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COMMUNITY 視野觀察

【郝慧川專欄】 「我是看著你長大的」

「我是看著你長大的。」我以前很討厭這句話,但到了一個階段,這句話卻很容易脫口而出,除了適用於那些年紀和你差了一輪的年輕人類,更適用於朋友。

圖/電影劇照

前一陣子,我和幾個高中同學又聚在一起,其中一位嫁到台中的朋友距離預產期只剩兩週不到,一位已經遠嫁馬來西亞難得回台,再度看到這些老朋友心裡有種很奇妙的感覺。

 

我算是看著他們長大的吧。高中時我們有三男三女,算是班上的放浪兄弟(?)。吃喝拉撒上課聊天都在一起,因為太愛講話還會假裝沒帶課本跟其中一兩個坐在一起,有時三個人一起看一本書,或在台下嘲笑數學老師眉毛畫壞,氣歪老師(不良示範,不要模仿)。

 

高三那年我們決定放飛自己,要翹一次課,但本性善良的我們連翹課都翹一個最無害的自習課。殊不知,班上一次少六個人有誰看不出來呢?重點翹課也沒做什麼了不起的事,只是到籃球場發呆,還拿國文課本,準備下一堂的隨堂考(這麼善良的不良學生哪裡找?)

 

後來,當堂那位眉毛畫壞的數學老師立刻狀告班導師,身高不滿160的班導師知道後怒不可遏,把我們六朵花(?)抓到導師辦公室 讓我們在地上做棒式,還被藤條抽屁股,對,那個年代還有體罰。一轉眼,我們就長大了。

台中媳婦上了大學,交了一個魯蛇男友,渾渾噩噩度過四年(憑什麼這樣說人家?)後來出國念書碰到了一個台灣男長得像桂格燕麥的阿北,兩人愛得渾渾噩噩醉生夢死,回台之後台中媳婦卻被桂格甩了,國外那段美好的時光彷彿南柯一夢。台中媳婦化悲憤為力量,每天都在網路以及實體世界上跟蹤桂格,當了好長一段時間的STALKER 。還每天都騷擾我,逼我聽她的變態行徑,那段日子,看到她MSN上線的時候就是我下線的時候。

 

而大馬媳婦是我們六朵花裡面最嬌的一位,長得像公主,脾氣也像公主。當年我最常做的事就是跟她冷戰,直到其中一個人問要不要去福利社才和好。她大學遊學打工時碰到了現在的老公,一個人嫁去沒有朋友的國度,因為太寂寞,時常騷擾在台灣的朋友們。直到她生了兩個孩子,忙碌讓她忘了寂寞。

 

這次見到他們,台中媳婦要生第二胎了,熟練又世故地罵著老公,浪漫的愛情對她來說已經不比成家和維持一個家重要。大馬媳婦已經不是公主,她可以一手拖著三歲的女兒,一手抱著一歲多的兒子一個人搭飛機、出門找朋友,調教出禮貌地讓人心疼的孩子,面對孩子的哭鬧,她的理智線也明顯比我堅強許多。

 

以前覺得大人說出:「我是看著你長大的」 這句話有些邀功和虛榮,但那天我體會到,看著一個人的成長的的確很神奇,你看過他們的眼淚、憤怒和幼稚。現在,「我是看著你長大的」代表你參與了別人的成長,代表青春和一部分的自己。也許因為這樣,我現在可以這麼直覺地脫口而出,也不覺得歹勢。但對當年的數學老師還是有點歹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