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COMMUNITY 視野觀察

【宥勝看世界專欄】如果還活著,你會怎麼做?

不久前,我突發奇想把自己關在一個密閉空間裡,然後利用演戲時的「情境訓練」來讓自己進入某個故事當中:我已經死了,但被選為心理研究的對象,所以我的腦電波得以被暫時保留,到我回答完所有問題。我被自己的回答給嚇壞了!我非常後悔我死前的一切決定。

Text/知名演員暨旅遊節目主持人 宥勝  Photo/宥勝之旅FB

當我走出那個密閉空間後,我感激這一切,也感謝自己曾因為恐懼而拼命獲得成果,但那些珍寶都不會再影響我未來的決定了。我決定,要先做完目前生命中最重要的事。

我最近常常用這個問題來決定人生的下一步:花兩個月拍電影?花六個月拍電視?花時間陪家人?還是去完成熱血的夢?

 

這招以前幾乎都沒有用,因為人生不只很短、也很長,所以「如果今天是生命的最後一天」這種假設經常打動不了我,以至於一時激動之後,還是會回到充滿擔憂普世價值、繼續為未來退休生活拼上老命的生活。但這樣的過程真的很鬱悶,而且不自由,因為如果不按照自己的熱情前進,就會有一種被恐懼束縛的圍困感:怕沒錢、怕犯錯、怕比不過別人、怕看不起自己。這樣的我很不快樂,而且身邊最親近的人也會被影響。

 

結果不久前,我突發奇想把自己關在一個密閉空間裡,然後利用演戲時的「情境訓練」來讓自己進入某個故事當中,並且身歷其境。這個故事在說:我已經死了,但被選為心理研究的對象,所以我的腦電波得以被暫時保留,直到我回答完所有問題後,才會被釋放回浩瀚的宇宙之中──也就是進入真正的死亡。這個故事聽起來非常好笑,但它幾乎改變了我,因為我被自己的回答給嚇壞了!

 

我非常後悔我死前的一切決定。死前的我,因為害怕已經當父親的自己不再受粉絲喜愛,所以想要遵照過去的經驗,封鎖一切與妻女有關的消息,假裝沒有這回事。我汲汲營營接觸更多的戲,也更急迫的想證明自己的專業,以免自己被圈子淘汰。我放棄我熱愛的旅行、熱愛的寫作、熱愛的家人、熱愛的夢想,只是一心一意的想要賺更多的錢,來支撐我未來的生活,來填補我從小到大被灌輸的恐懼:為了退休、為了未來,一定要放棄現在、放棄享受、放棄所有與賺錢無關的熱情!我因此變得麻木、冷漠、易怒、害怕……這就是我死前在做的事。

結果最後,我死於一場車禍意外,然後什麼都沒了。

 

我激動詢問妻女的狀況、同車人員的安危、家裡長輩的反應,但他卻冷冷地說他不知道,而且也不重要。我抓狂了,我大喊怎麼會不重要!他們是我最重要的家人!我最重要的…「但是,你已經死了,也回不去了,而且等一下你就要完全消失,所以這一切,對你來說都是沒有意義的。」死後的記憶一片空白,只剩現在這個與我互動的腦電波,那種無力、那種懊悔,讓我整個人淚流滿面……。

 

但其實我還活著。所以當我走出那個密閉空間後,我感激這一切,也感謝自己曾因為恐懼而拼命獲得成果,但那些珍寶都不會再影響我未來的決定了,我決定,要先做完目前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我想與妻女擁有一次美麗的假期;我想要再完成一趟連自己都佩服的壯遊。沒有為什麼,我就是想做,也不想再有遺憾了,不管是一分鐘、還是一秒鐘,或許我的錢會很快用光吧?或許家人以後都會過著淒慘的生活吧?但既然已經與最親密的家人討論過、彼此也願意承擔,那我又有什麼理由害怕地拒絕自己呢?這就是我現在的生活方式,而且我心底很清楚,我絕對不會讓自己和家人餓死。

 

「如果還活著,你會怎麼做?」你也能回答這個問題嗎?

 

【宥勝看世界專欄】「我們」的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