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孔劉|Precious Season

SUBSCRIBE

RELATIONSHIP 愛情慾望

「喜歡做愛,就是真的喜歡啊」專訪Audrey、曉薇:身為享受性的女人,我不抱歉!

你,熟悉自己的身體嗎?你,了解自己的慾望嗎?當你對情慾感到羞恥或不自在時,就讓我們用《臉紅紅深度床遊牌卡》,讓性融入日常,展開和自己身體真正的相處。

text、photo/女人迷

「喜歡做愛,就是真的喜歡啊」專訪Audrey、曉薇:身為享受性的女人,我不抱歉!

專訪當日,烈日微傾,是個天氣明朗的下午。台北的夏日午後,總是夾帶一股又一股悶呼呼的熱浪,正值立秋,卻不覺大暑已過,還處於全身汗線都枕戈待旦地部署對抗氣溫的狀態,女人迷專訪為了同時進行 Podcast 錄製,一行人將場景拉到了錄音室。

約定時間恰好,遠端參與的曉薇已經上線,Audrey 晚了幾秒鐘推門入內,進門,便用她一如既往明亮的嗓音招呼,帶著整個夏天的氣息,Say Hi。

女生也可以,將性的訴說與體驗,歸於日常

盛夏聊性,期待的是一哄而散的矜持,敞開那些不願面對的真實,然而 Audrey 說,想要敞開,實則需要勇氣,「事實上,我完全是個受性的恥感深深困擾的女子,直到現在要掌握、或者訴說自己的性經驗,我都還是會感覺到一個很深很深的不好意思,」她提到,做性議題倡議,某種程度上是將能量返還於自己,在建造社群的同時,感覺到我們同有一種尷尬與不自在,於是我們能坐下來談一談,原來我們有一樣的不自在,而且它其來有自。

2020 年,女人迷開啟《臉紅紅床遊牌卡》專案,取材臉紅紅營運 6 年來的精華,以「互動互助」為出發,透過打造一組情慾探索的互動遊戲,帶領使用者與自己、與伴侶、與閨蜜展開性的對話,將性的訴說與體驗,歸於日常。

「其實去年要在嘖嘖平台展開這個募資計畫時,我的心裡是充滿猶豫的,女人迷有各式各樣的主題,包括性別力、回家吧、臉紅紅,而其中我最不擅長、最少討論、最不知道該如何接近的,就是性。」Audrey 說,去年因為打造《臉紅紅床遊牌卡》認識在女性情慾議題耕耘許久的曉薇,像是在貧貧沙漠裡摸到一塊長滿鮮花的綠洲似的,「嚴格來說,曉薇已經走過對於性害怕的階段,有她參與進來,更能幫助我在過程中,找到我可以談論、也覺得舒服的方式。」

關於女性對於「體驗性」、「享受性」、「訴說性」、「需求性」的諸多不自在,其因複雜,從青春期開始,女性與身體之間便結下了曖昧不明的樑子,腫脹的乳房、紊亂的經期、探索性的自我觸摸、潮濕的底褲以及母親萬年不變的囑咐——女生不得隨便,要懂得保護自己。這些,都成了架空你身體的緊箍咒,彷彿你再往前踏一點,就會有墜落的風險。

於是乎,我們都在極端的保護下,禁忌化接觸性的資格,促使迷惘與迷思共同存在。

你的陰蒂,應該擁有與陽具一樣的權利

「大家對於女人的身體、情緒有太多的不了解,且這個社會對於『性』應該長什麼樣子,總有一個既定的想像,」曉薇提到,當女人的性被禁錮了,剩下的,就會是男性對於性的解讀,「所以,當這個世界沒有完全容納對於女性身體的理解,『性』很有可能會變得太過於強調『抽插』行為,而忽略掉女人最重要的性器官,也就是陰蒂。」

就拿高潮來說好了,當女人的「性器官」在性愛的敘事裡頭被次要化,就會大幅度地降低其高潮體驗,同時,當整個性愛流程中的時間感是掌握在其中一方手上,另一方的需求則容易遭到忽視。

曉薇分享,致使女性在性愛中難以高潮的原因有三,一是忽略外陰部的刺激;二沒有足夠的時間累積、放鬆、敞開、臣服到可以去經歷高潮狀態;第三,信念有時也會影響女性性愛的放鬆與享受程度。

