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王淨|power of cute

SUBSCRIBE

COMMUNITY 視野觀察

【鄧惠文專欄】 情感上最寂寞的狀態,是無法與身邊的伴侶分享

活在一種關係之中,卻必須望著遠方──身邊伴侶無法分享,也無法想像的遠方,這是情感上最寂寞的狀態。

Text/鄧惠文

【鄧惠文專欄】 情感上最寂寞的狀態,是無法與身邊的伴侶分享
自從在《別來無恙》一書中談到自由與依戀的矛盾,我接到許多回應。與過去相較,是相當不同的回應。的確也有女性扮演著與一般想像不同的角色──並不是苦苦追趕著愛情與男人,而是被愛情與男人追趕著。
 
身邊通常有個好男人。但對於這個好男人,女人不願被束縛,不想給承諾。不想對他專一。女人說,我想要自由,想遠走高飛,想實現自己所有的潛能。對不起,我不是那種甘於平凡生活的人,我不能跟你在一起。你想要的家庭是裝不下我的。真的可以如此自在、獨立,不需要親密關係嗎?我相信有人真的如此,但許多這樣說的人,真正的原因是心裡另有他人──一個理想、幻想、得不到的情人。對於得不到的情人萬分牽掛,與對待身邊好男人的態度完全不同。
 
「A一直守候在我身邊,好多年了。無論如何跌倒,都能握著他的手再站起來。可是只要一站起來,我就無法忍受繼續待在他的身邊,覺得不耐煩!我的心追隨著B,十年來他始終飄忽不定,總是不在身邊。但我對他有一種難解的依戀。最近B再度消失,而A向我求婚了,我該怎麼辦?」
    
甚麼是難解的依戀?有點像國王的新衣──別人看不見,自己也不太清楚的一種愛。周圍的人都說,B根本不愛妳,A比較好。可是,自己一直相信與B之間有一種珍貴的東西。一邊等待著B,卻也始終沒有真正地離開A。
 

處在這種情況中,直接選擇任何一邊都可能很糟。如果選擇持續依戀B,將繼續活在幻夢中。愛不只是感覺,也該包含真實的生活。一個在現實中經常缺席的戀人,看似真人,但卻只是心中幻想的投影。
 
如果選擇可靠的A呢?明知自己不愛他,只是選擇一個避風港,跌倒時的拐杖?或許這樣的伴侶能提供表面的支持,但是,漂流的心呢?一個無法引起她的熱情的男人,能留住她漂流的心嗎?會不會每天一起生活,卻仍然感覺寂寞,偷偷地望著遠方?
 
活在一種關係之中,卻必須望著遠方──身邊伴侶無法分享,也無法想像的遠方,這是情感上最寂寞的狀態。
 
為什麼不忠於自己的需求和感覺呢?在真實生活中相互扶持的需求是重要的,在感覺上契合、擁有熱情也是重要的,少了任何一部份都不算完整,A或B都不是解答,感情並不是二選一的習題。
 
因為心思被飄忽不定的B困住,所以沒有餘力建立另一段需要用心經營的關係,只能與不麻煩而省力的A保持關係,結果當然會演變成沒有出路的二選一僵局。與其思索如何二選一,不如多花心力理解自已的依戀。是否混淆了幻想情人與真實情人的面目?是否由於過去的缺憾,執意黏附在傷痕上,不痛就覺得不真實?
 
對B一般的情人,該走出不切實際的依戀,對A一般的好人,該放下沒有愛的依賴。重整自己之後,重新尋找共享生活與情感的伴侶。遠或近,往往只在一念之間!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