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佳人 Marie Claire Taiwan 美麗佳人 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Official(@marieclairetw) Marie Claire Taiwan美麗佳人 Marie Claire Taiwan 美麗佳人
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LOVE & SEX 愛情慾望

拯救性愛的超親密療程—我與我的性事輔導師

你曾經想過「與陌生人愛愛」來拯救不完美性生活?近年來,在國外興起了一股性事輔導師熱潮,特別針對性愛方面有障礙的患者們,發明了這樣的「超親密治療法」。
1 / 3

撰文/Alix Fox  圖片提供/DR  翻譯/陳巧翎

26歲的艾瑪(Emma)張開雙腿,赤裸地躺在紫色的羽絨被上,一位五十多歲的男人正站在床尾,他雙腿間的腫脹顯示他已經預備好了。艾瑪期待這一刻許久,她深吸了一口氣然後對他說,「進來吧!」他輕柔地緩解她被入侵的疼痛,暫停動作問,「感覺如何?」艾瑪輕輕地笑了,用肯定語氣回答,「感覺很棒!」

雖然在這舒適房間裡兩人有著親密的舉動,但這不是一個尋常約會,艾瑪也不是在跟她的男友愛愛。這個男人,是所謂的「性事輔導師」。

超親密性愛療程

「性事輔導師」是經過專業訓練的性伴侶,每小時收費100到200英鎊不等,他們與客戶進行肢體上的親密關係,如果有必要的話,將會與客戶進行「愛愛」的過程。而這些行為都是為了幫助他們的客戶解決對性愛的障礙以及讓他們體驗一場健康又安全的性關係。

客戶們過去可能經歷過性虐待、一段不對等的關係、外遇、甚至有可能因為難產時所留下的外傷,而導致他們對性愛產生恐懼。有些客戶還是處女,有些客戶則是因為對自己的外表缺乏信心而無法與他人產生正常的親密行為。

倫敦的性學家麥可(Mike Lousada)解釋,這種親密療法被心理治療師證實是有用的,而且這些客戶的心理治療師將會在每個愛愛的療程後,仔細地討論客戶的情緒,以解決身心問題。

在麥可的職業生涯裡,他也曾當過25年的性事輔導師。「很多客戶其實看了很多年的心理醫師,但光是口頭諮詢程似乎沒什麼用,他們需要更深入的對待而不僅僅是對話,」麥可說,「在一個安全、可控制的環境下,與性事輔導師一起探索性慾可以讓客戶們的症狀獲得良好改善。」

要成為性事輔導師必須具備一定的潛力,因為親密療程所涉及的範圍很大,比起一般療程需要更為深入的探索及對待。27歲的吉納維夫(Genevieve),過去曾是一名性事輔導師,他曾幫助一名女性接受自己「不尋常」的陰唇,因為她認為自己的陰唇太大了,一度想要去做整形手術,認為這樣就可以擺脫困擾。但後來遇到了吉納維夫,開始嘗試親密療法,才發現規律的「愛愛」讓她覺得自己與常人無異,對自己開始有了自信,非常滿意自己不可思議的身體構造。

還愛著,才要一起解決問題

同是29歲的狄倫(Dylan)和珍妮(Jenny)在14個月前──也就是他們剛迎接初誕生的女兒時──開始嘗試親密療法。狄倫因為看到珍妮臨盆時瀕死的慘況,後來在每次愛愛時就會「回想」那個恐怖場景,害怕愛愛給老婆帶來傷害,進而產生床事恐懼。而珍妮則是困在產後身材走樣的陰影裡,認為肚子上的疤痕是造成狄倫性無能的原因,因此嚴重責怪自己的不是。珍妮說,「我們都渴望性,卻受困在彼此的經驗裡。希望經過時間的推移,加上性事輔導員的幫助,能讓我們重新享受性慾。」

59歲的玫兒(Mare Simone),已擔任性事輔導師超過三十年,她是從自己19歲被強暴後的復原之路而決定從事這行業。「創傷和恐懼將會使你披上一層盔甲,讓你對『性』感到驚慌和無可適從」,但玫兒表示,「你無法避而不談這些話題。這些傷是可以痊癒的,但是需要愛心和細心使這些盔甲撤除」。

41歲的納森(Nathan)和38歲的莫妮可(Monique)前來尋求玫兒的幫助,為了拯救他們16年的婚姻。納森表示,自己是一個對性完全沒經驗的人,在遇到太太莫妮可前,甚至不曾和其他女人約會,「我不知道該如何表達我的情慾,因為我害怕我會把這一切搞砸,所以我試著逃避性生活。」而莫妮可則認為納森拒絕她的求歡,「我在成長過程中一直對自己很沒自信,而他的拒絕讓我的不安全感日益加深。」

儘管兩人的性生活並不美滿,但他們堅毅的愛情讓他們決定尋找專業的幫助──但是目前為止傳統療法都不太有用。納森表示,他的腦海裡有許多心理師給的意見,但卻不知道該怎麼把這些想法付諸實現。然後他們聽到有關親密療法的消息,他們來找玫兒,納森希望有個女人可以教會他愛愛技巧,同時又不會令他感到焦慮,但又擔心莫妮可的自尊心能不能接受這件事?