信念是什麼?曉薇說,光是很簡單的「我不應該是一個享受性的女人」或「哎,我可能真的沒辦法享受性愛」等念頭,都有可能降低當下的性愛體驗。

長時間以來,社會在女生身上留下雪白的珍珠,一面耳提面命地說,女孩呀,保護好自己的矜持,那才是你身上最美的東西,如此制約在心底長成一株爬窗草,抓住那扇享受性愛愉悅的窗,讓陽光無法透進來。

「有了那些制約的信念,更容易限制我們對於身體可能性的想像,當女人不夠相信自己的身體有無限的可能,可以體驗到不同種、不同強度的愉悅時,高潮就難以發生。」曉薇的語速時快時緩,能感受她迫切地把想法訴諸語言的焦急之感。  

親愛的,我的高潮需要多一點時間

即便兩人早已從青澀少女,長成輕熟女子,但談及性愛,Audrey 大方表示,與其說是自在,不如說練習自在吧,「我常覺得在高潮這個點上,女性舒服的起點與終點,相較於男性很不明顯,我常都在開始很久之後,才突然發現自己已經處於一個很 Aroused(激起情慾) 的狀態。」Audrey 提到,當我們的身體不如男性,有一個很明確的 Erection(性興奮 / 勃起)時機,也沒有一個代表結束的體驗,就會很難估所需時間。

「對,很多人對於女性高潮『到底要花多少時間』的觀念不太正確。」曉薇立馬接話,而這一來一往,就像是閨蜜聊性,話題會一點一點的被戳中核心,對話者與接收者皆能從中產生很大很大的共鳴,在來回之間,那一種終於「被懂了」的共鳴感是很震撼的,在對話之中,所能感受,所有女生,都需要有一個曉薇,慢慢地,讓妳訴說心裡真實感受。

「對於女生來說,前戲上最少有個 20 分鐘,不要馬上去接觸敏感性器官,讓身體充分展開,去敲開那個渴望被接觸的狀態,再來進一步的觸摸,會是最好的,」曉薇說,當然行為技術上可以透過調整彼此的互動達到平衡,最重要的,還是調整價值觀:「你要真心的相信,自己真的值得那樣的時間,不要用不好意思、造成別人的麻煩來影響體驗,你要知道,你的身體本來就需要這個時間,因此你更應該完完全全地捍衛、守護身體的需要,這就是所謂,我跟我的身體是站在一起的,到了那個狀態,你才有可能被真的打開。」

身為女生,我們該如何找回自己的「高潮敘事」?

然而,究竟是什麼,讓女生對於身體所需要的時間,充滿罪惡感?

「前面 Audrey 提到,有很多女生連自己已經處於性興奮的狀態都沒辦法注意到,這是一個非常關鍵的資訊。」曉薇說,通常我們理解高潮,都是以非常陽具思維的經驗來思考,它有明確開始、明確終止,且它是可見的,光是性器官與身體差異,就使得生理男性與女性的身體在性體驗、性興奮模式上有很本質的差異。

「就連所謂的學院派,都是到了近十年,才開始去思考我們一般想像中的性興奮模型,好像太以陽具為中心,而當女生在想像高潮時,總是拿另一個身體的經驗去談我們身體『應該如何』,你就有可能會覺得:我是不是花太久時間、我是不是根本沒辦法高潮?」拆掉裝在身體上那些預設模式,重新去接近身體真正的需要,女生們才會發現,你以為「多了」的那些時間,本就是你身體的必然與必需。

回頭去找回女性自己的高潮敘事,需要一些些刻意的經營,行為的調轉,漫長的溝通,或者,需要一些工具的輔助。

「這就是我們想要推動《臉紅紅牌卡》的原因吧,希望可以打破過去思考『性』的單一視角,讓這些可能偏男性的、偏西方的思維,一點一點撥開,最終我們才有撥雲見日的可能性。」Audrey 帶著過去避而不談的恐懼,一路疾行至此,匆匆步伐裡,有種我就是要來談談我所恐懼的傻勁,更有一種,我都可以,相信你也可以的任性。

「這其實也有像當初《臉紅紅》為什麼要創站,就是希望可以讓東方女性,尤其是台灣的,所有人情緒經驗可以被很好的體現、討論和自我理解,」Audrey 提到,無論是論壇還是牌卡,都是想鼓勵大家,作為女性在經驗情慾上,真的可以有自己的需要、自己的追求,透過打造產品與無物如此務實的方法,想要告訴全世界,在這裡有這麼多的女性,希望可以看到性的面相有很多種,而女生們在乎的那種,也應該被包含進去。

