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COMMUNITY 視野觀察

【我是大A的愛情生活學】他們終於在一起

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看著他們在各自零落以後,還是勇敢再試一次。我們微笑著鼻酸了,多好啊,有人做到了我們做不到的事情。

Text/大A Photo/劇照

 

我們在孩子房間滑著手機,滑過新聞底下充滿惡意的留言,沒有人有過歉意;還好也滑到了溫柔或聰明的文字,捨不得讀完。

房間裡面播放著兒歌,一閃一閃亮晶晶。孩子認真堆著積木,大功告成以後很滿意,向我介紹一件建案:「媽媽,這個是『出國』。」我看了一眼就會心一笑,他蓋了個海關金屬偵測門。那個第一次旅行,從飛機起飛哭鬧到飛機降落的小小孩;已經對機場很眼熟了,大搖大擺、熟門熟路。

「要睡覺了嗎?」「不要。」

「那你想幹嘛?」「我想愛妳呀!」

嘖嘖,禍害。男人把嘴巴長得太好,跟生得好看也知道自己好看一樣,都是別人的災情。

然後網路上騷動了,不是喊打喊殺或抱頭崩潰的那種,是漫開來的好消息,滿山遍野的心花綻放:女明星和男明星,年輕的時候相愛一場;各自試著去愛的多年以後,終於又走到了一起。

跟我們有什麼關係呢?還是跟著高高興興了,糊里糊塗地高興。像是又發生了一件好事,看見朋友終於被好好對待。可是細細想來,也沒想過兩人是螢幕情侶;那種多想他們弄假成真,不能接受他們辜負我們的心意。也稱不上多麼喜愛他們,不過就是看到了也不會轉台的程度。男帥女美,然後呢?演藝圈沒有缺過新聞,關上了電視、離開了網路,我們還有自己的帳單要繳,自己的狗皮倒灶和無能為力。

明星不會老,我們會。明星的笑容不會累,我們會。

那份欣然看待的善意,大概就是從這裡來的。我們世故而且疲倦,從興高彩烈的女孩,到了有受傷氣息的女人,最後在生活裡面奔波。而他們還是難忘年輕時候的心意,沒有成了比較厲害的大人。多麼可愛又單純,像是孩子說出來的話,讓我們偷偷笑了。

 

還有一種放心的感受:總算有人做到了。

 

很多很多年以前,也有兩個人興高彩烈地在一起。年輕的愛情如同盛夏,耀眼又熱烈。見到了對方就急著跑去,像是在沙灘上面赤腳奔向海水。臉上總是有笑意的,原來笑起來可以有這麼多種表情。動不動就被自己嚇到,怎麼會這麼快樂?不敢想會永遠在一起,更不敢想像的是最後不是他,可惜不是你。

然而終究是太年輕了,年輕到愛了以後,就不知道要如何是好。兩個人可能生活在不同城市,又或者有一個人依然暴烈,再也不想心甘情願受傷;為了要讓彼此好過,想著先分開一陣子,青春還那麼長。等到夠勇敢堅強以後,就可以好好相愛。抱著那樣的想法,好像就可以忍受見不到對方的日子。

而我們還是被時間打敗,最後甚至不能再去見他。我們辜負了愛情的好意,已經成了捨不得太愛一個人的大人。見了他就是會難過,抱著遺憾和自責;那個夏天,原來是一場暑假。劉若英不是唱過了嗎?有些人,一旦錯過就不再。

錯過的,是年輕的我們吧。當時只道是尋常。

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看著他們在各自零落以後,還是勇敢再試一次。我們微笑著鼻酸了,多好啊,有人做到了我們做不到的事情。

 

那些年輕的錯誤,總算有人去彌補;年輕的困惑,有人去給了一個答案。