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COMMUNITY 視野觀察

【Vicky Lin 旅英彩妝世界】走進倫敦時裝週幕後,一窺華麗秀場的真實面貌

九月正是全球矚目的時裝週活動,當然我也積極地尋求可以上場的機會。透過在英國深耕許久的好友推薦,和每年固定接秀的英國彩妝師 J 聯絡上。很快收到了 J 的回應,要我在時裝週期間當她的第一助手,除了作秀當天的工作以外,還要準備和設計師ㄧ起定裝等前置作業。
1 / 6
撰文/Vicky Lin 攝影/Vicky Lin
 
2015年的夏日,我懷著對時尚王國的深深嚮往,第一次踏上了英國的土地。九月正是全球矚目的時裝週活動,當然我也積極地尋求可以上場的機會。透過在英國深耕許久的好友推薦,和每年固定接秀的英國彩妝師 J 聯絡上。先寄出我的網站給她參考我以往的作品,這是在出國前聽從曾在國外工作的模特兒的建議而特別趕製的網站,其實在台灣從事彩妝工作近20年,雖然累積了許多作品,可是一直沒有製作網站的需要,畢竟台灣的市場小,不只靠口耳相傳,當然也因爲ㄧ向都跟各大時尚雜誌合作,作品也是非常容易搜尋得到,所以從來也沒有把成立作品網站這件事情放在心上。但原來想要在國外尋求工作機會,個人的作品網站是第一步要先做的功課。任何的工作接洽,第一個步驟就是先提供網站讓對方參考作品,好險在出國前就先做好了這件事。
很快收到了 J 的回應,要我在時裝週期間當她的第一助手,除了作秀當天的工作以外,還要準備和設計師ㄧ起定裝等前置作業。ㄧ直都是自己自主工作的我,並沒有正式的助理經驗,當時英文聽說能力也還非常薄弱,但對於這個可以讓我ㄧ窺嚮往許久的時尚殿堂的寶貴機會,當然馬上欣然接受!
 
秀季開始的前幾天,依照指示來到了一處偏遠且有點荒涼的廠區定裝。倫敦地方大,很容易迷路,所以我提早出門以免誤了時間,一個人在沒什麼人煙的地方等著,遲遲不見 J 的身影。和幫她聯繫的工作人員再三確認後,確定我沒有搞錯地方,就繼續等著,想著已經過了預定的時間許久,祈禱著等等能一切順利。
終於盼到了她步下了計程車,她一個人帶了2個行李箱和兩大袋背包,其中一個行李箱還是故障的,當然我立馬走上前接過那個壞掉不能拉的行李箱。想到以前在台灣時,很多工作人員都會買 R 牌的名牌行李箱,還會一直跟我勸說 R 牌推起來超滑順,而且出來工作派場也是要注意一下⋯。一向不理會無謂派場的我,對眼前這位因爲遲到而有點凌亂的彩妝師反而萌生些好感。跟著她提著大包小包快步走上4樓後,氣喘噓噓的我們才發現走錯了地方。天啊!已經遲到的我們,當下就是抓了東西就飛奔起來,找到隔壁大樓的正確位置直奔進設計師的工作室。
 
髮型師早就開始在模特兒頭上作業了,J 也開始和設計師本人寒喧並溝通這場秀的妝感。除了準備 J 需要的東西外,當時英文表達能力有限的我,也默默地把妝容和使用產品在設計紙圖上紀錄下來,要連做好幾場秀,為了不出錯,一定要先好好紀錄才能讓後續的工作更順暢。
之後又經過一天連定幾場秀的妝,終於正式上場的日子就要來了!出發前我收到了一份長達好幾頁的工作注意事項清單,J是蠻隨和的人,所以我並沒有料想到有這麼多的規則要遵守。原來 J 是在另一個在英國頗知名的彩妝師手下的一員,所以寄來的超長官方合約,連幫我看的朋友都驚嘆是去時裝周工作還是去當兵啊?規定這麼多!除了服裝和工作方式都有明確的規定外,最重要就是不可以拍後臺照片,不可以跟模特兒拍照,不可以私自發布在各大社交媒體。想來也是因為現在是社交媒體稱霸的市場,大家只看圖說故事卻少有人真的了解真相。要先預防有些人可能只是小螺絲,卻要冒充大腕吧!
 
