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RELATIONSHIP 愛情慾望

致,愛過的你

好像已經忘了,愛情為什麼停在那裡。每段開始,都曾刻骨銘心;轉身離開,是明白,是遺憾,是生命中不可承受之必然。一年初始,正是時候出清舊回憶。三位女孩,三封寫給前男友的信。說完再見,讓我們昂首闊步迎向下一幕風景。
採訪撰文、攝影/Floyd C.   圖片/達志影像  
 
好像已經忘了,愛情為什麼停在那裡。每段開始,都曾刻骨銘心;轉身離開,是明白,是遺憾,是生命中不可承受之必然。一年初始,正是時候出清舊回憶。三位女孩,三封寫給前男友的信。說完再見,讓我們昂首闊步迎向下一幕風景。 小S不說,女人真不懂:看那些前男友教我的7件事
 

離婚七年後,Jennifer Aniston 終於提筆寫信給小布:我原諒你了,也不恨你們了。
 
 
第一封信:他說無法跟我做愛
Esther,30歲,愛情期限:一年一個月
 
Esther 和K首次見面就聊了八小時,二週後墜入情網。K對她說,「以後你什麼都可以告訴我,因為你不是一個人。」18歲隻身從台南北上闖蕩多年的 Esther,頭一回覺得自己在台北有了一個家,認為終於遇到可以嫁的對象。
 
交往前,她非常清楚K是個玩咖,兩人坦承過彼此的過去,K也慎重保證:我玩夠了,遇到你我想改變。某次K計畫跟三名女性友人去澎湖玩,儘管沒去成,直覺敏銳的 Esther 赫然發現一行人中有K的砲友。三女一男在澎湖會怎樣?倔強的她內心疑惑卻不肯問,逼自己表現得比歷任女友成熟懂事,跟K的親友打好關係,甚至在工作上幫出主意,但副作用是K覺得窒息,用疏離報復;她使勁討好,因一句「我以前女友沒人超過50kg」瘋狂減肥、做微整形、買性感內衣。但越努力倆人關係越緊張,最後K說,「我不想跟你做愛。你好可怕。我不知道這樣下去我會不會偷吃。我們真的不適合。」
 
後來,K有沒有偷吃已經不是重點,Esther 敗給了愛到面目模糊的自己,「也許不要太了解男友的過去比較好,越在意一個人,越會有心魔。就算男友說過可以依賴他,也別真的相信,還是要保有自己。」分合一年多,K提了分手,她回到南部工作。這封信,她想告訴K:我依然愛你,你身邊不是我也無妨,至少我完整了自己。
 
 小天后 Taylor Swift 特愛將前男友寫進歌詞,〈Dear John〉裡寫道「我悔不當初,沒聽他們勸我:快逃吧。」據傳影射 John Mayer,對方也不爽另寫〈Paper Doll〉反擊。

第二封信:永別了,爛雞雞
Sue,26歲,愛情期限:三年
 
Sue大三透過社團遇到P,交往四個月後她偶然看到簡訊「老公,我要去上課囉,by愛你的老婆」,才發現P有個從高中交往至今的原配,在別的縣市念書。Sue提分手,但P不甘心要求復合,保證會跟原配斷乾淨。獅子座的Sue好強,「大家都說他不可能改變,我偏不信,想試試看自己的能耐。」事實證明,P真的很會劈。他愛搞失蹤,只准自己一直玩但Sue必須隨傳隨到。有次週末又找不到人,Sue出門騎車散心,眼睜睜看見P開車載原配去吃飯。Sue帶種地衝上前,「欸,怎麼這麼巧遇到你們。眼見為憑,既然你們不分,就換我們分吧。」
 
研究所時期,倆人在另一個城市重逢,P說悔不當初哭求復合,Sue再度豁出去,「我覺得他真的因為我改變了,所以想當個原諒別人的人。」事實證明,狗改不了吃屎。P瞞著整間實驗室同學搞上學姊。Sue的價值觀一度動搖,尤其P總提童年缺乏母愛來博取同情,「我那時陷入憂鬱,懷疑是自己太愛計較、不夠包容,他說的都對。」終於,她決定徹底跟P畫清界線,脫離這些謊言與背叛。據說,P後來還是娶了原配,嫁妝是棟三千萬的房子,二個月後被抓包偷吃朋友老婆。這封信,她想跟P說:謝天謝地我離開了你,讓我遇到珍惜我的他。
 

從玉女變浪女的 Miley Cyrus 寫信給解除婚約的前男友:抱歉將你推開,以及之前荒唐的行 為,我還愛你,我們聊聊吧。
 
第三封信:愛情太短,遺忘太長
Chloe,32歲,愛情期限:一年八個月
 
2004年,巴黎一間小酒吧,到法國念書的 Chloe 邂逅了來自不列坦尼的酒保V。煙灰缸下壓著的字條「我可以認識你嗎?」為異國戀情揭開序幕。因為這個亞洲女孩,V第一次嘗試用筷子吃飯;女孩也試著到電影院看說法文的湯姆克魯斯。五百多個日子,有爭吵,有甜蜜,有背叛,有修復。漸漸,Chloe 受不了人生漫無目標的V,提出分手並和朋友去了非洲、荷蘭、體驗更寬廣的世界。兩人後來曾短暫復合,但隨著回台時間逼近,除了結婚,別無他法能留下。可當時兩人太過年輕,許不了承諾。
 
七年後,前往法國出差的 Chloe 撥了通電話給V,躊躇著「他還記得我嗎?還單身嗎?該怎麼打招呼?」重逢那夜,兩人 update 近況,笑談當年的一見鍾情。去年,因工作身心俱疲的 她安排了法國度假,P帶她去聖米歇爾山旅行,幫她過生日,正是十年前他們最後一趟旅行的行程。晚餐時P說,「我常想,如果妳留下了,我們結婚了,我們是否已經當爸媽了。」嘆息,無奈,悸動,熟悉,儘管兩人之間流動錯綜複雜的情緒,但誰也沒勇氣放手一搏。或許,說穿了兩人還是比較愛自己。這封信,她想跟V說:何德何能,能被一個人深深記得十年,謝謝你,mon petite vieu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