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佳人 Marie Claire Taiwan 美麗佳人 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Official(@marieclairetw) Marie Claire Taiwan美麗佳人 Marie Claire Taiwan 美麗佳人
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FASHION 風格專題

Longchamp,不只是到訪巴黎必買的包款,還是充滿愛的家族品牌!

家族企業是愛與情感的總和,有時是加分,有時是家累。但,對於成立了七○年的法國品牌 Longchamp 來說,親情的力量是助力,也是品牌的核心。
1 / 12

 

家族企業,往往是成功的助力也是阻力。但是,在法國品牌 Longchamp 的走向上,我們顯然看到的不只是一個打入全球各地、市佔率極高的企業,它更是世代傳承以及家族齊心協力的結晶。

在 Le Pliage 成為家喻戶曉的巴黎必買包款之前,Longchamp 是從父親帶著兒子經商開始。如今年事已高的品牌主席 Phillip Cassegrain 先生,當年十五歲時,年輕的他也曾騎著偉士牌,在巴黎的名牌奢華旅店之間,為顧客遞送貨品;父親帶著他坐船航行到亞洲做生意,累積出品牌知名度與名堂,進而也有了品牌工坊與工匠。

圖:Longchamp早年推出的菸斗與袋子。

不僅如此,過往創辦人 Jean Cassegrain 先生在草創初期,全家人都一起全心投入。在女性尚未有太多經營管理權的時代裡,Madame Cassegrain 就已擔起重責大人,統籌零售端、並管理品牌的第一間旗艦店。直至如今,第三代傳人,也是目前的執行長 Jean 與品牌設計總監 Sophie,又以新時代眼光,為品牌帶來了不一樣風氣的合作,與 Jeremy Scott、Shayne Oliver 跨界聯名,或是與超模 Kendall Jenner 建立起長期代言關係,平添更年輕時髦的風格。

我們所看到的 Le Pliage 或是 Longchamp 手包,看上去容易,但當年亦是 Phillip 先生由旅經四方、多方嘗試,也從日本的摺紙藝術裡獲得靈感,才方能為旅人帶來一個完美而輕盈的尼龍包。一段巧思,就自1993年陪伴我們至今。

直到現在,當我走進 Longchamp 位於巴黎的辦公室與 showroom 進行採訪時,所有的工作人員與 Phillip 老先生仍然都保有如家人一般的相處模式,親切與溫暖,在風格裡具有個人品味,不擺架子、也沒有距離感──正如同品牌給予所有人的感受。

 

Q:想請教 Longchamp 品牌主席 Phillip 先生,據說最一開始,您與父親曾經一同以郵輪航行的方式,到亞洲展開生意合作?

Phillip Cassegrain(以下簡稱P.C.):我當年17歲,先是航行到非洲,帶著我的書本與父親一起出發,接著又造訪了香港與新加坡。那個時期還沒有太多時尚相關的店舖,但已經開始有了百貨公司。在紐約時,我們的櫃位還只有3公尺X 9公尺大小,彼時我還很年輕,但父親已經慢慢開始把我訓練成一個生意人,而我能做的,就是不斷地練習,也參與了許多會議。

後來,我們到法國西南方開設了 workshop,專門生產製造商品,生意更上軌道。作為一個家族企業,我的壓力很大,但也是也很開心,我從顧客的需求學到很多經驗。直到父親已經沒辦法再旅行經商,就換我一路到義大利、德國、法國、英國等地出差,接手生意。

圖:現任品牌主席菲力普先生,年輕時候的樣子。

Q:作為家族企業,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您怎麼克服這件事?

P.C.我的兒子本來就在讀商業相關,女兒本來讀的是服裝設計,原來跟先生與兩個孩子一起住在里昂。我鼓勵她試著開始畫草稿,成果不錯,便讓她接管了手包系列的設計。當我在經營的時候,包款當然比較運動、實用、大眾;但是 Sophie 為現在 Longchamp 的包款,變得更精緻奢華,也以上好的皮革,做出更多不一樣的包。

有時候難免會有爭執的時候,但我們關起門來討論,然後找到解決的方法。然而我的太太,她雖然不是在相關產業,她原來的工作是在巴黎近郊的 food market 工作,聽起來似乎不太相關,但是我從她身上可以得到很多顧客的想法,聆聽並改進。

 

Q:那您當年怎麼創造出 Le Pliage 如此一個經典包款?