於是他們一起來求助於玫兒,目前為止已經進行了五次的親密療程。莫妮卡笑著說,「第一次的時候我把納森獨自留在門後,他那時候還是非常焦慮。但當他結束第一次的親密療程時,我感覺到他有哪裡已經悄悄改變了。玫兒教會我們如何享受性慾,讓我們忘掉那些壓力和期待,單純的體會性帶來的美好。」

「我曾經想像過那會有多尷尬,一絲不掛的讓玫兒觸碰我,」納森說,「但她是如此尊重我的每個意願,那次療程完全釋放出最真實的我。」反觀莫妮可,她擔心她會忌妒丈夫和不同的女人上床,而且開始擔心納森會拿她與「性導師」做比較。事實上她感到很驚訝,而且承認納森的開放讓他們的性生活感覺「很美好」。「這是一個很勇敢的嘗試,而且回到家後,我們樂於分享我們所學到的,」莫妮可說,「玫兒替我們關係帶來新希望」。

探索性愛的過程

「因為性而交往不是性事輔導師的最終目的,」心理治療師凱蒂(Katie Sarra)說。凱蒂表示,如果真的發生這種事,可能是因為輔導師是新手而造成。親密治療在最一開始只會碰觸客戶的手,幫助他們與自己最真實的感覺連接。過了一段時間衡量後,才會慢慢依照不同的客戶需求而改變療程的強度。

麥可表示,當女性準備好赤裸身體時,他會開始進行「脫衣遊戲」。麥可解釋道,他會一件件慢慢褪下外衣,邊脫邊表達一些想法,例如:我對趴著這個姿勢感到羞愧,因為體態不夠精實。麥可說,表現一些自己的缺點或不足的地方,可以讓客戶覺得放鬆。

「我也會鼓勵客戶們脫衣時一起加入這場遊戲,讓他們說出對自己哪個部位沒有自信」。下一步,我可能會請那些從來沒看過男性生殖器的客戶們摸摸看我的生殖器。雖然觸碰並不會帶來性的快感,但至少可以讓他們知道『它』能產生什麼變化,以及它摸起來像什麼、如何勃起等──這是一場無壓力的遊戲和探索的過程。

當探索階段結束後,性事輔導師最後可能會開始與客戶調情,進入前戲階段。46歲的基恩(Kian De La Cour),觸摸性愛的導師,同時也是盲人們的性愛輔導員,解釋道,「我會用手指在他們不同的點上『畫圖』──像是在陰蒂、陰道、肛門外、括約肌等等──客戶們就像一張『人體地圖』,感受不同部位帶來的感覺」。順利的話,性愛輔導員也會提供比較特別的體驗像是口交或是人工刺激。

大衛(David)還是一個單身老處男,他與性事輔導師討論他的第一次療程。「其實很多人問我為什麼我不乾脆雇用一個妓女,或是乾脆找一夜情,但我覺得這兩個選項帶給我的只有強大的空虛感。」大衛解釋道。他認為失去童貞這件事不是只有性,而是包含許多親密的過程,每個步驟都不能缺少。「自孩提時代,我就在心中蓋起一道柵欄,將我自己和別人隔離。性事輔導師的治療方式幫助我跨過心裡那道檻。我現在有勇氣和一個女人建立一段正常的伴侶關係──有激情、承諾、還有親密,這些都是我以前想都沒想過的」。

輔導師的風險

但是親密治療並不是沒有風險的,不恰當的性接觸過程可能會對某些客戶造成潛在的威脅。麥可表示,任何一個好的心理治療法,最注重的因素都是如何操作客戶的情緒,讓他們與現實環境接軌──所以親密治療也應該更注重實際層面所帶來的影響。「你和你的客戶享受這些絕妙的經驗和令人屏息的快感,但幾個月後,情況可能會變得更深入。你的腦內啡會大量分泌,你將會以為自己已經墜入愛河了。你必須自覺這種情況並且擁有自制力。」玫兒說。

還有其他可能會發生的問題,例如:男性的性事輔導師如何對他們不感興趣的客戶勃起?要是客戶們發現自己的性事輔導師對自己沒有興趣,無法有生理反應,他們微薄的自尊心一定又會被摔成粉碎。

「有些輔導師會選擇使用威而鋼」,基恩承認說,「但我反對使用藥物來使自己起生理反應,因為我相信在療程內發生的事必須都是真實的,而不是假裝是個表演,從哪裡傳來的刺激都沒關係,只要我能發自內心真誠回應就行」。麥可承認親密療程對性事輔導師來說相當嚴苛。「它需要很大的心理自制力,所以現在我需要一段休息時間,因為我簡直已經精疲力盡了。花費多年在關注客戶的性需求上,我從我自己的渴望中解離出來,我開始無法享受性所帶來的美好。所以我改變作法,讓自己先休息一段時間來解決問題」。

這個工作的職業風險也很高,因為工作的性質使性事輔導師們較難找到長期的性伴侶,所以很多人都維持單身,在找尋真愛的路上跌跌撞撞。「今年我把目標放在找到我的 Mr. Right,可是我的職業使這個目標變得很困難」,玫兒說,「但這是我必須付出的代價」。

拯救性愛的超親密療程—我與我的性事輔導師 拯救性愛的超親密療程—我與我的性事輔導師 拯救性愛的超親密療程—我與我的性事輔導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