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CELEBRITY 名人故事

蕾雅瑟杜(Léa Seydoux):「比起男演員,女演員更加剛強有力、更有企圖心,她們具備更強大的力量。」

趁著第七十屆坎城影展之際,《美麗佳人》和法國女演員蕾雅瑟杜(Léa Seydoux)有約,與她暢談關於女權、身為女人以及幸福生活的種種可能面向。

採訪撰文/Nina Bouraoui  翻譯/郭亞平  圖片提供/Marie Claire France、Marie Claire Italy

電影將生命注入我們生命的內在,安靜的人生長河緩緩流向心靈大海。電影世界裡的人生提昇了我們,它讓我們去作夢,讓我們感動,讓我們去愛、去恨,彰顯我們的勝利,暴露我們的挫折失敗。演員住在電影國度裡,他們既是天使,也是惡魔。我和法國女演員蕾雅瑟杜(Léa Seydoux)有約,準備採訪她。傍晚時分,帶點憂傷,幽微的氛圍,天色漸漸暗下來,我相信這是個充滿希望的夜晚。巴黎依然是魅力無窮的巴黎,是一場流動的盛宴,是創造奇蹟的地方。我坐在一間位於蒙巴納斯(Montparnasse)的餐廳裡,這裡是蕾雅瑟杜指定的地點。餐廳老闆得意的告訴我蕾雅把餐廳當成是她的辦公室,他把我領到蕾雅的「辦公桌」。我等待著蕾雅的出現,在茫茫人海裡搜尋她的蹤影。終於蕾雅瑟杜映入我的眼簾,她穿著褐色與藍色的衣服,頭髮盤起來,她先是看著迷人的巴黎,然後眼光望向我,一抹微笑始終掛在臉上。美的不可方物,閃耀動人,整間餐廳因為她的出現而亮了起來。我認為偉大的的女演員不是那種不食人間煙火的美女,應該是才貌氣質出眾又有內涵的。我們開始進行訪談,我相信蕾雅瑟杜是非常真誠毫無保留的。

關於女性力量與電影工作

Nina : 關於女權主義,你有這方面的意識嗎?有這樣的警覺性嗎?

蕾雅瑟杜:我從來不認為自己和男生有什麼兩樣,不覺得有什麼不平等,就是很自然養成的觀念。我不知道是因為文化背景還是和我所受的教育有關。我的父親就是個女權主義者,他愛女人,又熱愛自由。他總是跟我說,「 孩子,妳長大後一定要工作,做一能個展現自己特質的獨立的人」。我的父親非常崇拜尼采,這樣說您懂了吧 ? 父親認為做自己才是最重要的。身為女性,我未曾感受到威脅。當然,我這一輩之前有許多女性深受男女不平等影響,不公不義的情況層出不窮。

Nina : 根據過往的作品,我觀察到你飾演的角色相當刺激感官,都能激起觀眾的慾望?

蕾雅瑟杜:我認為挑起觀眾的慾望是身為女演員的本質,觀眾期望在女演員身上看到女人味的特質。神秘感、強烈慾望、青春活力這些都是女性的特質,由此來看,男女是不平等,畢竟男性與女性的身份大不同。

Nina : 女演員是否感覺比男性演員次等呢 ?

蕾雅瑟杜:我不這麼認為,反倒覺得女演員的地位高於男演員。比起男演員,女演員更加剛強有力,更有企圖心,她們具備更強大的力量,儘管薪酬方面遠不及男演員。電影產業的確歧視女性。我遇過有人跟我開一些帶著性別歧視意涵的玩笑,但相同情況事情不可能發生在男演員身上。

Nina : 我們在你身上看到帶點男性化的女性特質,或者該說是有女人味的男子氣概,令人著迷。

蕾雅瑟杜:我的確具有如此雙重性格,我有非常女人味的一面,同時也很有男性作風,這和我的個性有關。小時候的我留著非常短的頭髮,完完全全就是個小男孩,非常野,一直到我十二歲,大家都叫我小伙子。

Nina :現在的你還看得到當年的影子嗎?  

