就是如此?

採訪撰文/Kate Tu 圖片提供/DR

巴黎,風格指標目的地

一整年當中最重要的頂級珠寶發表時節,就落在夏季的巴黎高級訂製服週期間,在此時此地展出的品牌數、創作量都最為豐富,是有看頭、最能讓產業人士聚焦的奢華大事。這一次,象徵著全球風尚球與頂級珠寶起源地的巴黎(而且幾乎所有品牌的工坊都設在巴黎),成了《美麗佳人》地圖上的最新座標,以下跟著我們的第一手消息,感受年度奢華丰采。

 

香奈兒女士的山水世界

故人已遠,但其神采依舊。在 Chanel,大部分的創作都連結著香奈兒女士的生活,包括2018年度最新發表,以她住處裡隨處可見的烏木漆面屏風為新一季設計主題的Coromandel 頂級珠寶系列。展覽形式也同樣圍繞於此主軸—巴黎大皇宮的挑高空間,前後錯落地掛上長短不一的布幔,被投射上饒富東方風味的山水花鳥風景,再與展示珠寶的櫃位交織出富有詩意的情境。我們就像走入一幅幅水墨畫的縮小人兒,目光一下子無法聚焦,不斷地在如同畫布的深度空間中遊走、觀察新系列的印象與主張…。

 

1. 靈感發想地

巴黎康朋街是許多時尚人士與名流出入的核心地帶,尤其是31號的 Chanel 總店,而位於上層的空間是香奈兒女士生前寓所,《美麗佳人》這次也走訪了一趟這專屬於她的風格天地—從玄關、書房、會客廳、餐聽(唯獨沒有睡房),每一處都能見到她私密的珍貴擺設物件,尤其是在17世紀風靡歐洲的中國烏木漆面屏風,為香奈兒女士遮蔽著門口、圍繞著壁爐及沙發陳設,她至多曾經收藏有32面,這回被她所鍾愛的物件成了靈感來源。全系列共有59件新作,其中23件為獨一無二之作,並分為三個篇章來演繹屏風上常出現的重要圖像—花卉、動物與礦物。

 

2. 東學西用的風格烏托邦

屏風是香奈兒女士的居家擺設,她會隨意將其展開或收合,或按需求裁切、拼合、拆解、縮減。這就是屏風有趣的地方,每個板塊各有獨立的畫面,或是全數串起就成了另一個更完整的故事,新系列便有許多以絞接工藝完成的塊狀金屬結構,像極了一座座被微縮的迷你小屏風。好比本系列亮點之作「Impression Florale」手鐲,雙面皆裝飾有圖案細節的矩形幾何結構被一個個組合起來,中央鑲嵌的黃鑽特別以轉軸機構固定,不論想穿戴哪一面,黃鑽的冠部能夠被翻轉過去,非常具有巧思。

 

3. 詩意珠寶結構

耳環與Y字項鍊的左右不對襯形式、刻意留白鏤空的珠寶結構,以及深淺錯落的寶石鑲嵌,也是本系列重要手法之一。描繪了山水景致的「Horizon Lointain」套件,黃K金的主體上不規則地鏤空或鑲飾象徵雲朵的珍珠母貝與包鑲鑽石,從側面看,鑽石與珍珠母貝其實是高低不一地鋪排出圖畫。彩漆與明亮寶石的選擇,讓來自烏木漆面屏風的用色靈感不顯沉重或太過貴氣,「Mineral Vibration」戒指鑲嵌了翠綠的沙弗萊石榴石、祖母綠與總重超過37克拉的碧璽;「Floral Evocation」戒指的紅色尖晶石、紅寶石珠,則在一片深邃黑漆彩繪之中更顯鮮活。

 

頂級珠寶的幕後推手

 

在炙熱的七月午後,我們走進巴黎芳登廣場18號,這裡曾經是一座豪華私邸,現在則是Chanel於1997年重新遷址的全球總部。如果你是顧客,只能限於樓下移動與欣賞珠寶作品,但我們通過了森嚴戒備(為了維護珠寶庫這是必要的!),直上建築四樓,走進催生Coromandel 頂級珠寶系列的祕密基地。

 

工匠的寂寞日常

推開大門,迎接我們的工匠/導覽員裝扮時髦又俐落,完全打破我們原先的刻板印象—白髮蒼蒼或戴著超厚眼鏡。他為我們導覽這座俯瞰芳登廣場八角形無價景致的堡壘:Chanel 頂級珠寶工坊涵蓋了多種工藝,包括電腦3D設計、珠寶模組製作、脫蠟製模、寶石鑲嵌、打磨、鐫刻等等。只有最重要、最精緻的珠寶原型、獨一無二之作和特殊訂製作品,才會委由此團隊全程由設計到製作完成。

 

而這是相對年輕且小巧的團隊,目前大約共有二十位工匠,年紀最小的是22歲,最資深的員工今年則是53歲。珠寶師、拋光師、製模師…他們的性格相同之處就是極度有耐心,因為每天都要在很小的面積上做一樣的動作,每個細微的角度與力道對作品的精緻度都有相當影響,所以不能有任何妥協。工匠,基本上就是得花上一輩子專研一項技巧的職業,很寂寞也很令人敬佩。

 

用愛打造的寶貝

珠寶是十分珍貴的物件,除了金屬與寶石本身就有的價值,它的美感呈現得完全仰賴工匠之手。製作珠寶的基礎與核心技術—蠟模雕刻、金屬拋光、珠寶鑲嵌工序等等,都交由各自專長的匠師來製作,每個步驟有不同的手法和難度。像是蠟雕的難在要讓弧形保有一致的線條跟順暢,更要時時注意下手的角度跟輕重;而以棉布為細部拋光的時候,分別握著布條與珠寶的兩隻手要能同步上下左右移動,這樣才能有均勻的光亮。時間跟經驗當然能累積手感與技巧,但更可貴且不容忽略的,還有工匠挑燈夜戰以點石成金的那一份心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