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CELEBRITY 娛樂新聞

【獨家專訪】大量的音樂和瑣碎細節!徐佳瑩的幽默生活小革命

創作歌手有很多種,有的離經叛道,有的歌以載道,當然也不乏嬉皮、文青、迷幻等各類派別,但說到徐佳瑩,你第一個想起她清清亮亮的歌聲、圓圓的臉,說話很像你高中時代某個傻氣女朋友,一條腸子到底,跟她相處就像呼吸新鮮空氣,或讀一本輕鬆小品,不是大風大景,卻是過好日子之必須。

採訪撰文╱李郁淳  攝影╱張嘉興  造型╱林智強

一點牽掛和些許幽默,大量的音樂和瑣碎的細節,就是徐佳瑩最誠實的生活樣貌。

創作歌手有很多種,有的離經叛道,有的歌以載道,當然也不乏嬉皮、文青、迷幻等各類派別,但說到徐佳瑩,你第一個想起她清清亮亮的歌聲、圓圓的臉,說話很像你高中時代某個傻氣女朋友,一條腸子到底,跟她相處就像呼吸新鮮空氣,或讀一本輕鬆小品,不是大風大景,卻是過好日子之必須。

原本是台中小護士,搬來台北一圓歌手夢,大概歌壇找不到幾個如此跳 tone 的案例。誰會想到當初在節目中開玩笑說,得到冠軍要改賣雞排的圓臉小女生,就這樣寫著唱個度過了精采的五年。有些人咬牙切齒說夢想,每出一張專輯面孔就略略變了樣,但徐佳瑩不是,五年過去了,她還是溫溫順順唱著,沒有變成紙片人,頂多只是把瀏海大方梳起來,像跟世界說這就是我,喜歡或討厭,我都可以把臉舒坦亮給你瞧。
 

沒練好走路,跑起來就會腳打結

她心裡不是沒過折騰,剛入行覺得什麼事情都應該分享,寫歌的人嘛,本來就裡外不應藏私,每發一次片就要掏空。「其實我的生活就跟一般人一樣,除了比賽,沒什麼特別經歷。在第一和第二張專輯之間沒有工作,那時候不是沈溺在戀愛,就是放空,等到真正動起來卻發現自己沒有東西可以給,步調很亂,那感覺就像平常沒好好走路充電,一跑起來才發現腳打結,對愛情觀也產生懷疑。那時覺得未來一定會嫁給對方,後來才驚覺原來過得不好,在愛情裡也沒有進步。」

儘管愛情來來去去,有些東西得到卻是再也不會走了。像是從中部家裡接上來的白博美「帝寶」,「養一隻狗是很大的牽掛,有了帝寶就像家裡有了小孩,每天工作完畢只想趕快回家陪牠。」還有家裡添了新成員,「哥哥的小孩出生後,我的生活隨著新成員出現,開始改變際遇,知道該怎麼認真往下走,怎麼打開心跟這世界溝通。」以前她寫歌總要把自己關起來,往心裡頭挖東西,挖到痛苦不堪的程度,也不知道外面發生什麼事。而談起戀愛來,更是只有兩人小世界。「現在的我不會硬逼自己強說愁,雖然過去的詩意和纖細都不見了,但是我很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