作秀當天,才發現除了J 和我及幾位較有經驗的彩妝師外,每場秀都有安插一些贊助廠商派來的品牌彩妝師。說是彩妝師,但其實卻沒有很多彩妝經驗,當下我其實真的有點震驚,這樣也可以讓他們上場,真的幫模特兒們化妝嗎?這可是倫敦時裝週耶!但隨著緊湊的工作步調,實在也無心理會這樣的情況,光是要集中精神用英文理解一切對我來說就已經很吃力了。
後台準備的時間比想像中短很多,很多模特兒都不只走ㄧ場秀,人ㄧ到現場,可能馬上就要跟髮型組展開搶人大戰!中間還要穿插彩排的時間,ㄧ個彩妝師根本很難從頭到尾化完一個模特兒,有時同時有兩三個人在模特兒臉上和身上工作,因為作秀是 team work ,準時完成是所有人ㄧ致的職責所在。身為第一助手,除了在 Key makeup artist 秀前示範時幫她準備這場秀預定使用的產品,幫助她能快速完成外,還要在大家完成後檢查是否達到預期的效果?這時發現那些沒有太多經驗的新彩妝師,真的讓人有點頭痛!我開始動手修正那些顫抖的眼線、兩邊不對稱的眼影、沒黏好的假睫毛等⋯,在時間的高壓下特別顯得困惑,這是我ㄧ心嚮往高手雲集的時尚殿堂嗎?
就在大家準備妥當,一切已經蓄勢待發之際,其中一位模特兒明明已經妝髮完成,也換裝了,卻鬧著脾氣說她不要上台了!這時嚇得這位聽說在英國挺有影響力而且很有個性也顯得有點神經質的資深服裝設計師,蹲在她的腳邊,好說歹說地求她乖乖上場!才第一場秀就看到這樣的抓馬,還真是太幸運了吧!但當下每個人其實都頭皮發麻,不知道這個尷尬場面要如何收場?只見模特兒動手要把她的鞋子扯下來,設計師本人又把鞋子扶上去,一來一回後問她到底要怎樣才願意上場?這時她才悠悠地說出:讓我走最後一套......好囉!馬上換衣服走壓軸,謝幕也是她牽著設計師的手一起微笑揮手哦!高招!
接下來的秀雖然少了這麼高潮迭起的劇情,但一樣是一場接一場地趕秀,也在一場接一場地修改歪斜的眼線、不對稱的眼影中度過,別說照相連喝口水的時間都不一定有。最後一場秀作完,終於可以放鬆心情跟 J 聊聊,她說因爲平時幫她的助手出國度假卻突然跟她說沒辦法回來作秀了,不然她也不會用從來沒合作過的人,平常都要經過3個月以上的訓練才會讓她們跟秀,而且一次也會出動兩個助手貼身跟她,這次大部分的場卻只有我一個人幫她。雖然有著語言上的障礙,但好險還是盡力完成了任務。
好不容易完成了一直心心念念的時裝週秀場工作,沒想到我最後卻沒有一絲興奮或得償宿願的滿足感,反而被深深的空虛和荒蕪感圍繞著。有時聽說為了要有時裝周秀場的 credit,許多妝髮師願意大老遠從亞洲自費飛來作秀,但其實只要有門路或是贊助廠商的彩妝師,不需要是高高手也是可以有作秀的機會(反正總是有人可以幫新人擦屁股吧!)。更有甚者只是穿搭美美在秀場前拍張美圖就說自己作過許多大秀,卻找不到任何過往作品的軌跡⋯⋯其實真的身在其中的工作人員,在一般人的眼中可能都像工人吧!明明又忙又亂,哪有時間可以在那裡穿華服拍美照?在經歷了這繁華煙花背後的一切,換來只是我的背痛舊疾發作和內心的無限失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