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佳人 Marie Claire Taiwan 美麗佳人 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Official(@marieclairetw) Marie Claire Taiwan美麗佳人 Marie Claire Taiwan 美麗佳人
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COMMUNITY 視野觀察

【性感新解】女人的性感是...?李維菁:性感是心懷秘密的人

約會必要老派,生活亦是甜蜜,小說家李維菁的文字時而犀利蒼涼,時而通透溫暖。這樣心熱如火,筆鋒如冰的細膩女子說:女人的性感沒有唯一解,不要問,只能活。
黑白洋裝,Salvatore Ferragamo。
小學低年級時,一起和爸爸看老電影,看重播的《後窗》,覺得葛麗絲凱莉好漂亮,漂亮呆了。
感是很層次豐富的事情,你把性感弄得很初階,也只會吸引到初階的男性,那也未必是好事。
隨著你自己越來越複雜,能勾起你感覺的東西或美感也越來越複雜,會改變。那些複雜的東西隨著你的人生或思考變化,會絞在一起;它會影響你身體的表現,表情的表現,最終變成你的內在。
我非常喜歡加拿大女作家 Alice Munro,如果看了 Munro 的小說,就知道那是了不起的人類靈魂跟心靈。
我也非常喜歡女雕塑家 Louise Bourgeois,看 Louise Bourgeois做的蜘蛛,真是了不起。但她們從來沒有丟棄過自己的女性特質啊。
1 / 6
黑白洋裝,Salvatore Ferragamo。 小學低年級時,一起和爸爸看老電影,看重播的《後窗》,覺得葛麗絲凱莉好漂亮,漂亮呆了。 感是很層次豐富的事情,你把性感弄得很初階,也只會吸引到初階的男性,那也未必是好事。 隨著你自己越來越複雜,能勾起你感覺的東西或美感也越來越複雜,會改變。那些複雜的東西隨著你的人生或思考變化,會絞在一起;它會影響你身體的表現,表情的表現,最終變成你的內在。 我非常喜歡加拿大女作家 Alice Munro,如果看了 Munro 的小說,就知道那是了不起的人類靈魂跟心靈。 我也非常喜歡女雕塑家 Louise Bourgeois,看 Louise Bourgeois做的蜘蛛,真是了不起。但她們從來沒有丟棄過自己的女性特質啊。

黑白洋裝,Salvatore Ferragamo。

小學低年級時,一起和爸爸看老電影,看重播的《後窗》,覺得葛麗絲凱莉好漂亮,漂亮呆了。

感是很層次豐富的事情,你把性感弄得很初階,也只會吸引到初階的男性,那也未必是好事。

隨著你自己越來越複雜,能勾起你感覺的東西或美感也越來越複雜,會改變。那些複雜的東西隨著你的人生或思考變化,會絞在一起;它會影響你身體的表現,表情的表現,最終變成你的內在。

我非常喜歡加拿大女作家 Alice Munro,如果看了 Munro 的小說,就知道那是了不起的人類靈魂跟心靈。

我也非常喜歡女雕塑家 Louise Bourgeois,看 Louise Bourgeois做的蜘蛛,真是了不起。但她們從來沒有丟棄過自己的女性特質啊。

採訪撰文/林侑青   攝影/Hedy Chang   造型/關婷玉


你有沒有印象,第一次對同性油然生出「好美」、感受到某種性魅力的啟蒙是什麼時候?對李維菁來說,那是小學低年級時,一起和爸爸看老電影體會到的事,「看重播的《後窗》,覺得葛麗絲凱莉好漂亮,漂亮呆了,還有奧黛麗赫本。美麗的事情會讓你 relate 到自然,覺得旁邊的空氣都閃亮亮。」



心裡要有秘密房間


長大後的李維菁,如她所述成為「很女性化的人」,是否符合男人的性感標準她不知道,她也不太管男生喜歡什麼,「性感是很層次豐富的事情,你把性感弄得很初階,也只會吸引到初階的男性,那也未必是好事。不用為了別人眼裡的性感限制自己,你要喜歡你自己啊。一個不喜歡自己的人,不可能性感。」