蕾雅瑟杜:有的,我很高興自己依然保有這種雙重面向。無論是在電影裡或是私底下的生活,我感覺自己就是個男人,一個自由自在、無拘無束的男人。

Nina :我們在法國導演阿布戴柯西胥(Abdellatif Kechiche)執導的《藍色是最溫暖的顏色》(La vie d’Adèle)裡,欣賞到你淋漓盡致的表演。

蕾雅瑟杜:我喜歡在《藍色是最溫暖的顏色》飾演的角色,但是人們很容易被誤導,將《藍色是最溫暖的顏色》貼上同性戀電影的標籤。我認為該片最引人入勝的是關於強大的女性力量的描繪。

Nina :那是一種不覺羞愧地活出自我的女性力量嗎?

蕾雅瑟杜:女性力量的展現,無關乎異性戀者或是同性戀者。我發現女性具有強大的力量。我不知道《藍色是最溫暖的顏色》算不算女性主義的電影。拍片過程確實是相當複雜,五味雜陳,讓我感覺受屈辱。我不想再糾結於此,但事實是如此。

Nina :由於片中大量的性愛場景嗎?

蕾雅瑟杜:沒錯,電影完全超越了原著。

Nina :因為影片講的是一段激情熾戀的愛情故事嗎?

蕾雅瑟杜:這是一部扣人心弦的影片,張力十足,情感飽滿,造就其吸引人的獨特魅力。

Nina :我可以感覺到您對於自己的表現相當自豪。

蕾雅瑟杜:事實上,《藍色是最溫暖的顏色》造就了我,所有我演過的電影為我增添人生閱歷。電影匯聚大量的人生小片段,演戲讓我同時活過不同的又平行的人生。

Nina :電影一如文學,檢視現實人生。法國新浪潮電影的舵手,導演弗杭斯瓦楚浮(François Truffaut)說過,電影的重要性大於人生。

蕾雅瑟杜:楚浮曾說,現實人生比電影裡的人生更具想像力。

Nina :楚浮還說電影不會擾亂真實的人生。拍片結束後如何重拾自己生活?

蕾雅瑟杜:這的確是非常奧秘,讓人猜不透的事,我不知道怎麼辦到的,如同我也不清楚自己為何會演戲。我不確定是受到外在環境、導演或是其他演員的影響。演員有許多方式進入一部影片中,有人說演戲要完全融入妳所詮釋的角色裡面,成為那個角色,這點我並不認同,因為無論是哪個角色,妳扮演的還是妳自己。

Nina :一定得是情感豐沛、愛恨分明的人,才能夠重新找回感動嗎?

蕾雅瑟杜:其實是電影幫助了我,成為我宣洩情感的管道,許多無法在真實人生中流露的情感,我反而能在電影裡表達出來。和電影裡的我相比,日常生活中的我沒那麼戲劇化,少了些張力。我是一個十分敏感的人,有時候會被暴漲的情緒淹沒,所幸我懂得克制自己。我們受限於社會環境,所以在現實人生中必須維持某種形象。

Nina :這算是自我保護的機制?像防火牆一樣?

蕾雅瑟杜:並不算是防火牆,因為我依然能感受到情緒的波動。如果碰到讓我想哭的事情,我會試著忍住淚水。自從我的寶寶出生後,我變得比較少有那種會出現在年少歲月的猛烈情感,我把年輕氣盛全放在電影裡爆發。或許是因為我和自己人生和解了,現在的我欣然接受。

關於身為女人

Nina :有了孩子是否代表成為真正的女人?

蕾雅瑟杜:生孩子實在是不可思議的美好。

Nina :女人的命運需要經歷懷孕生子?

