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佳人 Marie Claire Taiwan 美麗佳人 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Official(@marieclairetw) Marie Claire Taiwan美麗佳人 Marie Claire Taiwan 美麗佳人 rss
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COMMUNITY 視野觀察

鄧惠文:愛情的歷史、信仰及其他

愛看羅曼史的她說:「比任何號稱療癒的書都還要療癒。我的生活完全平淡無奇,只有在小說中可以確定我的心還會跳。」
也許她才是一直在心裡保留一個位子的人—給大學時那個他的位子。對於現實,她一直活得若即若離,依附著「無論如何只要去找他就會被修好」的信念。
愛看羅曼史的她說:「比任何號稱療癒的書都還要療癒。我的生活完全平淡無奇,只有在小說中可以確定我的心還會跳。」其實,這樣沒什麼不好。有人沒辦法看愛情小說,不只是小說,韓劇、日劇、或是澎湃一點的電影,都看不下去。因為自己的感情已經夠煩的,如果有一小時可以休
沒想到,生活平淡的女子,因為一個輾轉看見的訊息而心律不整起來,連羅曼史都看不下去了。
至少她一直這樣以為。不管遇到什麼愛情的挫折,感覺快要腐爛時,只要想起他眼中映照的、完美的自己,就能重拾信心,相信自己應該追求更好的人生。
歷史是人寫的,當然可以竄改。現在,她能夠討價還價的,只剩下竄改歷史的嚴重程度。被篡改的只是對外的表述,還是連他內心的意識也移動了?
其實他沒有忘記大學時膜拜的女神,但為了對老婆示愛,所以說出這種話?或者,從愛上老婆開始,他已經把她的位置移除。甚至更糟,他並沒有移除那個曾經用來供奉她的座席,而是以一樣的奢華規格,換給別人坐。(後兩者有差別嗎?當然有。被全心供奉過的才會明瞭的細微差異。「我
我們在憂思中哀悼愛情脆弱易變的歷史。心跳稍微恢復正常的數日之後,她發現自己第一次對於丈夫的心思感到好奇。他也信仰過女神嗎?
1 / 7
也許她才是一直在心裡保留一個位子的人—給大學時那個他的位子。對於現實,她一直活得若即若離,依附著「無論如何只要去找他就會被修好」的信念。 愛看羅曼史的她說:「比任何號稱療癒的書都還要療癒。我的生活完全平淡無奇,只有在小說中可以確定我的心還會跳。」其實,這樣沒什麼不好。有人沒辦法看愛情小說,不只是小說,韓劇、日劇、或是澎湃一點的電影,都看不下去。因為自己的感情已經夠煩的,如果有一小時可以休 沒想到,生活平淡的女子,因為一個輾轉看見的訊息而心律不整起來,連羅曼史都看不下去了。 至少她一直這樣以為。不管遇到什麼愛情的挫折,感覺快要腐爛時,只要想起他眼中映照的、完美的自己,就能重拾信心,相信自己應該追求更好的人生。 歷史是人寫的,當然可以竄改。現在,她能夠討價還價的,只剩下竄改歷史的嚴重程度。被篡改的只是對外的表述,還是連他內心的意識也移動了? 其實他沒有忘記大學時膜拜的女神,但為了對老婆示愛,所以說出這種話?或者,從愛上老婆開始,他已經把她的位置移除。甚至更糟,他並沒有移除那個曾經用來供奉她的座席,而是以一樣的奢華規格,換給別人坐。(後兩者有差別嗎?當然有。被全心供奉過的才會明瞭的細微差異。「我 我們在憂思中哀悼愛情脆弱易變的歷史。心跳稍微恢復正常的數日之後,她發現自己第一次對於丈夫的心思感到好奇。他也信仰過女神嗎?
也許她才是一直在心裡保留一個位子的人—給大學時那個他的位子。對於現實,她一直活得若即若離,依附著「無論如何只要去找他就會被修好」的信念。
愛看羅曼史的她說:「比任何號稱療癒的書都還要療癒。我的生活完全平淡無奇,只有在小說中可以確定我的心還會跳。」 其實,這樣沒什麼不好。有人沒辦法看愛情小說,不只是小說,韓劇、日劇、或是澎湃一點的電影,都看不下去。因為自己的感情已經夠煩的,如果有一小時可以休
沒想到,生活平淡的女子,因為一個輾轉看見的訊息而心律不整起來,連羅曼史都看不下去了。
至少她一直這樣以為。不管遇到什麼愛情的挫折,感覺快要腐爛時,只要想起他眼中映照的、完美的自己,就能重拾信心,相信自己應該追求更好的人生。
歷史是人寫的,當然可以竄改。現在,她能夠討價還價的,只剩下竄改歷史的嚴重程度。被篡改的只是對外的表述,還是連他內心的意識也移動了?
其實他沒有忘記大學時膜拜的女神,但為了對老婆示愛,所以說出這種話?或者,從愛上老婆開始,他已經把她的位置移除。甚至更糟,他並沒有移除那個曾經用來供奉她的座席,而是以一樣的奢華規格,換給別人坐。(後兩者有差別嗎?當然有。被全心供奉過的才會明瞭的細微差異。「我
我們在憂思中哀悼愛情脆弱易變的歷史。心跳稍微恢復正常的數日之後,她發現自己第一次對於丈夫的心思感到好奇。他也信仰過女神嗎?
Text / 鄧惠文