而李維菁對性感的定義,是必須心懷秘密,「一個人心裡面如果有個秘密的房間,只有自己能進去,而且在裡面過得快樂,那種人通常比較性感,男生其實也是。我覺得那種人特別有魅力,因為他的自己很穩固,有自己的重心。有些人很 nice,可是在飄,一直在測試自己是不是受到喜歡,反而沒那麼有性魅力。性吸引力剛開始一定跟身體有關,但隨著你自己越來越複雜,能勾起你感覺的東西或美感也越來越複雜,會改變。那些複雜的東西隨著你的人生或思考變化,會絞在一起;雖然跟內在有關,它會影響你身體的表現,表情的表現,最終變成你的內在。」



性感無法規格化

曾在媒體界及藝術圈打滾多年,李維菁見識過形形色色的人,能吸引她的絕非什麼黃金比例的五官身材,而是那些能活出自己姿態的女人。「看到有自己的樣子的人,我都覺得開心無比。即便她是困惑,或還在尋找,可是她因為很紮實很誠懇在困惑,身上就有一個什麼東西跑出來,因為性感並不是規格化的東西啊,是差異性讓你漂亮,不是美的規格。

「沒有什麼比活出自己樣貌更難了,」李維菁低聲說,「多數會因為害怕,或者是被排擠,或者覺得辛苦,有時一定會做一點妥協,說沒有的話就是騙人。我也經過那樣的時間,好像太女性化長輩不喜歡。工作上人家會一直當你是妹妹,比較不重視你的能力,或者付出同樣努力,但升官加薪比較輪不到你。如果你很女性化,跟你工作的人就會期待你溫柔、要求少;偏偏我在專業上要求高,要求嚴格,又女性化,他們就會說你做作。為什麼這兩者是衝突?所以那個房間是很重要的,你不能被同化,起碼你自覺要在,而且在那個房間裡面要會獨處。」

這樣看來,所謂性感反倒近乎一種修行了,「你必須很紮實地在人生中每一步都保持自覺跟省思,沒辦法先設定一個樣子,就是勇敢面對發生在身上的狀況,有勇氣在狀況發生時做選擇。終究到了一個年紀之後,你的臉就會長成你裡面的樣子。」難怪,鏡頭前的李維菁一派自在,那周遭的空氣似乎也一點一點閃亮起來。


【噓!同場加映】

M.C.:以前在媒體業的穿著打扮,和現在身為作家的打扮有什麼改變嗎?

維菁:我以前都覺得這個社會老是用名片、工作去定義你這個人,我很憎恨這種東西。現在看韓劇還是,他會有個 title,譬如叫你林記者或李作家,我覺得這是不可思議、不人道的事情,好像活著唯一重要的 label 就是你的職業,那是很封建很威權、很階級式的概念,我完全不能接受。我不想讓工作這種事情去界定我應該穿什麼、長什麼樣子、說什麼話,我想要到老,到60歲、70歲,還擁有想穿什麼就穿的自由。

M.C.:除了剛才提到的 Grace Kelly 和 Audrey Hepburn,還欣賞哪些「有自己樣子」的女性?

維菁:沒有整型前的艾曼紐琵雅吧,如果我老了會希望像金喜愛一樣。我非常喜歡加拿大女作家 Alice Munro,還有一位女雕塑家 Louise Bourgeois,她已經過世了。


時序的纏繞,身體的感受,那是女性創作跟女性文學內很大的特色,有獨樹一格的位置,一個脈絡,但不會被視為整體,或是偉大。但我剛剛提及的兩位的確是非常偉大的。如果看了 Munro 的小說,就知道那是了不起的人類靈魂跟心靈;看 Louise Bourgeois做的蜘蛛,真是了不起。但她們從來沒有丟棄過自己的女性特質啊,再也沒有什麼比活出自己樣貌更難了。


 

【性感新解】女人的性感是...?李維菁:性感是心懷秘密的人 【性感新解】女人的性感是...?李維菁:性感是心懷秘密的人 【性感新解】女人的性感是...?李維菁:性感是心懷秘密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