而創造討論,同時也就是在創造社群。曉薇說,社群是非常重要的空間,它幾乎是一個主流社會認知某件事情的方式,因此「性的討論」要想開始轉變,跟社群有很大的關係。

「這個社群可以小至『我與朋友之間』,也可已大到像社群網路平台、媒體,甚至是小型社會,這些社群如何去支持每個人的性向,和他們所想要的性體驗,關乎到這件事情被關注、接受與在乎的程度,」曉薇說,很現實的,當我們的社群持續制約女性未受性愉悅發生,討論空間就無法繼續擴張。

反面而言,當性它可以被討論的時候,它就可以被正常化,而人們就會有更多的管道,去了解哪些方式可以使「性」更好地發生,所有人也都可以更自在地表達自己。

打造一副多元共融的牌卡:我們所說的女性,是你所想得到最廣的那種

2021 年,女人迷啟動《臉紅紅深度床遊牌卡》第二代,延續第一代的精神,並加入更多「與自己遊戲」的內涵,帶著使用者把性的體驗,融入日常生活,融入與自己的關係,展開和自己身體真正的相處。

「這次和曉薇合作臉紅牌卡,我們進行了很多場用戶訪談,其中包含女人迷團隊內的跨性別女性。」Audrey 提到,在多元共融的時代,很多人對於談論性別很感冒,總覺得因為政治正確所以要做,「但事實上,多元共融的核心在於海納、在於包容,是我們意識到每一個人都有不同,因此無論是內容討論、產品打造,我們都希望創造讓彼此都可以更舒服的空間。」

聊到女性情慾,我們很容易把自己放在異性戀視角的女性經驗裡,在這之中,女同性伴侶的情慾呢?跨性別女性的情慾呢?他們的懼怕與期待被看見的部分是什麼?這個部分,有沒有在同一種敘事裡被好好的承接,對於曉薇與 Audrey 而言,是相當重要的。

 「臉紅牌卡首次釋出的時候,我其實被一個問題困住許久,」Audrey 分享:「這個產品本身,是想打破大家對於『性』的既定想像,那我怎麼樣在牌卡設計裡頭,容納不同的性別認同、不同的性傾向,我的話要怎麼說、我的代名詞要用『她』還是『他』,我在指涉一個對方伴侶時,我選用的名詞是否包含不同可能性,同時,也包含到開放式關係?」 

當產品本身就在很當代的議題裡,所有的討論都會導向本質的探討;而當我們談論女性情慾,期待的是擁抱彼此間那種共感的最大公約數時,是否有小部分的聲音,會因此失落在這些討論之外? 

「為了避免這些情況,在《臉紅紅牌卡》的文字與圖像上,我們希望可以做到稍微模糊性別邊界,你不會一看就覺得圖像是男生、還是女生,或是立刻掉入異性戀的視角,在這個過程中,我們期待創造的是:世界上有各種各樣的身體,你可以跟女人的身體玩,也可以跟男人的身體玩,而我們想要討論的『女性』,是你所可以想像得到,最廣的那種。」

帶著如此初心,Audrey 與曉薇訪問了團隊內的跨性別女性,從他的視角來看產品:「假如這副牌卡想要包含跨性別女性的需求,有什麼是團隊可以去調整的?」  

Audrey 說,很多時候經驗很難從一個身體,真正跨到另一個身體,因此所有的認知都僅止於猜想,然真正去了解之後你才會知道,海納在女性集體感知的最大公約數下的那些「共感」,比你原先想像得還要共同。 

「比方說,你聽跨性別女性說,當他透過鏡子看見自己的身體時,仍會不知道該怎麼面對自己的樣子,一方面你覺得這個內心的糾纏很動人,另一方面,你更覺得,這件事情和我站在鏡子前面觀看自己時,根本是一樣的。」

經驗的共同性,發生在對話開啟之後,才知道在性裡,那些討厭自己的地方;裸身時,很害怕看見自己的部分,無論那個部分是哪裡,都是我們共有的身體經驗。  

「對我來說,在一次次的訪談裡看見女性身體經驗裡的共同性,是我們收到最多的禮物,而那個禮物就是看到多元共融裡頭,異中求同很珍貴的一部分。」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女人迷,原文詳見於此。】  


延伸閱讀

「他觸摸我的方式,不是我喜歡的」想要擁有好的性體驗,從與自己做愛開始

「不是只有性愛才會感受到歡愉」關係心理學:關係經營需要兩人一起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