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FASHION 風格專題

是男或女,重要嗎?關於變裝皇后薔薇、Nymphia與Popcorn的人生故事

每年十月,都是美麗佳人最重視的月份,去年我們找了白化症女模 kimi裸身上街拍攝服裝單元,討論身體的界線與自主權,今年則請來了幾位變裝皇后:Nymphia、薔薇和 Popcorn,變裝皇后是結合美學、性別、情感和藝術等不同議題的總和,透過連續兩天的拍攝行程中,探索他們自我性別認同與流動的方式。

text/Christine Lee

變裝皇后Popcorn : 駭人與美麗,什麼才是正常的樣貌?

我來自紐西蘭威靈頓,在日本工作過幾年,2017年來台灣旅遊,在花蓮的電子音樂節,第一次嘗試變裝,也愛上這種表演形式。那時有人把一張貼紙黏在我頭上,上面寫著「情色爆米花」,當下就決定把它拿來當變裝的名字。一開始我跟變色龍一樣,什麼造型都嘗試,後來漸漸有了清晰、更好辨識的主軸。我的招牌裝扮是像在進行整形手術的人,介於駭人與美麗之間。我喜歡這種二元論的跨界概念,看起來漂亮又透漏著可怕,帶著曖昧不明,令人困惑。我認為變裝的重點,是去質疑一般認為的「美麗」概念,或正常人類的樣子。什麼是「正常」?如果我的行為舉止依舊是個正常人,那就算只是換上怪異的外貌,就變得不正常嗎?

Popcorn比Nick(本名)更瘋狂。應該說,我們從小到大,都在不斷壓抑自己。Popcorn讓我可以專心把Nick被壓抑掉的瘋狂面,盡情釋放出來,這樣Nick在現實生活裡,才可以得到平靜。變裝後,不只外貌,我的肢體動作也會跟著改變,變得更華麗、誇張。平常我是個老師,當老師跟變裝皇后其實是一樣的,你都是要扮演好一個角色,管理一群人,確保某個空間裡的氛圍能變有趣,吸引聽眾注意力,只要是好的表演者,也會是好老師。

變裝時偶爾會遇到計程車司機拒載,但台灣在東南亞國家來說,變裝文化算相當蓬勃,包容性也很夠。以前Gay bar還是主打陽剛風格的表演,近年來漸漸有變裝皇后風氣吹入,也在改變了。很多年輕皇后對照刑非常認真,也力圖探索台灣文化的政治面向,原住民變裝皇后也來勢洶洶,展現另一種文化美學。像Rose Mary就曾代表臺灣到澳洲參加原住民變裝皇后選美。對我來說,一場成功的表演就是能讓觀眾徹底忘卻其他事,百分百投入,吸收你所有的能量,當然有時也會擔心扭到腳踝或造型出錯,但隨著經驗越多,你會越來越拿手。

變裝皇后薔薇:有了專屬的鞋櫃,再也不必偷偷藏假髮了!

我很小就在學校做變裝表演,不過跟現在當變裝皇后不同感覺,只是戴個假髮、上眼線而已,不像現在什麼都追求細緻。大學本來唸日文系,為了更進一步築夢,便轉去讀化妝品應用系。我在學校成績蠻好的,還沒入學前,老師都已經聽過我的名聲了。奶奶是日本舞老師,登場表演時都穿得很華麗,媽媽因為工作關係也常要化妝打扮,可能因為這樣的關係,把自己弄得美美成為我習以為常的一部分。兩年前看了美國變裝始祖魯保羅的節目,在他們身上見到自己的樣子──平常是男生,但可以在短時間內,變出從頭到腳的細緻造型,是我很喜歡的藝術表現手法。

