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LUXURY 行家帶路

一生必訪!奧地利薩爾斯堡音樂節與勞力士Rolex的藝術課題

隨著勞力士 Rolex 造訪薩爾斯堡 Salzburg 最好的夏日時節。將阿爾卑斯山麓的古鎮風光盡收眼底之外,體驗在此舉辦已近一世紀的藝術節更是重點,整座城市、每個角落皆能感到滿滿活力的藝術氣息,值得收入一生必訪清單。

Text/Kate Photo/DR

音樂是唯一語言

奧地利薩爾斯堡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選為世界遺產,站在盛具歷史意義的巴洛克式建築街道,就能遠眺連綿不絕的蔥綠山景,文化與自然成就了她自古以來中歐熱點的指標地位,而音樂天才莫札特 Mozart 的出生,再為薩爾斯堡添一筆美好想像和音樂聯想。小城的更大魅力,還來自於每年七至八月底,舉行為期六星期的薩爾斯堡藝術節 Salzburger Festspiele,以當今水準最高、歷史最久、規模最大的音樂慶典之姿,呈現超過180場包括三種形式(演奏會、歌劇、舞台劇),及不同時期、不同風格的豐富多樣演出,吸引全球旅人與藝術愛好者來訪。


首屆藝術節始於99年前,奧地利詩人、劇作家 Hugo von Hofmannsthal 心懷世界和平理念所創作的倫理戲劇《每個人》(Jedermann),於薩爾斯堡主教座堂前廣場的上演。薩爾斯堡藝術節主席 Helga Rabl-Stadler 說明:「在當時一次世界戰後的哀傷時代,有一群藝術家相信音樂能療傷、消彌距離和仇恨,也以此理念創辦藝術節,此價值對我們是非常重要的。」在薩爾斯堡,音樂與藝術不僅是慶典元素,更是一道道習題,聆聽此共通語言一飽耳福之餘,也藉著曲目所帶出的主題,去反思個人信念,也用熱情啟發彼此。



時間的藝術家

與薩爾斯堡藝術節共享理念的勞力士,自2012年起成為主要贊助商,讓藝術欣賞的推動更暢行無阻。對勞力士而言,支持藝術並非只是政治正確的口號,而是他們打從1905年開始製錶之初,即致力於挑戰與創造,1926年世界首只具有防水防塵功能的蠔式錶殼腕錶、1931年恆動擺陀自動上鍊機芯、1956年同時具備日期與星期顯示功能腕錶…每項發明與錶款的推出,都為當代製錶打下完美基礎,也是這位製錶家藝術性格的見證。勞力士的成就不只在於懂得做錶,對各式文化或賽事的實質行動支持,更讓它成為每個人心中的理想典型。

延伸閱讀:




與音樂大師的問答

除了和勞力士同席一連欣賞三場表演,共譜美景與樂聲的夏日回憶。此行,我們也與藝術節主席 Helga Rabl-Stadler、知名女中音同時也是勞力士代言人  Cecilia Bartoli,及維也納愛樂樂團主席Daniel Froschauer,暢談勞力士與藝術的課題。

 

薩爾斯堡藝術節主席 Helga Rabl-Stadler
薩爾斯堡藝術節主席 Helga Rabl-Stadler

Marie Claire(以下簡稱M.C.):勞力士除了從2012年開始是薩爾斯堡藝術節的主要贊助商,也是藝術節的靈感來源嗎?

Helga Rabl-Stadler(以下簡稱H.R.):勞力士激發我們做到的最好成就,就是讓藝術節國際化,把音樂帶入更多人們的生活中。有了勞力士的支持,薩爾斯堡藝術節得以夏季延續至冬季(為期一星期的薩爾斯堡聖靈降臨節),並走出歐洲,在亞洲、美洲推出「薩爾斯堡音樂節之夜」曲目表演。音樂是世界上唯一沒有文化隔閡的語言,不論你來自任何背景,都能參與其中;勞力士與藝術節的關係亦是如此,我們信任彼此,對自己做的事情都保有極大熱情,並追求同等卓越的目標。

M.C.分享一段與音樂有關的最早回憶?

H.R.:我是土生土長的薩爾斯堡人。藝術節期間我都要留在城裡,幫忙家裡照顧皮草與帽子店的生意,所以薩爾斯堡藝術節一直存在我的記憶裡。1964年8月7號,我和哥哥在大雨之中看了人生的第一場表演,我在當時的日記裡頭寫下:當音樂一下,天氣就逐漸放晴,這就像是童話故事裡的情節!

 

知名女中音同時也是勞力士代言人  Cecilia Bartoli
知名女中音同時也是勞力士代言人 Cecilia Bartoli

M.C.:1994年起,您成為勞力士代言人。2012年起,勞力士成為您擔任藝術指導的薩爾斯堡聖靈降臨節的獨家贊助商。您如何評價勞力士與藝術的關係?

Cecilia Bartoli(以下簡稱C.B.):勞力士是一個很棒的合作夥伴。我們都相信音樂與藝術的力量,是社會與生活的基本需求,以及專業的背後是需高度努力與非凡熱情,也因為如此,我們發展出相互尊重和信任的緊密關係。每次當我對於表演有新想法和野心計畫,勞力士總是願意傾聽我的建議與需要。如果沒有像勞力士那樣對藝術的真正承諾,一切就不可能成真。

M.C.:您在舞台上的成功秘訣?

C.B.:藝術需要強大的紀律和努力。但我真正的秘密是開放的態度,以及我對音樂的熱愛。


維也納愛樂樂團主席Daniel Froschauer
維也納愛樂樂團主席Daniel Froschauer

M.C.:2008年起勞力士與維也納愛樂樂團開始合作,您認為兩者的相同特質?

Daniel Froschauer(以下簡稱D.F.):我之前有去參觀勞力士製錶廠,近距離觀察錶匠的工作過程。我發現製錶就像樂團的日常,為了要拿出最好的表現,必須要非常專注,投入最多的努力,不是我今天累了就放任自己鬆懈。同時,演奏每個音符就像是捕捉下音樂的每個瞬間,我認為手錶也是,紀錄生活的美好點滴。

M.C.:您的舞台座右銘

D.F.:從心到心。維也納愛樂樂團是音樂節的重要支柱,除了管弦樂音樂會演奏外,還擔任歌劇演出的伴奏管弦樂團等等角色,每次登台我都打從心底全力去做,希望能觸動別人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