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王淨|power of cute

SUBSCRIBE

LIFESTYLE 熱門話題

羅浮宮228年來首位女館長!打破性別天花板 名氣將超越《蒙娜麗莎》?

法國羅浮宮將破天荒迎接228年來首位女館長勞倫斯.德卡爾,被法國總統馬克宏相中的她,背景、實力和經歷都不容小覷,更被媒體打趣名氣將超越《蒙娜麗莎》。

圖/美聯社、歐新社、達志影像

羅浮宮228年來首位女館長!打破性別天花板 名氣將超越《蒙娜麗莎》?

法國羅浮宮自1973年開館,長達228年的歷史中,即將破天荒迎來首位女館長「勞倫斯.德卡爾」(Laurence des Cars)!現年54歲的德卡爾同時是世界知名、遊客旅法必然前去朝聖的奧賽博物館(Musée d'Orsay)與橘園美術館館長(Musée de l'Orangerie),她在職期間讓兩間博物館的訪客人數都創下新高,在競爭激烈的嚴格選拔中,出類拔萃的經營實力讓她被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相中,5月26日任命她成為羅浮宮新任館長,這也被視為法國在兩性平權上又往前跨進一大步的象徵。

▲法國羅浮宮是世界知名的藝術館。(圖/歐新社、達志影像)
▲法國羅浮宮是世界知名的藝術館。(圖/歐新社、達志影像)

羅浮宮與藝文界面臨的挑戰


現任館長惹議

現任館長尚–路克.馬丁尼茲(Jean-Luc Martinez)已就職8年,他不顧館內策展人的建議,堅持的策展路線較為古典,導致當代藝術難以在館中展覽,領導風格也遭外界抨擊「獨裁」。加上馬丁尼茲為尋求資源,熱衷跨界與品牌合作,為了使民眾親近藝術,找來一對情侶在羅浮宮睡一晚,又將空間租給流行歌手拍MV、網路平台拍攝戲劇,這些宣傳手法在博物館界引起正反兩面的辯論,不少人抨擊他讓羅浮宮變得流於庸俗廉價。


雪上加霜的是,在馬丁尼茲主持下的羅浮宮,將已故美國抽象藝術家湯伯利(Cy Twombly)生前設計的展覽廳牆面重新油漆,破壞了湯伯利原先的珍貴設計,讓他的基金會氣得將羅浮宮一狀告上法院,連前任羅浮宮館長都對馬丁尼茲大加批評。


藝術大國卻罕有女性藝術館領導者

法國藝術文化蓬勃發展,卻少有女性成為藝術館的領導者,德卡爾2018年受訪時就對此表示,「由於官方機構接觸的女性管理者不夠充分,或是對她們信心不足」,她認為這是社會根深蒂固的文化陋習,女性也因此容易自我質疑,需靠自己克服這個觀念,也需要自我肯定,「要告訴自己:我有能力做到,這是我生命和職業生涯中的正確時機,我已經準備好了!」


疫情下的嚴峻挑戰

2019年的羅浮宮是全球最多人到訪的博物館,參觀人次高達1000萬,超過7成的到訪人次來自世界各國遊客,在疫情影響下,非但國際觀光客無法參觀,長期的封城和關閉博物館,也讓羅浮宮的經營更顯困難。德卡爾最擔憂人們因此變得過於封閉,對外在世界缺乏安全感,她說:「我想要和人們創造連結,這樣大家就能看到有個生氣蓬勃的世界,等著他們來探索。」

▲德卡爾成為羅浮宮228年來首位女館長。(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德卡爾成為羅浮宮228年來首位女館長。(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勞倫斯.德卡爾具備背景、實力與豐富經歷

歸還遭竊畫作引起熱烈討論

德卡爾做過一件令人嘖嘖稱奇的事情,她認為因為歷史或戰亂等因素獲得的藝術品,應當物歸原主,在擔任奧賽博物館館長期間,她大力倡議將奧地利畫家古斯塔夫·克林姆(Gustav Klimt)作品《樹下的薔薇》(Rose Bushes Under The Trees)物歸原主,該作品的原收藏人是一名維也納猶太人,二戰時期遭納粹偷走,輾轉落腳於奧賽博物館,法國文化部最終同意歸還作品,消息震撼藝文界。

 

經歷與實力打破性別天花板

德卡爾出身於法國文人家庭,祖父是曾經出版過數十本著作、赫赫有名的暢銷小說家蓋伊德卡爾(Guy des Cars),父母也是記者和作家,但有著顯赫的身世,不代表她就能在競爭激烈的羅浮宮館長選拔中脫穎而出。德卡爾是藝術史專家,她專精於19世紀至20世紀初期的畫作,也擅長以藝術推廣社會議題。


她在橘園美術館和奧賽博物館創下的佳績有目共睹,能吸引創新高的到訪人次,來自於她策劃多場新穎的劃時代展覽,像《黑人模特兒:從傑利科到馬諦斯》(Black Models: From Géricault to Matisse)這場展覽,旨在呈現19世紀西方藝術作品中,非裔女性帶來的影響,將過往人們忽略的非裔女性推上主角的位置,這場2019年的展覽成了精彩代表作,但她創新的同時不忘抓牢經典,取得高更(Paul Gauguin)等知名藝術家的作品,經典作品和創新精神讓她獲得空前的成功,也成為出線的關鍵。


打破展品刻板印象

德卡爾認為羅浮宮館內的文物和藝術品中,拜占庭時代與東正教藝術受到忽略,她將擘劃相關展區,希望補起遺漏的領域;另外她認為羅浮宮多是19世紀中期以前的藏品,19世紀以後的藝術品則多擺放在奧賽博物館,舉例來說,假設想看印象派畫作,就得去奧賽博物館,但德卡爾不同意這種「一刀切」的人為痕跡,「不應將藝術劃分時期,我希望19世紀的作品和早期藝術作品能有更多連結,或許會產生不同共鳴」。


關注當代議題

羅浮宮去年年底封館,5月19日才剛重新開放,法國文化部給這位新館長的任務包含促進古代藝術與當代的對話,以及吸引更多遊客,尤其是年輕族群。德卡爾也準備好應對這場挑戰,她認為「羅浮宮也可以很現代化」,更打算延長羅浮宮的開放時間,讓年輕族群下班後也能來逛逛,「享受迷失在羅浮宮的喜悅」。


羅浮宮有三大鎮館之寶,《蒙娜麗莎》(Mona Lisa)、《米洛的維納斯》(Vénus de Milo)、《薩莫色雷斯的勝利女神》(Winged Victory of Samothrace),德卡爾被打趣問道,是否會取代蒙娜麗莎成為館內最出名的女性,她笑說想取代蒙娜麗莎就野心太大了,「她已經贏了,她當然永遠都會是贏家」。


經營橘園美術館和奧賽博物館的經歷,讓她有信心挑起羅浮宮的擔子,對於自己能成為下屆館長,她說:「我想總統或許是認為我有沉著、冷靜的特質,看到我已準備好了。」德卡爾認為羅浮宮前身是皇家宮殿,如今卻是法國和全世界文明的精神集合地,「羅浮宮是巴黎之心,我已準備好要帶領羅浮宮往下一個時代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