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FASHION 時尚放大鏡

【珠寶小學堂】Louis Vuitton 用珍貴寶石和出色設計,征服女人的心!

Louis Vuitton 近日帶來了全新高級珠寶系列創作―Conquetes,大膽地以「征服」為全新高級珠寶系列命名,一方面暗示 Louis Vuitton 的珠寶新篇即將征服每位風格女士的眼球

Louis Vuitton 近日帶來了全新高級珠寶系列創作―Conquetes。在法語中為征服之意的全新作品,以 Monogram 和V字樣為設計主軸,這些最能代表品牌的元素與各式奢華寶石做出結合。大膽地以「征服」為全新高級珠寶系列命名,一方面暗示 Louis Vuitton 的珠寶新篇即將征服每位風格女士的眼球,另一方面欲讓這60多件輪廓鮮明而時髦的珠寶作品,成為摩登女郎的風格利器。不難想像,這些時髦、迷人且渾身充滿自信的現代女性,也是該系列最好的靈感謬斯,在 Louis Vuitton 巧妙融合 Monogram 花紋及V形設計兩大經典標誌的引領之下,順勢帶出該系列另一征服目光之及之處:稀罕的寶石。鑽石、祖母綠、石榴石、蛋白石、帝王拓帕石、帕拉伊巴碧璽及沙弗萊石,共築此趟「征服」之旅最吸睛且引人之所在。而這些珠寶,也宛如女性最好的護身符,無論是以類似家徽及盾章的形式出現,或透過抽象線條勾勒特定形象(如愛心),再不然憑藉寶石本身發散的神祕力量,陪伴佩戴者穿越無數的風格戰場。

鑽石

目前已知自然存在最硬的物質。光澤透明感,因折射率高,看起來閃閃發亮。是四月的誕生石。約半數的鑽石產自非洲。其它重要的礦區則分佈在加拿大、印度、俄羅斯、巴西與澳洲地區。鑽石在眾多寶石當中的地位,是眾所皆知的,而除了純淨度、色澤、克拉數等條件之外,得宜的切工,目的是要為鑽石創造出最佳的折射率,折射表現越好,鑽石就越「閃」。關鍵在於?適當的拋光、對稱性、長寬高比例等因素。至於車工形狀的選擇,往往取決於寶石本身條件,在損失最少重量、最大克拉數、能得到最佳形狀的原則下切磨出來,或者,因特別狀況的設計需求來選擇。

祖母綠

是埃及豔后(Cleopatra)最愛的寶石!也是五月份的誕生石。通常來說,因為晶體的原始形狀比較扁,它的折射率低,火光也少,所以長梯型輪廓的祖母綠形車工,最能襯出它的美。常有內含物(雜質),珠寶商人們,賦予它「寶石花園」的美稱,因為每顆寶石的雜質含量不同,直接的影響它的外觀,就像一座座種著不同植物的花園,是不是很有想像力呢!

石榴石

英語為Garnet,是一組在遠古時代就已經北使用為寶石研磨料的礦物。常見的石榴石為紅色,但其顏色的種類十分廣闊,足以涵蓋整個光譜的顏色。關於石榴石,有個美麗的傳說,在奧德修斯出征特洛伊前,他美麗的妻子珀涅羅珀給他一塊石榴石。之後特洛伊戰爭十餘年,奧德修斯一去不復返。珀涅羅珀一下子成了年輕的寡婦。然而她一直忠於愛情,石榴石的紅色讓她聯想起奧德修斯的超人力量和勇氣,仿佛是情人的血液。她自己沒有因為歲月等待而頹廢,溫柔婉約的特質依然動人。最終她等到了奧德修斯的歸來,還帶來了不菲的財富。

蛋白石

再也沒有比蛋白石(Opal)更深具藝術性格的寶石了!每一顆上等的蛋白石所閃耀出的光澤、色彩斑斕效果皆不同,就像是不同藝術家的作品,著色與意境也盡不同。蛋白石主要分為白蛋白石、黑蛋白石、火蛋白石三大類,其中黑蛋白石是最為珍貴的,如果晶質剔透,又能有紅黃藍綠四色在寶石中游移的最為頂級,不過最近無遊彩效果的粉紅色蛋白石也逐漸被運用在珠寶上。由二氧化矽凝膠硬化而成的蛋白石,含有5-10%的水分,有時會有失水問題而裂開,穩定度較容易不佳,所以特別在選購的時候要特別注意商家的信譽與是否為人造寶石。

帝王拓帕石

關於拓帕石名稱的由來有許多解釋,有種說法是來自於梵文的"火",也有種說法是來自鴻海附近的一個Topazios島嶼。最初,拓帕石被許多人認為是黃水晶,但細究其色澤、硬度,都與水晶相當不同。拓帕石也是當初許多歐洲人非常喜愛而以之為護身符的寶石。據說19世紀,俄羅斯的烏拉爾山脈曾是帝王拓帕石(也有人稱帝王玉)的重要產地。這種珍貴稀有的的寶石只能被沙皇所擁有,因為他熱愛這種寶石的顏色。拓帕石中的Imperial Topaz,有些也被稱作Precious Topaz,這個名稱被用以區分跟黃水晶很像的拓帕石。

帕拉伊巴碧璽

碧璽學名為電氣石(Tourmaline)可以說是寶石中顏色最豐富的一種,不過,清透的藍綠色調碧璽在這幾年成為風潮,起因正來自於1988年寶石界的新發現─青藍色碧璽─帕拉依巴(Paraiba)。帕拉依巴碧璽的名字來自於礦產地,位於巴西的Paraiba洲,其寶石色澤亮麗,獨特的青藍色帶有霓虹色澤,與一般因為鐵元素致色的藍色碧璽相較,帕拉依巴因為銅、錳兩種微量元素致色。不過因為開產地的產權問題,導致產量稀少,在物以稀為貴的情況下便十分昂貴,具有特殊收藏價值。雖然市面上流通的巴西帕拉依巴碧璽十分稀有,不過充滿活力的藍綠色彩與大自然聯想總是不謀而合,所以一般的藍綠色碧璽在設計師眼中也成為幻化靈感的絕佳美物。

沙弗萊石

1970年在坦桑尼和肯亞邊界的Tsavo國家公園被發現,跟祖母綠比較起來,沙弗萊石的綠顯得輕盈而有活力,而沒有祖母綠易裂損的問題。Tiffany & Co.看到了它的珍罕和設計潛質,為它命名「Tsavorite沙弗萊石」, 進而將它引進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