學校教的東西比較正統,我大部分的變裝技巧都是網路摸索來的,很快就上手。不過一開始最大的受挫來自家人,我家就我跟我哥兩個男生,都是同志,哥哥還比我更女性化,所以爸媽一開始很難接受,差點把我們趕出家門。那剛好是我開始玩變裝時,身邊人都支持,唯獨家人反對,真的很受傷。我一直很努力作這件事,做出很多作品,漸漸開始有品牌邀約,也和小凱老師合作,還受邀去日本參加同志派對。爸媽才發現我不只是玩玩,而是認真對待這份職業,可以養活自己,也沒違法或害人。原本最反對的爸爸,後來甚至買了新鞋櫃讓我放高跟鞋和假髮,我終於不必把假髮藏在衣櫃裡,可以名正言順擺出來。

現在我的房間,比我媽還厲害!雖然我爸始終沒開口說「你很棒」,但他的確開始以行動支持。我的造型多半偏歐美辣妹感,每次做造型之前都會依照活動主題,和我的設計師們討論,然後延伸出想法。我覺得變裝皇后最重要的是要有個人特色,即便你什麼都很好,沒特色人家也記不了你,我的特色大概是說話風格很賤吧(大笑)。剛開始變裝時,是為了把內心的自己展現出來。平常會在意別人眼光,聽到負面話語會往心理去,變裝後的我,對別人說什麼都不在乎了。

不過起初多少還是有點偶包,擔心變女裝會斬桃花。一開始在IG放變裝照,還有不少人退追蹤,後來粉絲人數反而加速成長,我想這些是真正懂得欣賞我的美的粉絲吧。本來入不敷出,打了兩份工就為了買化妝品跟假髮,現在變裝成為正業了。不過我希望不要只侷限在夜店,而是能把這文化推廣出去,畢竟它在台灣還算是地下文化啦。我們還蠻全方位的,唱歌、主持、做衣服、戲劇……每個變裝皇后都是藝術的呈現,需要被大家看見。

變裝皇后Nymphia :看似戴上假髮假奶,其實在掙脫綑綁!

我國高中就開始扮成少女時代了,算是很早就對化妝有初步概念。一開始覺得是找到另一個我,但後來發現,它不僅可以讓我更有自信做自己,也是一種面具,提供可以讓我逃進去的地方。以前我蠻害羞,但若要做表演吧,如果自己信心不夠,表演就不好看,所以當下就會完全相信自己,信心大概是這樣慢慢煉出來的。

好比說,我今天要去做一件沒做過的事,內心的Leo(本名)會說做不到,但Nymphia會說可以的,這是差別。Nymphia之所以讓你更敢做自己,是因為跟你平常樣子差很大,當你化上濃妝就不是正常人了,不管做什麼都顯得合理了。我認真看待變裝,是當完兵開始的,至今也兩三年了。之前的造型會按照夜店的主題來走,現在會自發性想一些主題,有點把它當藝術作品來呈現。我最近都在做BDSM的東西,很多束縛、綑綁,PVC材質的東西。也有像是女調教師、女秘書這種,帶著可愛、夢幻,以性為發想的角色。

之前我做了外星人主題,它跑來地球偽裝成人,不小心被科學家抓去進行實驗,有很多觀眾跑來跟我說,這好像第三性在這社會中被妖魔化的處境;也有做過性愛娃娃機主題,裡頭有家暴的場景,有女生看完跑來給我很多回饋。也有另一場表演,一開始以女裝登場,後來脫掉衣服假髮假奶假屁股,換上男性的束縛帶,展現被困住的感覺,有觀眾說,在表演當中看到自己對性別的掙扎與痛苦。有的觀眾對我讚美是「你好漂亮」,那是基本款啦,若像上述那種,對我的表演有共鳴的,也是很大的成就感。這兩年做變裝皇后的人越來越多,但它的確有辛苦之處,可以說是肉體上的虐待吧,假髮、假奶、假屁股,都是各種悶熱,雞雞還要收到後面,對肉體都是折磨。不過對於想嘗試變裝皇后的人,我的建議是,不要想太多,覺得很難,開始做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