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FASHION 風格專題

從Thom Browne、Chanel、 Dolce & Gabbana、John Galliano 的時尚設計裡看見宗教符碼

妳的衣物透了個性,但這樣的個性選擇又透了什麼樣的潛意識?透過紐約「Heavenly Bodies天堂的身體」和多倫多「 Iris van Herpen: Transforming Fashion 艾里斯·范·荷本:時尚變形」兩處時尚展的展出,這個問題有了個答案:或許,我們都想透過時尚變成這個時代最美神話的化身。

撰文攝影/ 林佳蕙

在鏡子面前用心裝扮的我們,面對一櫥充滿時尚細節的衣物和配件,將原來那麼裸的自己,透過一層一層的包覆和修飾,將己身轉化成自己或別人眼中理想的模樣,但,我們穿上的到底是一種什麼樣的精神社會產物?

我們都走在時尚的宗教殿堂裡

有人說時尚就是一種宗教,它讓你相信自己所穿戴的一切,並持續不斷的身體力行,就算大剌剌說著自己一點也不在乎時尚的人,也難自外於時代之外,你看七O嬉皮的霓彩和披垂風格、八O的強勢墊肩、九O年代的極簡席捲全球,誰能說自己與時尚無關?。而時尚設計們,不僅將時尚當成一種信仰,也把宗教納入成為創作的主題之一。今年夏天在紐約大都會美術館以本館和修道院分館兩處盛大展出的「Heavenly Bodies天堂的身體」特展,便是將包括Thom Browne、Coco Chanel、 Dolce & Gabbana、John Galliano、Jean Paul Gaultier、Christian Lacroix、Yves Saint Laurent、Riccardo Tisci在內等多位曾受宗教主題啟發而進行設計的設計師作品統整展出,在大都會所收藏的相關文物環繞中,兩相比照,展現凡俗身體和信仰之間的關聯。

流行天橋上,修女也能瘋狂

基督信仰在西方的文藝復興之前,不僅深刻影響了繪畫、建築和藝品的樣式,也對服飾產生了直接的影響,而由此產生的文化符碼並沒有隨著新時代的來臨而完全消失,反倒是深入了西方生活的內裡,對此文化中成長的設計師產生深刻的影響。例如純潔聖母的形象,總是那樣的深植人心,Jean Paul Gaultier 就曾在2007年春夏以15世紀法國畫家Jean Fouquet聖母抱嬰的畫像進行絹印、裁製禮服 ; Christian Lacroix受西班牙語國家在「聖週」跟隨聖母繞境的傳統啟發,曾於2009年秋冬設計的結婚禮服;義大利設計雙人組Dolce & Gabbana在2013年春夏的高級訂製服系列中,也以米蘭教堂貼金的聖母瑪莉雅為靈感來源,縫製過一席令人屏息的金色禮服。而時尚設計師與宗教圖騰並非只有這樣單向的影響關係,Yves Saint Laurent 和Riccardo Tisci都曾分別為巴黎和帕拉賈內諾教堂內的聖母像製作過華麗的罩服,讓聖母形象擁有新面貌。

除此之外,對於天使的追尋,也一而再、再而三地透過電影和時尚影像不斷強化,Yves Saint Laurent和John Galliano都設計過帶著大天使翅膀的純白婚紗,為婚禮這樣的儀式增添了更多神話的氣氛。十字架這樣的信仰物件,更是屢屢出現在各家設計師的作品中,現場所見Christian Lacroix以此設計的外套Karl Lagerfeld的背心,都是非常華麗的範例。

而設計師們奔放的想像力,可讓他們的創意不僅於此!在時尚的天橋上,也能上演一齣修女也瘋狂的華麗短劇,Thom Brown、Dolce & Gabbana、Rossella Jardini、Carli Pearson等設計師都曾以修女或修士的服裝為靈感,讓那些黑白相間的保守細節,散發帶著壓抑感的性感氛圍。展覽現場甚至放入義大利藝術電影大師費里尼更狂放的想像片段!他在1972年電影《羅馬》中有一幕仿造走秀天橋的場景,於此,紅衣主教變成秀場觀眾,進場的神職人員則以時尚台步前進,將觀眾帶入廣義宗教的深思裡。

現在,穿戴科技新宗教

在去神信仰的現代社會裡,大都會博物館這些以傳統宗教符碼為設計靈感的服飾,不免散發著一點淡淡的懷舊氣息。不過,人類社會總缺不了信仰的驅力,在科學至上的今日,科技無疑取代了宗教的位置,成為能解一切的神奇指標,時尚的伸展台上,亦是如此!九O年代Alexander McQueen大膽地將機器手臂搬上伸展台、以現場噴墨的方式讓一席白洋裝吸著流洩色彩,便是數一數二的經典時刻,而近年以光纖絲製作的服裝,或是遇水即變形的設計,也在材質上進行了突破。甚至在連槍械都能透過3D列印私製的今日,此項技術在服裝上所創造出的風景更是炫目,來自荷蘭的Iris van Herpen,可說是這個領域的設計之后!

1984年出生的她是科班出生的服裝系學生,曾在設計鬼才Alexander McQueen的工作室實習。也許是承襲了老闆對科技的偏好,她日後的發展也沒讓這位已逝的領門師傅失望。van Herpen在2007年創立自己的品牌,早期的作品如2008年的「Refinery Smoke 精煉煙塵」系列就可以看得出她對身體周邊空間的興趣,相較於其他設計師以探索身體曲線為主的設計方向,她的作品更有一種近似於雕塑的立體趣味,讓服裝不只是身體的附著物,而進一步定義了身體週邊的空間。

循著這樣的設計方向,她與各種科技的跨界結合是必然的結果,所有天馬行空的立體想像都有了實現的可能性。她在2010年所推出的「Crystallization結晶」系列就和建築師Daniel Widrig合作,將3D列印的服飾首次推上了伸展台,而在這之後,不管是2011年「Capriole 奔騰」系列裡的3D骨架洋裝,或2012年「Micro 微物」系列中讓人想起歌德建築的3D連身服,乃至2013年「Wildness Embodied 野性上身」和2014「Magnetic Motion 磁力動態」以雷射切割技術製造的眩目罩衫,都一再的讓觀眾發出驚嘆!

若說古老的宗教以條規多多少少限制了個體的生活,在以科技引領的新宗教之下,一切都循著擴張的路前進,人體所佔有的空間,或許在未來也都得以重新定義。而van Herpen這次在多倫多皇家安大略博物館的回顧展,不僅讓我們看盡了現有的精彩成果,也對時尚的未來有了新的盼望,設計師終於不用在各個二十世紀的年代遊戲裡打轉,而這條路因為van Herpen的設計而顯得清晰可期!

「Heavenly Bodies天堂的身體」

展出地點:紐約大都會美術館本館和修道院分館
展出日期:2018 年 5 月 10 日 – 2018 年 10 月 8 日

「 Iris van Herpen: Transforming Fashion 艾里斯·范·荷本:時尚變形」

展出日期:2018 年 6 月 2 日 – 2018 年 10 月 8 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