P.C.以前我們以製造男性用品為主,旅行袋、男人的小包,而我們當時也成功以小羊皮製的包款打入市場。當時我父親在旅行途中,就有許多製造不同款式的創意,他那時就結識了日本大使,也有了較為東方的靈感跟思維。

後來,我們第一項製造的女性用品,是可以帶入化妝室的化粧小包,而我加上去一條背帶,它就成了女性包款。爾後,我們開始以看起來具有皮革質感的尼龍布來製造行李箱,也以尼龍為布材創造出 Le Pliage 包的雛形。起初,是遇見了我一位朋友,他恰巧在為法國軍隊供應帳篷底部布料,十分耐用防水,於是我們決定用這樣實用的材料製作看看,是否可以創造出能兼顧軟料與堅挺架構的包款。最終,我們慢慢想出了一款以尼龍製作的托特包,拉鍊在正上方,也可以被摺疊至更小的大小,能作為旅行回途中的備用包。然而,在我去參訪日本後,我看到了「摺紙 Origami」,三年後,就出現了現在更為便民收納的折疊樣式。

圖:Longchamp最經典的包款Le Pliage。

 

最右邊為品牌執行長Jean、右二為品牌主席Philippe、左二為品牌設計總監Sophie

Q:四○到五○年代,Longchamp 當時曾為女人生產了菸斗、雪茄盒、菸灰缸等。我很好奇當年是否仍有其他平時難以與現在的 Longchamp 作聯想的產品?

品牌執行長 Jean Cassegrain(以下簡稱J.C.):我們家1950年代製作的菸斗和菸草用品大多是給男仕使用,有稍稍引入一些女仕菸斗,但客群仍以男性為主。之後,品牌推出了一個女仕小皮件系列 ( 皮夾、零錢包等 ) ,並於70年代末打造出我們的第一個手袋。


品牌的尼龍旅行袋系列記載了品牌歷史中極為重要的一筆。1972年,Philippe Cassegrain是第一個運用新布料─「尼龍」來製造旅行袋的人。當時飛機旅行方興未艾,但市面上有的旅行箱或旅行袋不是太重就是無法承受飛行。而最初的尼龍系列也成為Longchamp最受歡迎系列 ─ Le Pliage包款的奠基,並於1993年來到市面上。

Q:當市場已經很成熟時,如何繼續擴張?

J. C.:我們工作的本質是每一季帶來創新想法,這是我們在既有產品線基礎下仍能持續成長的原因。身為一間企業,我們深信:專注產品而非專注行銷,是邁向成功的鑰匙。

Q:當年Madame Cassegrain 是 Longchamp 創辦人最重要的支柱,你能跟我們談談她對品牌的影響嗎?

J.C.有句法國諺語說:一位成功的男人背後都有一位女人。Cassegrain是一位辛勤工作的女士,亦是四位孩子母親,這樣的角色在當時的職場並不常見。她負責統籌零售端、並管理品牌的第一間旗艦店,Cassegrain女士是以一位企業家的身份,站在她丈夫身側。我至今仍然記得1970年代在我還是個孩子時,在她香榭大道店面看到她的畫面。 

圖為Cassegrain家族的母親與四位孩子

 

圖片來源:@fashiontomax

 

Q:這次 Longchamp 剛在紐約時裝周舉辦盛大的秀,以及在巴黎舉辦派對。我們將會在歡慶七○周年的活動上,可以看到什麼呢?與超模 Kendall Jenner 將又有什麼合作?

品牌設計總監 Sophie Delafontaine:今年我們以許多令人興奮的計畫來歡慶七十周年。首先,我們宣布品牌的第一個正規大秀將於九月登陸紐約時尚週,藉由選擇紐約來體現Longchamp崇尚無畏、自由的精神,這也源於我們是精品品牌中,少數獨立於財團之外的家族企業。紐約時尚週是我們九月的第一個首要活動,另一個則是舉辦於巴黎歌劇院的70週年歡慶活動。Kendall全然體現Longchamp價值,她自由、獨立、熱愛女性、能夠因應快速變遷的世代且永遠讓自己時髦的不得了,這是我們認為的Longchamp女郎。

甫於紐約發表的2019年春夏系列,以流蘇為設計靈感,貫穿全系列。

 

Longchamp,不只是到訪巴黎必買的包款,還是充滿愛的家族品牌! Longchamp,不只是到訪巴黎必買的包款,還是充滿愛的家族品牌! Longchamp,不只是到訪巴黎必買的包款,還是充滿愛的家族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