蕾雅瑟杜:不是,然而令人難以想像的是懷孕、生產、為人母整個過程喚醒人類的動物本能。嬰兒住在女人的身體裡,分娩過程更是無可比擬的非凡經驗,讓我保有一份永誌難忘的精采回憶。我感覺自己就是一隻動物,再加上哺乳......,其實我們都忘了人類本就是動物啊。

Nina :成為母親改變了你 ? 

蕾雅瑟杜:其實改變並不大。

Nina :你一直以來都具有母性嗎?

蕾雅瑟杜:母性是複雜的,但是我想與動物本能的關聯性,還有與我們的身體、胸部、性慾的關係依然延續著。成為母親後,感覺自己力量倍增,更加強大。

Nina :你是一個深情的戀人嗎?

蕾雅瑟杜:是的!我想有些人完全不懂得愛人,有些人無法愛人。無法愛人的人是因為他們只愛自己,我認為他們很孤單,我不一樣,我需要有另一半。

Nina :你可能為了愛情而拒絕一部電影嗎 ?  

蕾雅瑟杜:我並不自我設限,如同我告訴您的,我就像男人,自由自在,不受拘束。相反地,我做很多事情的出發點都是為了愛。

Nina :你認為成功是壓倒性的嗎?是令人興奮的?  

蕾雅瑟杜:力求成功是我前進的動力,但我時常提醒自己,所有的成就都可能在一夕之間化為烏有。所以我不斷地前進,無法接受退步。

Nina :所以退步代表失敗嗎?

蕾雅瑟杜:是的,不過我也體認到人生中有些事情會讓我們放慢腳步,總有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牽絆我們。

Nina :你會成為女演員是必然發生的事嗎?

蕾雅瑟杜:其實小時候的我並不想當演員,會走上演員這條路完全是一個偶然的機緣,但我心裡想著要逃離這一切。我和所有人一樣,有著自我毀滅的傾向,我嘗試奮力抵抗,猶如狂風暴雨中的一葉扁舟。

Nina :你是指對抗惡劣的本能?

蕾雅瑟杜:對,正是如此。

Nina :那些邪惡的本性是針對其他人還是你自己?

蕾雅瑟杜:是針對我自己。如果我聽從邪惡的本性,可能就此墜入墮落的深淵。身邊實在有太多誘惑了,我試著抵抗,只是有時難免會低頭屈服。

Nina :你需要留意的是內心的脆弱,或者更確切的說是內在的惡魔?

蕾雅瑟杜:那是內在的惡魔。

Nina :因為內在的惡魔太誘人?

蕾雅瑟杜:我有許多夢想在心裡蠢蠢欲動,實在太多了,你無法想像......

Nina :擔心受到強烈的潛意識影響?

蕾雅瑟杜:是巨大無比的潛意識。

關於幸福人生的可能

Nina :接下來的工作計畫是?

蕾雅瑟杜:自從拍完加拿大導演札維耶多藍(Xavier Dolan)的《不過就是世界末日》(Juste la fin du monde)後,我就沒再接戲了。真的想念拍戲。接下來我會參與兩部影片演出,五月份開始工作。事實上自從為人母後,我就有個想法,為了養活一家子,我得出門去打獵。

Nina :是指去獵野豬,帶野果回家嗎?

蕾雅瑟杜:是啊,就是這樣!我很開心能重新投入拍片,可是卻又害怕自己不會演戲。

Nina :對你來說,幸福是什麼?

蕾雅瑟杜:幸福就在簡單的事情裡,都是捶手可得。幸福代表超越自我,來自工作上的成果,幸福是自我約束,自我要求,嚴謹律己。我認為放縱自己享樂並無法讓妳得到快樂。懂得約束自我才是好的。

Nina :認為自己是聰明的惡魔?還是變得理智的惡魔?

蕾雅瑟杜:在享樂面前,我們經常想讓步,輕易地任由享樂擺佈,我們錯了,因為真正的愉快來自於謹慎克制。

Nina :所以我們需要花上一輩子的時間才能夠明白這道理。

蕾雅瑟杜:這是我們一生的課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