也許她才是一直在心裡保留一個位子的人—給大學時那個他的位子。對於現實,她一直活得若即若離,依附著「無論如何只要去找他就會被修好」的信念。
 
愛看羅曼史的她說:「比任何號稱療癒的書都還要療癒。我的生活完全平淡無奇,只有在小說中可以確定我的心還會跳。」
 
其實,這樣沒什麼不好。有人沒辦法看愛情小說,不只是小說,韓劇、日劇、或是澎湃一點的電影,都看不下去。因為自己的感情已經夠煩的,如果有一小時可以休息,最不希望的就是有任何東西讓人想起愛情。
 
沒想到,生活平淡的女子,因為一個輾轉看見的訊息而心律不整起來,連羅曼史都看不下去了。
 
「不久前,大學時認識的男生,現在當然不是男生而是大叔了,終於結婚了。」
 
「人都要結婚的嘛,妳自己也結婚多年啦!難道還想佔著位置?這樣沒有公德心喔!」
 
「不不。結婚不是問題。可是,他貼了一張照片,朋友誇他們夫妻看起來年輕、像大學生,他竟然回覆說,『是啊,從大學等到現在。』」
 
喔喔!糟糕。大家都知道,大學時她才是他的女神啊!
 
至少她一直這樣以為。不管遇到什麼愛情的挫折,感覺快要腐爛時,只要想起他眼中映照的、完美的自己,就能重拾信心,相信自己應該追求更好的人生。
 
如果說大學時他心中等待的不是她而是現在的老婆,真的很困擾。「難道我一直活在不實的幻想中嗎?」但當時他的信件、對話、為她所做的事,都仍有跡可考。最可怕的是,這種像鋼筋一樣打入地基、作為支柱的信念,突然被說是不存在的,如此自己有一部分也頓時消失了,像被抽空一樣地舉止失措。
 
或者,一切都曾是事實,只是歷史被篡改了?
 
歷史是人寫的,當然可以竄改。現在,她能夠討價還價的,只剩下竄改歷史的嚴重程度。被篡改的只是對外的表述,還是連他內心的意識也移動了?
 
其實他沒有忘記大學時膜拜的女神,但為了對老婆示愛,所以說出這種話?或者,從愛上老婆開始,他已經把她的位置移除。甚至更糟,他並沒有移除那個曾經用來供奉她的座席,而是以一樣的奢華規格,換給別人坐。(後兩者有差別嗎?當然有。被全心供奉過的才會明瞭的細微差異。「我不再信仰女神」而跑出神殿,跟「我改信別的女神」而把原來的女神抓起來丟到殿外,恭恭敬敬地請入新女神,非常地不一樣啊!)
 
我們在憂思中哀悼愛情脆弱易變的歷史。心跳稍微恢復正常的數日之後,她發現自己第一次對於丈夫的心思感到好奇。他也信仰過女神嗎?
 
始終讓她安心坐臥,丈夫給她的位置,就像好穿到讓人忘了有穿的鞋。之前有別人使用嗎?那是全新為她打造的,在他們的關係中建立的,還是他曾經以一樣的傾慕與熱情,忠誠擁戴著其他的女神?
 
舊的歷史因為被篡改而闔上扉頁,不會再延續。她終於被迫將目光移至所處的現下。也許這對她不是壞事。也許她才是一直在心裡保留一個位子的人——給大學時那個他的位子。對於現實,她一直活得若即若離,依附著「無論如何只要去找他就會被修好」的信念。
 
在愛情的奧林帕斯,女神或信徒,誰才是真正主宰另一方的統治者?
 
 
鄧惠文:愛情的歷史、信仰及其他 鄧惠文:愛情的歷史、信仰及其他 鄧惠文:愛情的歷史、信仰及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