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COMMUNITY 視野觀察

【個人意見專欄】關於人生的五四三:政治時尚

一般人談到時尚,總會在腦中浮現起一個商女不知亡國恨,隔江猶唱後庭花的景象,一群人身著華服手持香檳酒杯,言不及義的發出哦呵呵的笑聲(還是說只有我有這不知哪來的錯誤觀念),總之,時尚與政治,與社會議題,對很多人來說,似乎是不相干的兩端。
Text/個人意見  四月號《美麗佳人》 Photo/各品牌、達至

形於外的服裝,有時候不只是一種服裝,而是一種宣言

一般人談到時尚,總會在腦中浮現起一個商女不知亡國恨,隔江猶唱後庭花的景象,一群人身著華服手持香檳酒杯,言不及義的發出哦呵呵的笑聲(還是說只有我有這不知哪來的錯誤觀念),總之,時尚與政治,與社會議題,對很多人來說,似乎是不相干的兩端。
 
因為時尚與政治社會議題,一個是對外表的裝飾,一個是對體制的挑戰,看似毫無關連,但其實時尚也是一代一代推翻自己,跟社會運動也是一步步挑戰既有體制有相應之處,時尚界的潮來潮往,新銳設計師從邊緣往主流移動的過程,都與社會運動和政治若合符節。
 
 時尚是我們表達自己的方式,而我們所關切的社會潮流,都跟時尚息息相關,形於外的服裝,有時候不只是一種服裝,而是一種宣言,在次文化的圈子裡猶為如此,好比一度是年輕人叛逆象徵的牛仔褲,龐克代表對傳統價值觀的挑戰,香奈兒藉由拋棄束腰解放了女人,瑪麗關創造出象徵性解放六〇年代的迷你裙,時尚潮來潮往,其實與社會運動息息相關。
 
村上春樹談川久保玲,他說那些七〇年代焚燒胸罩的女權份子的精神,現在化為結晶掛在漂亮的南青山的精品店裡,川久保玲的設計永遠有無數的哲學意義讓人去探索,你可以從她的系列裡閱讀出女性角色的改變,對一些社會現實的批判,以及各式各樣對既有審美觀和體制的挑戰。
 
時尚是公眾幻想的表達,同時也引領某些風潮,那麼,時尚設計師們有他們的社會政治思想嗎?有的,Prada 年輕時是義大利的左派成員,曾經走上過街頭抗議(身穿聖羅蘭的襯衫就是了),Vivienne Westwood 一直以來對社會議題的關心沒有斷過,近來對公平貿易,綠色時尚著墨甚深,Kenneth Cole 的廣告常更像政治性的宣導廣告,其他設計師,對於同志人權,疾病,戰爭,都有話說。

直接反應的有之,採取戲謔方法的也有,好比剛接任 Moschino 的 Jeremy Scott,第一個系列把速食和名牌做一個連結,把大眾文化和高端文化對比,你可以單純享受這個系列的歡樂氣氛,也可以藉此機會思考他想表達的議題。
 
因為政治而影響設計師的個人生涯,最慘痛的例子莫非 John Galliano,他因為說出反猶太的歧視語言,一夜之間從全球最炙手可熱的設計師變成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兩個品牌馬上開除他,至今都無法翻身,時尚不只具有政治性,還極度要求政治正確。
   
時尚從來不是在溫室中培養,在象牙塔裡孤芳自賞的,服裝決定了我們面對世界的方式,也決定了我們移動的姿態,選擇穿上什麼,是表達自我,而在這個自我裡面,就包含了我們對政治,對社會議題的看法。也許你覺得,只是選擇穿上身的衣服,但在這選擇的過程裡,其實伴隨著千百種社會的,政治的議題,我們不是虛有其表的花瓶,熱愛時尚,是一種關心社會的方式。
 

陳祺勳

中山大學藝術管理研究所畢業,
以藝術投資為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